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那天我和一陌生男人被困在了電梯裡

跟很多女人一樣,我怕黑,怕一切有恐怖氣息的場所,例如深夜無人的公廁、老舊遲緩的電梯。可是當那晚電梯忽然停電,輕微搖晃了一下就停在樓層中央時,我卻與身邊的男人抱在了一起,黑暗的環境下,讓我們放心不會被電梯裡的監控拍到所作所為。我們肆無忌憚地激吻,他的手穿過我的上衣下擺,由下往上地撫摸我戰栗的身體。
我今年25歲,在一家外企做市場企劃,我曾有個從大學就開始交往的男友,我一直以為我們的感情很穩定,我們還計劃今年年底結婚,可是他卻跟我的好朋友上了床,背叛了我。被傷心之下,我說了分手,結束這段四年的愛情,並藉著公司出差,到北京散心。我承認我鑽了牛角尖,因為我不甘心就這樣被人愚弄, 故意上賽客虛擬家庭,只因之前就听說那是個尋找刺激的網站,男人都會在認識女人,繼而跟她們發展一段線下曖昧。
為了報復男友與好朋友的背叛吧,那時的我心態很放縱,只想瘋狂一場,所以在那網站上認識買了四星級別墅的他後,我便很熱情地對他。他比我大兩歲, 自己開了一間小公司。他長得只能是一般,不過給人感覺還是比較舒服的。因為大家都清楚那個網站的性質,所以我們聊天內容都比較大膽,大家都很坦白,對於自己的想法也不掩飾。可能是經歷了被欺騙,也可能是網上的聊天氣氛很輕鬆自在,他的誠實讓我感覺很好,覺得這樣的交往很自由,也很真實。
沒經歷前,我會鄙視這樣目的性的交友,可經歷之後,才發現這無非是人之常情,誰都有寂寞的時候,誰都有內心脆弱,渴望有人陪伴的時候,在這個時間裡,找個情投意合的人,玩一場激烈的成人遊戲又有何妨?反正天亮之後就要說分手,之後也不會再見面。我與他便都是帶著那樣灑脫的心情在接觸的,後來彼此感覺挺好的,聊得來,就約定見面了。
那天我穿了一件白色的雪紡上衣,下面配一條花色的高腰短裙,我不高挑,身材也稱不上火辣,可是我的腿很直,皮膚也白,穿短裙能突出我的優點。而那天因為上衣是白色的,有些透,裡面如果穿胸罩不好看,因此我就只貼了乳貼。我承認以這樣的打扮赴約帶了點誘惑的意思,不過我本就是為了放縱,與其遮遮掩掩不如這樣直白來得坦蕩。
見面之後,從他的眼神中我便看到了他對我的驚艷,還有流連在我胸前的目光。如在網上一樣,我們隨性地聊著天,他帶我去一家情調不錯的餐廳,還親手把蝦剝好放入我的碗中,我們聊得很愉快,之間氣氛也在餐廳悠揚的音樂與昏黃的燈光下變得曖昧。吃完飯後我邀請他去我酒店房間坐坐,他很激動地說好,那晚的士上,他的手握住我放在腿上的手,我沒有拒絕,任由他摟著我直到酒店。我們上了電梯,我的房間在16樓,電梯比較老了,上升得很慢,後來在7樓的位置, 電梯忽然晃動了兩下然後就停了,連燈也跟著滅了。
我當時尖叫了一聲,被這突如其來給嚇到了,而他雖然也驚愕,但比我淡定得多,見我害怕便抱住了我,安撫著我,告訴我沒事,只是電梯故障,我情緒慢慢穩定了,就感覺狹小的電梯空間裡,空氣很熱很曖昧,我想去按求救鍵,他卻抱住了我,在我耳邊對我說不著急,不如先享受一下二人世界,接著便含住了我的耳垂。我當時很驚訝,可是在黑暗中,感覺到他舌頭靈活的挑逗,還有手指撫摸,又覺得刺激。後來電梯恢復正常,我們快速地進了房間,激情的夜生活才真正開始。
之後我從北京回來,便沒再與他聯繫了,他也沒找過我。不過這結果在我預料之中,本來當初上賽客虛擬家庭站認識網友,便是因為那上面的男女關係都是這樣的短暫。而發洩之後,我也想開了,感情的事本就沒有對錯,既然發生了便承受吧。如今的我也沒再上賽客虛擬家庭了,重新振作,把重心都放在工作上,只是每當單獨乘坐電梯時,胸口隱隱似乎還有那晚被他用力扯下乳貼的刺激感……

 

 

「真心不過是愛情天平兩頭的砝碼,誰重誰贏。」   《熟前整理》 【那些終將逝去的】 那一年夏季,我帶著滿滿一箱的行李,飛去倫敦。 王菲的那卷《迷》的卡帶,收在行李箱夾層內袋,保護得小心翼翼。 英國在哪裡?好像在法國附近。我的地理爛得可以。 原本決定要去紐約的。可那前半年的冬季,某天心血來潮...

    即使沒有王子,我仍是公主   即使沒有王子 我仍是公主咖啡依舊香醇生活仍然美好就算給我再大的城堡也不愛情的奴隸就算沒有王子我依然是驕傲的公主繼續著一個人的童話 下一站到哪裡 到底愛在哪裡從誰的懷裡轉到哪裡你現在在哪裡我想你輕輕的已經遺失的怎麼樣再贖回 如果我是巫...

  引導語:每一個成功的男人為事業拼搏的時候,都有一個默默為他付出的女人,這個女人,一直在站在男人背後撐起一把雨傘,盡可能的為他遮風擋雨。而男人在事業有成之後往往第一件事情就是換掉糟糠之妻,這何嘗不是一種悲哀。 那天看了一張照片,是大畫家吳冠中和他的妻子。在黃山上,大概是下著雨吧,吳冠中...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