分享
那時候的農村很窮,媽媽在田間地裡忙了一年,到了年終分紅還要向生產隊倒交錢。快過年了,那間破舊的茅草屋裡沒有什麼喜氣,除了酸菜壇子裡泡著的那些酸蘿蔔和紅薯窖裡的一坑紅薯外,就再也找不出什麼可以吃的了。 

那時候的我已經是讀四年紀的學生了。深知家裡的境況,雖說媽媽許諾過我,餵養的六隻兔子賣了,除去四元學費後,就給我縫一套新衣服,但我知道兔子只賣了十八元錢,除去交生產隊的倒補款十元錢和留下我開年的四元學費,就只剩下四元錢了,這四元錢媽媽通過和單位上的同志聯繫,買了幾斤大米。

那時候,物資嚴重缺乏,買火柴要憑火柴票,買煤油要憑煤油票,買豬肉要憑肉票,買黃花木耳都要票。沒有票,只要有錢也行,因為錢可以買到票,可是我們這種農村的貧苦家庭是兩樣都沒有啊!

就在春節來臨的前一天,鄰居章三婆告訴我媽媽說,今晚麻花溝和雙洞子買肉不要票,凡是去排隊就能買到一斤肉,每個賣肉點殺五頭豬來供應大家。

得知這個消息,媽媽臉上出現了那種帶著幾分尷尬的笑容,她慢慢從身上掏出了那塊裹著的手絹,當她展開手絹後,我看到裡面只有兩個一分的鎳幣。

看到媽媽眼裡溢出的淚花,我什麼都明白了。章三婆一直很關心和愛護我們母子,她從媽媽的表情讀懂了媽媽的心思,她掏出一元錢遞給媽媽說:“這裡有一元錢,是小女給的零用,你拿去給青山買肉吧,唉!可憐的母子呀!”

章三婆的小女在城里工作,她家比我們家要好過些,可也不算寬裕,但媽媽為了我們母子春節能吃上一頓肉,還是接受了那一元錢。

媽媽為了買到肉,叫我自己煮紅薯湯,她拿了兩個生紅薯充飢,就去麻花溝排隊買肉了。媽媽雖去得很早,但排隊買肉的人太多,她已經排到很後面去了,結果還沒輪到她時,肉就賣完了。

熬了大半夜,沒有買到肉,媽媽只好失望而歸。

媽媽把一元錢拿去還章三婆,三婆聽了媽媽的話,當時就流淚了,她沒有要我媽媽還那一元錢,叫媽媽用那一元錢去商店扯了幾尺最便宜的藍布在裁縫鋪為我逢了一件新衣裳。

三婆看到我穿上新衣,特別高興地對我媽說:“青山眉清目秀的,學習又好,大妹會有福氣的,可要挺住啊,有什麼困難多給大姐說!”

記得春節那天中午,我們的茅草屋外面飄著零星的雪花,媽媽突然欣喜的對我說:“山兒,你去拿鋤頭來,媽沒有買到肉,媽陪你去挖地口袋,那東西可好吃啊!”

地口袋,是我們那裡生長在地下的一種小蟲子,特別窮的人才會去挖這種東西吃的。樹林裡的樹腳下很多那種白色的網,順著網朝下挖就能捕捉到那種叫地口袋的蟲子。

那天,我和媽媽累了好久,挖了很多這種地口袋蟲子,回到家準備做飯過年,可是我們的那張小小的舊方桌上放著幾個碗罩著的碗,媽媽打開,原來是兩大碗米飯和一小碗回鍋肉,我和媽媽都知道這是章三婆為我們送來的過年午餐!

今天,我的農村老家早已走出了貧困年代,我也早已成了國家幹部,過上了比較寬裕的日子,可每當春節要來臨的時候,每當後輩們問我要壓歲錢的時候,我都會想起那段往事,想起那個永遠讓我難忘的春節.........

出處來源: http://www.puresky.org/

    物質型相親女 相親的時候,最愛單刀直入提問男方物質條件,比如“你有沒有房子”、“有沒有房貸”、“月收入多少”、“有車沒車”,家庭條件和經濟狀況等等實際性問題。這也就算了,對於...

     多麼漫長而煎熬的夜晚,我一動不動的看著牆上掛鐘。十二點、凌晨一點、兩點,直至東方大白、晨光熹微。我實在沒有辦法聯繫歐陽飛:對不起,你所撥打的用戶已關機。我更找不到陳志娟,她的兩部手機還在房間都沒有隨身帶著。她是不是故意這麼做的呢?還是她在回來的路上發生什麼意外...

你還搞不懂【喜歡一個人】和【對一個人有感情】之間的區別。 我拿養狗來舉例吧,虛構兩個情景。   情景一 某天你去寵物市場閒逛,發現有一隻泰迪很可愛,伶俐活潑聰明漂亮,還特別粘著你。你當時就動心了,打算買下它。 一問價格,要1500塊錢。你身上沒帶這麼多錢,也沒帶銀行卡。當時是下午了,寵物...

一個女人突然決絕的跟相愛五年的男友分了手,閃電般嫁了他人。她說她要結婚她實在等不起了,而他雖然愛她,卻根本沒有一點這方面的意思。 過了幾年,男人也結婚了。那個新娘其實未必比她出色多少,或者這一次他的愛也沒那麼深,只不過她出現的時機實在太好,剛剛好在他萌生倦意想安定下來的時候。於是,不需要什麼更好的理...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