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那些年陪我走過南闖過北滾過床單親過嘴的女友嫁人了,再見初戀

2013年10月10日,老黃曆上是這樣寫的,宜嫁娶、解除、裁衣、理髮、安床、作灶、掃舍。忌祭祀、開光、掘井、安門、栽種。我也承認今天是個結婚的好日子。我看到姜微一身紅裝的站在酒店門口,幸福溢滿了小臉,她的旁邊就是今天的男主角,西裝革履的新郎。

我沒有告訴她我來了,我甚至沒有勇氣走上近前和她打個招呼說句祝福的話。我只是站的遠遠的,看著這個曾經陪伴了我十年的女孩子,今天幸福的成為別人的新娘。

2003年,偏科嚴重的我勉強的搭上了擴招的順風車,被青島一所還算不錯的二本院校錄取,孤身一人踏上求學之路。我永遠記得和姜微相遇的那一天,陽光燦爛,海風習習,當我走出人潮湧動的過道時,一個女孩就坐在花壇上哭泣,周圍圍了一圈人,從他們議論中我知道了,這個女孩子在火車上被無良的小偷偷去了錢包。我本來想一走了之,因為這個社會騙子太多,傻子都不夠用了,可是我卻看到了她手裡的那張卡片,我的包裡也有一個一模一樣的,那是我們學校的錄取通知書。

我鬼使神差的駐步,從錢包裡拿出了一張毛爺爺,遞了過去。當她抬頭的一瞬,兩滴淚水落在了我的手背上,我感覺被燙了一下,不光手背,心也是。面前這個眼淚汪汪的大眼女孩就是姜微,是我一生的摯愛,也是一生的錯愛。姜微清秀的面龐看的我有些胸悶,難道是一見鍾情的感覺,姜微並沒有接過我的錢,我以為她有戒備心理,就慌忙的從包裡把我的大學通知書也拿了出來。她仔細的看了一遍,才站起來,接過錢,讓我陪她打個電話。

女人確實是一個複雜的動物,我滿心以為,電話裡她會和父母哭訴自己的遭遇,我聽到的卻是和父母說的一切順利,海邊景色優美,最後還說碰到了一個順路的同學陪她去學校。她說這話的時候,沖我做了一個鬼臉,我看見了她臉上綻放開的一對小酒窩,當然,混熟之後,她糾正了我的叫法,說是梨渦。

這就是我和姜微初次遇見,也是我們愛情的開始。在之後許多年的時光漫步裡,我依然記得很清楚,曾有一個女孩的眼淚燙傷過我的手背,她笑起來還有一對迷人的梨渦。

再次和姜微的相遇已經是軍訓的第三天,我旁邊一哥們對我說隔壁隊列的一個漂亮小妞老是偷看他,讓我幫他把把關。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了滿面笑容的薑微,我其實知道,我倆其實是一個學院的,我沖她點了點頭。

軍訓的最後一天,我鼓足勇氣的上前台唱了一首水木年華的《一生有你》,我承認那天我有些超長發揮,可令我始料不及的是姜微直接從他們隊列裡跑過來,拿了一瓶礦泉水給我。我在眾人詭異的目光裡,臉瞬間變得面紅耳赤,兩個方陣的教官則帶頭起哄。城市女孩的心思也許是我永遠也猜不透的,姜微就是這樣性格的女孩子,當然這是我第一次見識。

幾乎所有的人都問我姜微是不是我的女朋友,我則一概否認,我的單方面聲明卻並不影響姜微對我的熱情,宿舍的傳呼機,電話,甚者她就直接在陽台下叫我名字。對了,忘了和大家說,我叫江海,很多人問我是不是有個哥哥叫江湖,可惜沒有。

偶爾的我也會同姜微去食堂吃飯,去圖書館看書,每當同學碰見我時,就會笑的一臉曖昧,甚至有男生會偷偷的沖我豎起大拇指。我有時也會思考我和姜微的關係,嚴格的說,我喜歡文靜的女孩子,最好是古書裡那種步不盈寸,行不動塵的,至於形象應該是灌籃高手上赤木晴子那樣的女孩子,柔柔弱弱的坐在夕陽里翻看詩集的那種。當然這只是我的一種藉口,真實的是心理障礙,我們相處幾回之後,我就知道了,我們並不是一路人。我一年的生活費,還抵不過他那腳上幾雙運動鞋子,她講的那些肯德基,麥當勞,還有什麼聖代,我統統的一無所知。也就是我和她在一起總有一種深深的自卑感。她拿的是最新款的手機,穿的是NIKE,而我沒有手機,我腳上倒是永遠穿著一雙黑色的雙星。

第一學期結束的時候,我和姜微的關係更多的像是哥們,無話不談的朋友,我們在一起的時間遠遠超過了其他人,我也習慣了這種有人陪伴的日子,我們像情侶一樣,卻從沒有做過情侶該干的事情,期末考試考完的時候,我倆考的都不錯,心情也不錯,因此坐在一起吃飯。姜微吃飯的時候突然說,她不准備回家過年了,想去我家過年,我當時一口氣沒上來,差點沒噎死。我不知道姜微看到我家破敗的院子時,會是什麼反應。半年的相處,我也知道了姜微的父母都是公務員,而且職位不低的那種。而我的爸媽,都是農民,老實巴交的那種,農閒時爸爸會到城里幹裝卸工,我上學臨走的時候,我媽曾經叮囑我一定要好好上學,珍惜機會,爸爸媽媽沒本事,幹的都是拿著人肉換豬肉的活。想來想去,我還是沒什麼勇氣接受這份愛情。

大一學年的寒假過得極是無趣,沒有姜微的陪伴,老是缺少點味道,我漸漸的有點懷念起姜微的聒噪。現實是,我貧窮的家裡甚至連個電話都安不起,只是過年的時候,我借鄰居的話機給他打了一個電話,她興奮的在那頭又笑又哭的罵我良心讓狗吃了,現在才打電話。我憨厚的在掛斷電話時,分明聽到了她說了一句,江海,我想你了。我心裡默默的說,姜微,我也想你了。

一過完年,我就在老母“養兒不如養狗”的罵聲裡踏上了回校之路,我和姜微的第一次爭吵也在放假後第一次見面迸發了,事情的起因卻是,姜微說送我一件禮物,我拆開盒子,看到那部嶄新的諾基亞的時候,並沒有姜微想像中的喜悅,我選擇了拒絕,因為我那脆弱的自尊心就像一塊透明的玻璃,容不得半點打擊。可是在我轉身的一瞬,我卻聽到了姜微的哭泣,就如同半年前在車站偶遇時一樣,我的心軟了下來,我回身第一次擁抱了姜微。

大一下半學期的時候,同宿舍的人都出去找零工,就是那種端盤子,洗碗的活,姜微也曾經傻傻的問我,為什麼不去找家教的活啊,可是現實情況是三人行,全是老師,狼多孩少。我周末的時候也在一家小飯店打工,報酬則是一天30元錢,加上中午的一頓清湯麵。姜微不管什麼時候我下班,都會在校門口等著我,然後陪我去操場溜達一圈,我則會在路上給她買一個烤紅薯。大一學年結束的時候,我幸運的拿到了二等獎學金,六百塊錢,我拿出來了一半,偷偷的給姜微買了一條真維斯的裙子。姜微感動的眼淚又流出來了。

我和姜微開始了正式的戀愛生涯,大學生活也就那樣,除去最初的興奮和新奇,剩下的就是大部分時間的空虛和無聊。無聊碰見了猶豫的時候,就要干點有意義的事情,我和姜微第一次接吻的時候,都緊張的要死,兩片嘴唇緊閉,沒有任何的快感,最後都磨出了血。姜微說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血色浪漫,我則傻傻的問了一句,你長得這麼漂亮,高中就沒有男生追求你嗎。姜微沖我做個鬼臉,說我一般會把送給我的情書把語法錯誤和標點錯誤,耐心的修改好,然後送回去,久而久之,就沒有人敢找我了,不過有個男孩子堅持的時間挺久,這不一上大學就碰到你這個害人精了啊。

大二一開學,我就加入了學生會,還參加了系籃球隊,生活一下變得忙碌起來,這些活動的參與,還讓我更加自信了起來,我和姜微幾乎每天都膩在了一起,一起自習,一起看書,那時候我在校外還兼職了一份不錯的家教工作,就是在一家琴行教民謠吉他。姜微偶爾的會到琴行來看看我,那群小學生則會齊聲說道:“歡迎師娘”我都有些不好意思。我過生日的時候姜微送了我一把紅棉吉他,我把我倆的大頭貼都貼在了上面

大二下半學期,我和姜微第一次出現了感情危機,事情的起因並不能免俗,是一個低年級的哥們追求姜微,關鍵這哥們長得比我帥,還巨有錢,實事求是講,他和姜微站一起真有點金童玉女的感覺。我那段時間正好被調用到學校秘書處工作,每天為學校領導整理資料和演講稿。我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那富二代追求姜微都一個多月了,其實我也不是很擔心,我自信的源泉來自於以往出現的那些失敗者。他們送過花,唱過歌,顯擺過車,可是姜微連理都不理,我始終認為我和姜微的關係就如同書中寫的磐石和蒲葦一樣牢不可破,可是有一天我偶然​​的經過學校水吧時,卻看到姜微和那男的有說有笑的喝奶茶。我只好姜微發了條短信:“在哪裡呢”我看到她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在宿舍呢”當我看到這四個字時,我手腳冰涼,心理無奈又苦澀。大約10天左右的時間我都沒有聯繫她,她給我發過短信,說有學校的活動。我再次和姜微相遇的時候,她們學院正在搞什麼女生節開幕,姜微讓我過去捧場,說要給我個驚喜。我遠遠的看到他的時候,她正在指揮著裝飾舞台,那個富二代也站在近旁,他們舉止親暱。我轉身要走,姜微卻從舞台上跳下來挽住我的胳膊,向舞台走去。我隱約看到那個富二代的臉上隱約閃過一絲敵意。

那晚的她星光熠熠,做完活動後,送她回去的路上,我終於還是忍不住問起了那個富二代,她則輕描淡寫的說只是普通朋友,這次活動就是他贊助的。我對於她說話的態度很不滿,於是一場積蓄已久的吵架來臨,至於那天吵得是什麼,我現在全忘了。只記得那天她從包裡拿出一副手套讓我臉上,轉身離開,背影,讓我想起了那年出站口的身影。
我其實對這段感情的夭折,還有心理準備的,畢竟姜微腳上的一雙鞋子,就夠我半學期的生活費的。我和她的愛情,是不是只是基於相遇那天的感動之後的一種餘溫。而當這一切散去,只剩下的是代溝和隔閡。

我在鬱悶了一段時間後,又開始了苦逼的生活,只是學琴的那群小兔崽子會問師娘怎麼不來了,我會有一絲惆悵,當然漆黑的夜裡,我把玩手機時會想起姜微手心的溫度。

學期末的時候,我也在青島上學的表妹第一次來看我。我和她坐在學校的餐廳裡吃飯。校園廣播裡卻聽到了一個男生為姜微點歌。我知道看來富二代革命尚未成功,我心裡有股喜悅在嘴角蕩漾,直到表妹身上被潑了一碗湯,我看到姜微氣鼓鼓的嘟著嘴,看著一臉無措的表妹和茫然地我。偏偏這時,廣播裡再次重複給她點的歌曲,我的笑變成了譏笑。圍觀的人群越來越多,我在人群裡看到了那位富二代。姜微看到我的表情,突然一下拉住我的手,對著表妹大聲的說:“他是我的男人,誰也搶不走,我是他一輩子的女人”那一刻,我想起來天安門城樓上的*河蟹*和十月革命冬宮前的列寧。當姜微拉著我手想走的時候,她聽見對面的女孩叫了一聲:“表哥。”

我表妹不辱使命的向老母匯報了她有一位美麗大方的表嫂的事實,卻沒有將彪悍的這一幕訴說。那個富二代自此以後再也沒有找過姜微。那學期的暑假,姜微回家了,我則和同學留在了青島打工,努力的賺取下一學期的學費。姜微快過完暑假時和我說她告訴家裡我倆的事情了,她父母希望有時間見我一面,我聽到這個噩耗,失手將客人的一杯慕尼黑黑啤失手打翻,我一天的工資就這樣沒有了。

我和姜微的第一次發生在學校還沒開學時,宿舍還沒有開放,只好在學校附近找了一家小旅館,我和她緊張又故作輕鬆的摟在一起看電視,結果旁邊不久就傳來了呻吟。姜微緊緊的抱住我脖子,我不自覺的和她吻在一起,我手伸進她衣服裡上下求索,當我們赤身相對時,都有些發蒙。而隔壁的歌聲再次傳來,我俯身咬住姜微的耳垂說:“你不是說要做我一輩子的女人嘛,不會後悔嗎”姜微也咬住我的耳垂說:“不後悔,如果有一天你變心了,我就割了你的。。” 
理想是這樣的,可是現實卻別樣,我和姜微從床頭頂到床尾也沒有找到合適的入口,我想把燈打開,姜微卻怎麼也不願意,於是我們又從床尾頂到床頭。最後我倆都都笑了,姜微更是笑得花枝亂顫,我想想就生氣,我又不是大禹,我憑什麼三過家門而不入啊。我在腦海裡複習了一下宿舍裡看的G盤裡的日本情節,挺身一下進入了姜微的身體。第二天一早,我看到了床單上的一抹紅,後果則是交了50塊錢,買了一張床單,我在路上對姜微說,扔了吧,姜微則說,我要留著,這是你的犯罪證據,如果有一天你不要我了,我就還給你,讓你內疚一輩子。

轉眼大三了,我身邊的很多情侶分了合,合了分,我和姜微卻依然如膠似漆的。大三那年因為課業負擔不大,我和姜微去了一趟南京和杭州,然後又去了一趟北京,為了看天安門升國旗,我們黑天忽地的就起床,在北京特色霧霾裡凍得嘴唇發紫,我倆還專程去體驗了一下地鐵。姜微說畢業後就陪我來北京,天天看升國旗,天天坐地鐵

那一學期的寒假,我經不住姜微的死纏爛打,第一次去了她家,我終於知道了什麼叫富麗堂皇,我也用實際行動解釋了什麼叫手足無措。姜微父母對我的到來反應很冷淡,這從接待我的表情和跟鄰居介紹就看得出來,因為鄰居問這帥小伙是姜微的男盆友嗎?她媽卻說不是,只是大學同學。晚上住的時候,我享受到了單間的待遇,姜微卻半夜偷偷的跑到了我被窩裡。尷尬的是早上我起床太晚了,她父母還是知道了我倆昨天睡一起的事實,吃早飯時,她爸爸的臉陰沉的厲害。
當天晚上,我當時心中的未來岳父終於逮著一個和我單獨相處的機會,盤問起了我的家庭和學習,還問了我的職業規劃,我都一一作答,只是談到職業規劃時,我說我想畢業後到北京或者深圳去闖蕩一番,我看到他的眉頭皺了起來。我也明白,我的家庭根部不是他所期許的未來女婿的模板。我在他家呆了一周,我就逃也似的回了家。臨走時,只是姜微送我到了車站。一路看我悶悶不樂,就勸慰我說,他爸媽其實對我挺滿意的。我心中其實早就有一股怨念了,可是當我轉頭看到站在風中瑟瑟發抖的薑微時,剩下的全是感動。

大學的時光轉瞬即逝,我們轉眼就要畢業了,同學們也開始忙碌起來,有準備考研的,考公務員的,同學之間見面少了許多,我則也是忙於各種考證,不管有沒有用,姜微忙著考英語什麼考試,我也不太清楚,有段時間看到我也是鬱鬱寡歡的,有時會冷不丁的問我一句:“你說畢業之後咱倆會分開嗎?”我說: “不會,我還想和你一起去北京,穿著白襯衫,打著領帶坐地鐵上班呢。”

等他爸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他父母給她聯繫好了去澳大利亞留學,姜微不同意,他爸希望我勸勸她,我們不合適,勸我放手吧。我掛斷電話時,腦袋一片空蕩蕩的,心理五味雜陳,我第一次怨恨起我的老爸為什麼不是有錢人。姜微好像也有些沉受不住這麼大的壓力。我們在校外開了間房,瘋狂的*河蟹*,最後姜微哭的稀里嘩啦的問我怎麼辦。我用手背給她擦臉時,溫熱的淚珠再次燙傷了我的手背。我知道我離不開姜微,她早就已經融進了我的生命裡,於是,我便做了一個自私的決定:“你留下吧,姜微,我會好好努力的,我會努力奮鬥的”這是我當年在和姜微坦陳相對時許下的諾言。
姜微最終放棄了去澳洲留學的機會,我們像上緊發條的老鼠一樣的找工作,找實習單位,考研,考公務員。
姜微的父親再次給我打電話時,語氣裡,透露著失望和疲憊,要求我和姜微考他們當地的公務員,他可以動用他的關係,我這一次卻想都沒想的再次拒絕了,我還是堅持我的目標,我要去過大城市的生活,姜微也堅持要跟著我。這一次矛盾再次激化。

四下半學期,我幸運的通過老師的推薦,在一家進出口公司開始了實習生涯,每天6點起床,坐一個半小時的公交車,下午回到學校時,已經是晚上8點,還經常加班,加班的時候,我就在辦公樓下的網吧裡對付一晚。我終於體會到了上班族的辛苦。姜微留在了學校做畢業論文,但是不管我多晚回去,都會在那裡等候著我,就像守候在家等待遠征歸來的娘子一樣。我和姜微已經好了四年了。我們不再會因為相互的肢體碰撞而面紅耳赤。我們熟悉對方的身體如同自己的每一部分一樣。還算成功的實習結束之後,公司提出的我正式定崗,這意味著漲工資和五險。可是我卻選擇拒絕,我的心還在北京那個即將召開奧運會的地方。
剩下的時間就是大學裡最愜意的一段時光,準備一下畢業論文,和大學睡了四年的同學去上網吧打遊戲。喝酒聚餐。姜微辭去了一家集裝箱企業的翻譯工作。我倆躊躇滿志地要去北京。

也許男人的愛情和女人的愛情有區別,我覺得真的相愛,我完全可以為了對方放棄整個世界!尊嚴?自由?多麼滑稽可笑的理由!
————————————————— 
越是窮困的男人,自尊心越強,俺懂得的,這個和真愛無關的。
男人的征服欲,保護欲,都會使讓男人心底有個聲音在吶喊,愛她,就要給她幸福,不能讓她吃苦,別人有的,她也要有。……

我和姜微的第一次發生在學校還沒開學時,宿舍還沒有開放,只好在學校附近找了一家小旅館,我和她緊張又故作輕鬆的摟在一起看電視,結果旁邊不久就傳來了呻吟。姜微緊緊的抱住我脖子,我不自覺的和她吻在一起,我手伸進她衣服裡上下求索,當我們赤身相對時,都有些發蒙。而隔壁的歌聲再次傳來,我俯身咬住姜微的耳垂說:“你不是說要做我一輩子的女人嘛,不會後悔……

終於畢業了,拿上畢業證我們各自回了一趟家。約定8月1日坐同一輛火車去北京。期間我給她打電話,她說話支支吾吾,我聽到了責罵聲8月1日那天的時候,我買好火車票,姜微的電話卻再也打不通,我一遍遍的撥打,漸漸地我心中的希望慢慢地變成了絕望。但是我還是一無反顧的踏上了北上的列車。火車上我又想到了和姜微的那次旅行,那時火車上的那個廣播:“親愛的旅客您好,偉大的首都北京到了,請拿好行李,站穩扶好,準備下車”

我和姜微的第一次發生在學校還沒開學時,宿舍還沒有開放,只好在學校附近找了一家小旅館,我和她緊張又故作輕鬆的摟在一起看電視,結果旁邊不久就傳來了呻吟。姜微緊緊的抱住我脖子,我不自覺的和她吻在一起,我手伸進她衣服裡上下求索,當我們赤身相對時,都有些發蒙。而隔壁的歌聲再次傳來…

北京後落地的一件事就是撥打姜微的電話。可還是無法接通,無奈的我只好撥打她爸爸的電話。接通後說不方便,在開會,之後就再也不接,我像偏執狂一樣地繼續撥打,卻始終要無音訊。來北京的時候,是先到北京的一個師哥接的我。然後領我去住的地方是北京三環附近的地下室,我剛進去的時候充滿了一股惡臭和尿騷味,那師哥沖我笑笑說,他剛來的時候也是很不適應。習慣了就好了。我租住的那個小屋,只容得下一張小床和一把椅子。頭頂上還排佈著密密麻麻的水管,當誰家衝馬桶時,就發出巨大的聲響。
這也許不是我的悲哀,因為當你走出地下室時,外面的世界窗明幾淨,高樓林立,這是有實力的人的生活方式,沒有實力的則要向老鼠一樣生活在地下見不得光的環境裡。

我請接待我的那個師哥吃了一頓飯,他的行為則讓我有些臉紅,因為他把桌子上剩餘的餐巾紙全部裝進了自己的兜里,甚至還拿了鄰桌的,我則默默的看著這一切發生。
來北京的第二天,我就去了人才市場,時間不等人,我自己身上所有的錢就只有實習三個月的工資4500塊,扣除交房費和車費,已經所剩不多。
之前我從沒有去過人才市場,根本沒有體驗過那種戰鬥的感覺。當我看到數以萬計的和我一樣的人沖向招聘的攤位的時候,我腦袋有些發蒙。我那時才意識到攤位後面坐的不是凡人,而是上帝。我連續幾天都鎩羽而歸,收穫最多的卻是白眼和鄙視。
“你這是什麼破學校,民辦嗎?” 
“我們只要工作經驗兩年以上的” 
“我們只要北京戶口的,外地的不考慮。”

儘管我將我的就業目標一降再降,可是還是沒有找到工作,家裡父母則經常打電話來問我工作找的怎麼樣。我則會說:“找到了,公司領導同事的帶我挺不錯的,剛聚餐回來。” 
掛斷電話,我忍著淚花撥打著姜微的電話,卻依舊是關機,他爸的則早已無法接通,我估計自己早就進入黑名單了。

不得不說,我的那位師哥在我初到北京時,幫了很多忙,儘管現在早就聯繫不上了,如果你能看到的話,我真誠的對你說句謝謝了。
他週末的時候來看我,看到我精神狀態不佳,便笑呵呵的領我去買了一套廉價的西服,去理髮,並送我了一本《方與圓》,我看到了鏡子裡換上新衣服,儀表堂堂的自己,找回了自信,之後的20多天裡,我每天就是到人才市場找工作,餓了就在小區門口買個燒餅吃。終於在到北京一個月之後,找到了一份圖書出版公司倉管的工作,底薪2000,中午管一頓飯。儘管這份工作,和我期待中的有些差距,可是我還是無奈的選擇了低頭,畢竟要先吃飽肚子,每當我掙扎在絕望的泥潭時,我都無比的懷念起姜微,可是電話永遠的還是打不通,我也想過回到家裡,去找姜微,可是看看現在的自己又感覺窩囊。

漸漸地北京的工作我也開始適應,說白了,我就是一個大學的圖書管理員的角色。管著一個很大的圖書倉庫,每天不斷地記錄入庫,出庫。偶爾閒下來的時間,我也會挑幾本書看看。
北京的公交車就如沙丁魚罐頭一樣,內部形狀像,氣味更像,當然是臭掉的。我每回下了車就感覺跑了一次3000米一樣,當我回到空空如也的地下室的時候,一個陌生的電話打過來:“江海,快來火車站,我到北京了”是姜微的聲音,她終於來了,不過是三個月之後。
當我看到姜微的時候,我眼淚放肆的開始往下流,她瘦了很多,姜微默默的摸著我的臉頰,我們肆無忌憚的親吻起來,在人潮湧動的廣場上,我又一次體會到血吻的味道,如同初吻一樣。

我把她領到賓館,洗漱的時候,我看到了她脖子上那道觸目驚心的勒痕。我才知道從學校回家她就被父母軟禁起來,控制了通訊倔強的她選擇了抗爭,沉默甚至絕食,她想偷偷的跑出來,可是父母還是沒有給她機會,她最後絕望的在晾衣架上掛上了一根繩子,幸虧對面的鄰居及時看到。她和我講這些的時候,我的心像是被電擊了千萬次。最後無奈的父母打開門,放她走,她說她永遠忘不了她爸媽那絕望的眼神。我撫摸著她那光滑的皮膚,說了一句:“我們*河蟹*吧”姜微則說:“以後我們天天*河蟹*吧”

米蘭昆德拉說:“每個人生命中,都有生命不能承受之輕”誰的生命中能有一個這樣肯為你放棄生命,不顧一切的跋涉千里,只為再次見到你。我看到熟睡的薑微,眼淚再次流下。

姜微出門的時候,除了幾件衣服,什麼也沒有帶,我於是領著她去買了一些生活必需品,還去西單逛了一圈,我看到她眼裡流露的驚喜和羨慕,我們還專門去坐地鐵。姜微路上還興高采烈的,我卻心事重重。因為北京的夜色來臨,我要回到那個陰暗潮濕的老鼠洞了。

當我把薑微領進我的出租屋裡時,我看到了姜微眼裡閃過一絲失望,等俯身看到床邊的方便麵盒子時,伏在我頭上哭了。我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畢業之前,我在她面前吹了一個五彩繽紛的肥皂泡,那裡面倒映著車水馬龍和繁花似錦,現在是破滅的時候。
“對不起了,姜微,是我太沒有本事了,讓你受委屈了” 
“不是,我哭不是為這個,是心疼你才哭的。” 
我心裡一股酸痛迸發出來

姜微接著就開始收拾,像個家庭主婦一樣,還手指這裡,需要放個鏡子,這裡需要擺個梳妝台,對了我們把牆刷成粉色的可以吧。我除了無奈還是無奈。姜微到來的前幾天,我們如膠似漆的開始收拾整理,我們買了一桶乳膠漆把房間刷成了粉色的,我還去給她買了一面大鏡子。生活一切美好,但是地下室就是地下室,每到夜晚來臨,走道裡走路聲,開關門聲,放屁聲,打牌聲聲聲入耳。隔壁胖子的呼嚕聲磨牙聲也毫無遮攔的傳進我們的耳朵裡。最尷尬的還是上廁所的時候,幾百號人早上搶那幾個茅坑。姜微有次紅著臉跑了回來,我問她怎麼了,她說隔壁坑位的男子在一邊放*河蟹*一邊自慰,還搭訕挑逗他。我無助的把她摟在我的懷裡說:“我會努力的,讓你盡快的搬離這裡”她一下推開我說,我也要努力。我們晚上*河蟹*每次都小心翼翼的,可那個破床還是吱吱扭扭的響個不停,姜微每次都咬緊了嘴唇,像是在被我強暴。可是也有一些放肆的,肆無忌憚的聲音迴響在走廊裡。

姜微來京後的第四天去的人才市場,她找工作比我順利的多很多,第二次就找到了一個雜誌社的職員的工作,底薪2000,五險一金,還有公交補助,只是工作的地方離家比較遠,得換乘兩次地鐵。姜微對於新工作還是很滿意的,上班第一天就回來和我訴說工作中的趣事,那時候我也正式定崗了,工資漲到了3000多,我們決定出去吃一頓飯慶賀一下,可當我們看到菜單時,卻退卻了,於是狼狽的逃出了那家飯店,最後在街頭買的熟食,姜微還專門買了一瓶白酒。我倆在那個不足8平米的小窩裡,喝酒,回憶著我們的相遇相知相戀。等我們喝光這瓶白酒,我們上床,*河蟹*,那一晚上她放肆的叫的很大聲,隔壁的胖子敲了我好幾回的隔板,姜微趴在我耳邊說:“叫出來的感覺真好”

漸漸地北京的冬天來了,地下室的溫度又冷又潮,我和姜微常常被凍醒,凍醒之後我們就*河蟹*,相互擁抱一直等到鬧鐘響起的時刻。
期間姜微的父母終於還是來了電話,姜微在電話裡說,我已經是一家出版公司的業務經理,一個月6000多,她也不錯一個月4000多,租住的一個小區房,早就供暖了,房間裡20多度呢。我在旁邊聽得羞愧的低下了頭,因為我看到姜微那雙凍得通紅的雙手。北京的生活平淡而又緊張,我也並沒有放棄努力,工作中盡職盡責,抓住每一個表現的機會,終於在工作了5個月後,轉崗到了銷售部,成了一個銷售教育輔導資料的業務員。這樣我除了基本工資之外,還有出差的機會和提成補助,我開始籌劃著搬離那個地下室,租一個小居室,姜微的工作卻並不是很順利,中間辭職了一次,換了一份工資一樣的工作,不過離住的地方更近了。

來北京的第一個春節,我和姜微是分開過的,我回到了貧窮卻家庭和睦的家,姜微在我的惴惴不安中,回到了那個有別墅,有豪車的貴族家庭。我害怕像上次那樣的再被禁錮在家裡。姜微則信心滿滿的對我說不會,然後朝我吐了一下舌頭,大不了再上吊一次。年後,我們一起坐車回的北京。

儘管我們在車上並沒有交流,但是我明顯的感到姜微的情緒有些低落,也許金絲雀就不應該住在草窩。這是在畢業半年後,我第一次懷疑起我的青春夢,我的北京夢。我突然想起了水木年華的一首歌:今天我們要走了,走向未知的天涯,我們的夢在那裡嗎?他們會實現嗎,我們的愛情在那裡嗎?他們會找到嗎?

回到北京,生活依然繼續,朝九晚五,如果說改變的話,我漸漸地工作上的應酬增多,姜微也開始有了能說上話的幾個閨蜜。我每次酒足飯飽之後,都會不顧別人的目光,將剩菜剩飯打包,我那一刻突然想起了一年之前,偷拿餐巾紙的師哥。人就是被逼的。
半年的時間我改變 ​​了很多,從心高氣傲的大學生,變成了老練油滑的業務員,那本師哥送我的《方與圓》早被我翻得稀爛,我堅持著外圓內方的做人風格。我的不斷努力終於換來了回報,我終於坐到了外地一個小的片區的經理。姜微這半年也變化很大,不再是那個單純幼稚的富家女,變成了成熟幹練的職業女性,對於辦公室的宮鬥遊戲,在吃了幾次虧之後,也學會了隱忍和處理。還有我們的共同改變就是早已經習慣了,早上旁若無人的拿著尿盆去廁所,臉都不會紅了。也許我們都已經適應這種生活了。

我第一次出差去上海的前幾天姜微就給我收拾,在我出門的瞬間還叮囑一切細節。坦白講,第一次出差的經歷讓我大開眼界,我終於知道了什麼叫燈紅酒綠,花花世界,喝茅台,抽中華,吃野味,睡豪華床。我對自己下定決心,將來一定天天過這種日子。老總對我的表現也是很滿意,臨回到北京塞給我一張購物卡,讓我隨便買點東西回去,我想了想,儘管很俗氣,我還是給姜微買了一條黃金的項鍊。我記得那時候金價才196每克,剩下的錢,我給她買了兩盒杏仁酥。我永遠記得姜微從我手裡接過那條項鍊時的表情,我有些慚愧的想起,即使大學時代我給姜微買的最貴的禮物也不過是一個抱抱熊。

隔壁的一對小年輕,老是吵架,也是外地的,大學同學,女孩每次吵過之後,都會紅著眼睛找姜微傾訴。其實我倆也看出了他們之間的問題,男孩有些好吃懶做,卻又好高騖遠。女孩子則明顯的愛慕虛榮,見不得別人比她好。回家之後,便相互看著不順眼,戰爭一觸即發。晚上,姜微躺在我的懷裡,任由我的手游走在她那豐滿卻又堅挺的乳房上,“江海,你說咱們兩個有沒有可能有一天會因為這個而吵架分開。”我想都不想的說:“不會,你連生命都可以為我放棄,我怎麼會讓你受半點委屈呢。”姜微接著問:“你會不會做對不起我的事情呢,”我說:“不會”姜微則一臉坏笑的說,“你要是敢,我就給你掰斷了”說這個話時,她正手握我命根。
生活不會總是一成不變的,隔壁租房的小兩口終於在大吵一番後,分道揚鑣。聽姜微說是女孩子懷孕了,叫男生陪著去做人流,男孩子嫌麻煩,也沒錢,於是勞燕分飛。我其實更相信在他們不太久遠的大學時光裡,他們肯定是一對人人羨慕的郎才女貌的伉儷,可是卻沒有經受住生活這座大鍋的煎熬。我想起來那位杳無音訊的師哥說的話:“青春期裡追求的是臉袋,生活裡卻追求的是慾望和金錢。”

這套公寓裡只剩下我倆和那個獨居的倩倩,對于倩倩我還是很好奇的,因為她經常很晚才會回來,有幾回我碰到她喝的伶仃大醉的。我和姜微說的時候,姜微則一臉不屑的說:“人家私生活,你也要管啊” 
可是畢竟是生活在一個屋簷下,漸漸地我們就聊熟了,有時碰巧了,三個人還會坐在一起吃個飯,挺不錯的氛圍。偶爾姜微也會和她討論一下皮膚保養什麼的。
我的工作還是那樣子,沒事情的時候呆在公司,有需要處理的事情就出差。我有了自己的一小間辦公室,穿西服,打領帶,油亮的皮鞋,要不是每天擠公交車時的狼狽樣,我都把自己當做什麼成功人士了。

那年夏天的時候,姜微父母來了一趟北京。我領著他們到北京各處走了走,單位領導還非常給面的把公司那輛豐田借給我幾天,老兩口對我也沒有那麼大的意見了。他爸和我乾了半斤的紅星二鍋頭之後,還問我什麼時候打算結婚。我則說,還早,我事業才剛剛起步。他爸則意味深長的說,明年我就要退休了,我還盼著早早的哄孫子呢。
那年春節,姜微第一次跟著我回家過的年,儘管家裡貧窮,可是父母卻拿著姜微和親閨女一樣對待,她們整天湊一起聊天,還一起看了我那僅有的一張的開襠褲照片。我也沉浸在這樣的氛圍裡拔不出來。晚上睡覺時,我從後面抱住姜微,問:“睡我家的硬土炕上還習慣吧”,姜微則翻過身來,樓主我說:“地下室都睡過,還怕炕硬啊,要不咱在這炕上試試,至少不會晃悠吧。”她 ​​還沒說完,我就把她壓在了身下。

這已經是北京的第二年了,我從來沒有認為我是北漂,因為有姜微的陪伴,我在北京有個家。我還在那家公司,儘管有不少的同行向我伸出了橄欖枝,但是我並不是剛畢業的毛頭小子了,我要給姜微提供一個穩定的環境,而且公司給我的待遇也不錯了。只是我感覺生活在北京的生活成本越來越高了,光房租一年之內就翻了一倍,可是我和姜微還是不想搬,這個小臥室我們呆習慣了,隱約的有一種家的感覺了,姜微工作沒什麼變化,只是晚上為了攢錢,會帶回一部分資料,替別人做做翻譯。
和我們一塊的倩倩也還在,我們關係相處的很融洽,只是我隱隱的感覺她有什麼秘密隱瞞著我們。

2008年,是北京奧運年,北京這個古城,為了迎接四面八方的客人,而被重新修葺,打扮得花枝招展。北京警方為了在外國友人面前展現社會主義建設的華麗成果,開始排查外來人口,很多地下室住著的同事被迫搬家,找房子,那時北京的房價比我剛來時已經上漲了很多,後來警方就開始排查娛樂場所,開始了貓捉耗子的遊戲,倩倩就是在一次摸排中當了小白鼠,當派出所打電話讓我領人時,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意料之中的,倩倩是一個失足婦女,警方讓她叫家人時,舉目無親的她選擇了說出我的電話。最後罰款5000,放人。錢是倩倩自己的,她在電話里和我說了一卡號和密碼,裡面錢的數目在當時來看還是令我吃驚的數目。
當姜微下班問我在哪裡時,我頭一次對她撒了謊,我也沒想到這個謊言會成為我們之間隔閡的開始。

當我把倩倩保出來時,她看到我的一瞬間,淚流滿面,抱緊了我。我承認我當時有些手足無措,這是姜微之外第一個近距離接觸的異性,我和倩倩再回去的路上,她和我講了她的故事,其實我主觀的認為那都是很老的橋段。不就是父母多病,弟弟上學嗎,這都不是墮落的藉口,可當她拿出他弟弟的照片時,我還是被震撼到了。

當我們回到住的地方時,姜微和往常一樣的在客廳裡看電視,只是看我的眼神有些怪異。倩倩看到她則心虛的扭頭進了房間。晚上關燈之後,我卻怎麼也睡不著了,這個吃人的社會,這個逼良為娼的時代,讓我無奈又感傷。
“你是不是一直就知道她是乾這個的啊”姜微突然問道
“誰啊,幹什麼的啊”我有些發蒙
“我都知道了,你還裝,晚上人家民警早就來登記了,你什麼時候學會的騙人啊” 
我說:“知道就知道吧,誰也不是天生的壞人,誰不是被生活逼得,當年我自己住在地下室吃不上飯的時候,誰要是找我當鴨,我估計也得從了。”我調侃道
“她是不是免費的讓你用過啊,怎麼這麼維護她,你變了,你知道嗎?”姜微變得咄咄逼人起來。
“你怎麼這麼尖酸刻薄了,人家弟弟是殘疾人,沒辦法才走這條路的”我也有些生氣。
“你這麼憐香惜玉的,你摟著老娘睡什麼,你摟著她睡啊。”姜微大聲地說。
“你太過分了”我也生氣了。

我們一整晚都沒說話,其實知道彼此都沒有睡著。晚上我上廁所的時候,聽到了衛生間的哭泣聲音,倩倩應該是聽到了我和姜微的爭吵。我倆大約冷戰了一個月,誰也不理誰,直到收到了塞在門下的信,我才發覺好久不見倩倩了。信是姜微先看到的,裡面就幾句話和一張銀行卡,大意是打擾到我們了,不好意思,他已經離開北京了,留下的卡里有兩千塊錢,算是感謝這一年的幫助和包容。
我看完了信,有種想自殺的感覺,姜微則無地自容的哭泣,那一晚,我和姜微一夜無話。

我想我忘記了姜微城市女孩的個性和善良,倩倩,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希望你過的幸福,希望你弟弟的眼睛能夠治愈,許多人就像流星一樣,一閃而過了。

2008年8月8日,北京奧運會那天,我和姜微就坐在電腦前看的,電視裡的北京夜色美輪美奐,我也在這個城市的一隅,可是卻和我沒什麼關係。
只是姜微躺在床上用白淨的腳丫子碰了我一下,說:“江海,你還記得咱上大學時,我們第一次時,你對我說的話嗎?” 
我說:“記得,當然記得,我說北京奧運會那天我要娶你。”我心裡突然感覺很痛。姜微說:“要不咱們兩個明天去領證吧”我說:“先等等吧,等攢夠房子的首付再說吧” 
“不,要不咱9月10號領去吧” 
“江海,你知道為什麼這一天嗎?”我沒有回頭,卻心如刀絞,那是我們認識的日子。
以後的日子,變得輕鬆起來,我們查了一下,我來已經攢夠了10萬塊錢,房子首付差很遠,但結婚是可以了,我倆準備偷偷的領證。

就在我們準備領證的前幾天,一個電話,徹底顛覆了,我們的美夢,姜微的爸爸被雙規了,鋃鐺入獄。再有幾個月他就會正式退休了。
姜微當天晚上就訂了火車票,前一晚上我們還在討論我倆拍結婚照時穿什麼樣的衣服,擺什麼樣的造型。我原本想陪她一起回去的,可是公司的業務實在太忙了。最終只是把她送到了火車站,我送她進站台時,從來沒有想到這一次她離開北京就再也沒有回來

姜微走後,我一個人冷清清的住在臥室,一個人上下班,偶爾我倆也會通電話,姜微說他爸爸情況不明郎,不樂觀。雪上加霜的是她媽媽因為急火攻心,並發了腦血栓,被送進了醫院,我聽著姜微焦急和無助的哭泣,卻愛莫能助,掛斷電話後只有一圈圈的捶打著牆壁。

國慶過後,我終於抽出幾天時間回去看了一下,姜微家原來的別墅被封了,車也被封了,姜微的媽媽呆在醫院,我去的時候口角還是歪斜的,不能走路,看到我來了,也只是微微的點一下頭。我找了個旅館住下,一個月不見,姜微瘦了很多,我愛憐的撫摸著她的臉頰,也許這所有的一切,讓他來承擔都有些突然了。我問,你爸怎麼樣了,姜微輕聲說還在雙規審查中,不讓見,不過聽情況不很樂觀。我說媽媽呢,姜微又流下了眼淚,說看康復情況吧,個人體質不一樣,不過得長期打算才行。我聽了心中一片黯然,我看到一滴眼淚留在她的眼角,我還是忍不住的吻起了她秀美的臉龐,我倆在短暫的歡愉之後,忘卻了那些不快樂。我像貪嘴的小孩一樣想再要一次時,卻被姜微推開,說不行,我還得回醫院看看媽媽。我把從北京買來的阿膠塞進了她的包裡,她看都沒看的就走了。

臨分別時,我對姜微說到,我又升職了,回北京我可能去深圳待一段時間。姜微回頭看了我一眼,滿眼的我看不懂的複雜表情。臨告別時,我又去看了一眼姜微的媽媽。卻意外地發現窗前站著一個年輕的男子。姜微略微尷尬的介紹說,是她的高中同學,也是她媽同事家的孩子,這一陣子他在這裡幫了不少忙。我又看了一眼,一個白淨,帥氣的男孩。

回北京的車上,我眼前老是浮現姜微從那個男孩手裡接過飯盒的情景,是如此的自然,協調。我胸口悶的慌,第一次想到了要不辭去北京的工作,也回來找姜微,在這個不大的城市,廝守一輩子。我的思緒最終還是被短信鈴聲打斷,“江海,別想多了,在北京照顧好自己,我永遠愛你。”是姜微的,還是她了解我。
回北京後,我給姜微辦理了辭職,把她的生活用品寄了回去,我也起身去了深圳,四年了,我始終沒有忘記第一次和老總出差的場景,我終於過上了這種生活。我終於可以在名片上加上總經理三個字。新工作的忙碌和適應,讓我短暫的忘記了和姜微的分離之苦,每天開不完的會,聽不完的報告,忙不完的應酬,回到駐地,已經是凌晨了,想和姜微視頻一下,那邊卻早已經下線。

我每回都打電話解釋,姜微則無奈的說,不要緊,我也忙,我問案子進展如何了,姜微則說,快開庭了,希望不大,只希望,爸爸能堅持住。媽媽康復的不錯,開始練習走路了,我說那就好,然後我還是沉不住氣的問了一句:“上次在醫院的那個男的是不是想追你啊” 
我終於聽到了姜微的笑聲,“呵呵,老大不小了,還吃醋啊,關鍵你這反射弧夠長的啊,別想多了,不是說了,我高中同學,他媽和我媽是同事,他爸和我爸也是戰友,這回挺同情我的,不過我們關係一清二白。”我心裡的石頭終於落了下來,我給姜微發了一條短信:“我的心裡只有你沒有他”

我媽也問過我好幾回,我和姜微最近怎麼樣,我每次都說好著呢,過年就領回家和您包餃子。
其實,那一年的春節,我沒能回家,一個人留在了深圳。因為我在外出的時候被車撞了,肋骨骨折了,姜微對於我沒有回去很失落,也問我是不是出事了,我則笑笑說,沒事,就是工作忙,對了,我給你卡里打了1萬塊錢,你媽的醫藥費夠嗎?姜微說,不用。
深圳是一個讓我看不懂的城市,平日里車水馬龍,可一過年,一整天街上都沒見到幾個人和車。除夕夜,我給姜微打電話,我聽到了那邊喧嘩聲,我問在哪裡啊,她說在叔叔家啊。我聽到了一個中年婦女的聲音:“微微,趕緊來吃餃子啊”我說:“你是不是在你那個同學家裡啊?”姜微沉默了一會,說,“是啊,不過你別想多了,我只是感覺在醫院孤單,你也不在身邊陪著我。”我心裡一陣苦澀,默默的

姜微的爸爸在關押兩年之後宣判,我很不解中國的法律制度為什麼都關了兩年了,才宣判。最終判刑11年,沒收財產。庭審那天,我給姜微去了個電話,她在電話的那端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第一回要求我:“江海,你回來吧,我自己一個人承受不住了,好想冰冷的夜裡有個肩膀靠一下。”我掛斷電話之後就訂上了飛回山東的機票。就如同當年她做的那樣,不顧一切的跋涉千里,只為再次見到你。
再次見到姜微,我看到她又瘦了很多,只有80斤重了,晚上我摸著她 ​​那瘦瘦的肋骨,狠心說:“要不我辭職回來,陪你吧”他忽閃著大眼,看了看我說:“你捨得嗎?”我默然。然後拿出了我早已寫好的辭職信,姜微紅著眼圈說:不用,等忙過這一陣,我還會和你去北京的。說完就哼起了那首,我愛北京天安門,天安門上太陽升。
每一次的分別,都會讓我痛徹心扉,我努力的不回頭看姜微的流淚的眼睛,可是我自己聳動的肩膀卻出賣了我。我在告別的那個夜晚對姜微許諾,再等我一年,我賺夠了能在這座小城買房的錢,我就回來娶你。姜微什麼都沒說,只是抱了抱我。

新的一年,我廢寢忘食的工作,所有的誘惑,所有的爾虞我詐,都和我沒有關係,我需要的是賺取很多錢,但是我還是忽略了一條,我和姜微的交流越來越少,有事電話接通了卻找不到什麼話題。我有時刻意的把話題引到我們初識的大學時光,北京歲月。可是電話那端卻如同一汪死水。我的業績終於拿到了全公司的第一,我終於從剛進入公司的小保管員,做到了經理。

2012年,全世界的人都害怕世界末日的到來,只有我大喊道,為什麼沒有天崩地裂。如果來的話,我就可以幸福的帶著掛念死去,而不是收到姜微“我們分手吧”的短信。那一刻,我的2012降臨,我眼睛一黑,就暈了過去。我在醫院醒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拔掉輸液線,跑向飛機場。我原來以為現實中的我回事慘絕人寰的那個,想大聲的質問,可是我衝到她家時,卻聽到了悲傷的哭聲和冷冰冰的黑白相片,還有哭倒在別人懷抱的薑微。
姜微的父親用一枝一端磨尖的牙刷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我不知道怎麼評價。可是當姜微哭暈在別人的懷抱時,我也想拿一把牙刷戳穿我的喉管。

我並沒有選擇離開,我想為自己在爭取一次,為了我之前的自私和不負責任,當我約出姜微時,旁邊卻是那個白淨的男生。當我看到姜微對旁邊的男生說:“我有些事情要辦,你回去吧,放心就是了。”的時候,我心一下就沉了下去。我突然感覺我的愛情已經進入了墳墓,這是一個當年為了我可以選擇絕食,上吊,抗爭愛情的女孩,她那倔強的性格遺傳了她爸爸的剛烈,我不知道我憑​​什麼讓他更改決定。我只有狠狠的抽自己耳光,血很快流了出來,流到嘴裡,還是如同初吻的味道。?

我們找了一家旅館,熱烈的接吻,撫摸對方的身體,激烈的進入,姜微熱烈的迎合著我,大聲的呻吟,好像要把這幾年我們少做的愛都在今晚補償回來。我們做了一次又一次,她每回總是咬住我耳垂喊:“我要”,我也希望將快樂的時光延續下去。可是我不是上帝,我也不是機器。我在筋疲力盡的時候問了句:“為什麼?” 
“你說呢?”這是姜微典型的性格
“對不起,是我之前太自私了,太自我了,我決定了回去就辭職,來陪你,咱們買房子結婚”我哀求道
沉默好久,“江海,你一直都是錯誤的,我不是為了物質才和他在一起的,坦白講,這幾年他也幫了我很多,我也欠個人情,但這不是關鍵,最重要的是他帶給我一種安全感,一種承擔。我沒有在你身上看到,我現在是真心想有個家了,一個和睦的家,江海,我只是女人。” 
我無法辯解,只是呆呆的,頭腦發空,我追求的不對嗎?城市腐蝕了我的大腦和身體,改變了我的思維。我的城市夢,北京夢有錯嗎?
“江海,希望你以後幸福,是我對不起你,我變心了,咱倆共同的錢,我一直沒有用,密碼是你生日。” 
此時的我已經不知道說什麼了,如何挽留了。

我靜靜地看著姜微在門口換鞋,最後說了一句:“江海,如果那時候咱們結婚了的話,咱們的孩子會叫爸媽了,謝謝你陪我走過人生中最美麗的光陰,保重。”

人生就是這樣,愛情就是這樣,生命就是這樣,我像狗一樣夾著尾巴回到了北京,曾經讓我無限嚮往和熱血沸騰的城市,現在卻充滿了厭惡和噁心。我回到了公司,可是我的魂魄沒有回來,我失落的過著每一天,傍晚回到我們曾經生活的小屋,房租又漲了,可是我還是沒有退。寂靜的夜裡,我選擇窩在牆角里哭泣和回憶。我也曾經回到租住的地下室看過,那裡又住進了一對剛畢業的大學生。我在孤獨的時候會偷偷的到她的空間看她的消息,我知道了她又陷入了一場甜蜜的戀愛,她的媽媽可以自己走路了,她們訂婚了,他們去美麗的青島拍的婚紗照,她終於要結婚了,就在2013年10月10日。

後記:我坐在奔馳的火車上,路兩邊的景色一閃而過,十年前我看到的景色可不是這樣的,因為那時候是緩慢的綠皮車。我始終沒有鼓起勇氣去給姜微一個禮物或者擁抱,我原本想獨自回北京的,卻鬼使神差的坐上了開往青島的動車。就如同十年那樣的奇妙旅程,依舊海風習習,風景秀麗,我突然看到了十年前的我,就在我前面,身後跟著一個抽泣的女生,他們一起上了63路公交車。

我收到姜微短信時,我正在學校旱冰場旁的一棵樹下尋找,畢業那年,我記得很清楚,我和姜微把一個玻璃罐埋在了旱冰場五步的那棵小樹下,但是我卻在第四步的樹下找到了那個玻璃罐罐。明明是五步的,之前,我感嘆是我自己步子邁大了,還是自己步子走太遠了,埋罐子其實是我們復刻的《我的野蠻女友》。

就在這時,我收到了姜微的短信:“老朋友,今天怎麼沒有來參加我的婚禮啊?還在北京嗎?” 
“嗯,還在,太忙了,忘了給你送祝福了,終於把自己嫁出去的感覺很爽吧,新婚快樂。” 
“謝謝,不過我今天看到遠處一個男的很像你,還以為是你,空歡喜一場啊。” 
我不知道怎麼回复了,這是又一條長長的短信飛了過來

“江海,我知道你今天來了,我們之間沒有誰對誰錯,我知道你性格內向,不善表達,我記得大學時,天冷了,你脫下外衣給我披上,我渾身溫暖。你則像個傻子一樣凍得發抖。
還有每回都給我打水,感冒了叮囑我吃藥。
對了,還記得那次在海邊我騙你腿抽筋了,你跳下海裡救我時,才想起自己卻不會游泳,差點沒淹死嗎。
我們一起爬嶗山北九水,我堅持讓你背我上山,你汗都濕透了衣服,你都不吭一聲。
還有在公共車上你為了我和那倆男的扭打在一起,鼻血橫流的場景都在我眼前。
到北京的決定是我倆共同的做出的,沒有對與錯,那時雖然住在地下室,但是你每天都把好吃的給我,每天給我撓痒,每天都在公交站台等我,我心都是暖的。
對了請你原諒我對倩倩的無禮,我是真的怕失去你。江海,我也知道,你竭盡所能了,你努力的拼搏是為了咱們將來的生活有保障。這些年你不抽煙,不喝酒,從來不碰其他的女孩子,一有時間就陪我到北京轉轉。
我也以為咱們兩個就會這樣一輩子的。可是經歷太多了,我還是改變主意了,也許黑白底片的愛情比五彩斑斕圖畫更真實。還是羨慕那個你能在寒夜裡用手給暖腳心的女孩,再見江海,再見初戀。

我看著手機一條條的短信傳來,滴滴滴的聲音讓我心裡很痛,眼淚早就模糊了我的眼,猶豫了半天,回了一條:“我到青島了,我正在拆開當年咱倆埋藏的心事罐,還記得嗎?”久久的沒有回音。

我拆開了那個罐頭,考慮了一下,先打開了她的小鐵盒,首先看到的竟然是一條褐色的手絹,我記起了那是姜微初夜時的記憶,還有一個小紙條:親愛的江海,如果有一天我不幸成為了別人的新娘,記得不要生氣,一定要祝福我啊,如果生氣,請記得我的眼淚曾燙傷你的手背。

我愕然,因為我清晰的記得我的紙條上寫著:姜微,如果有一天你不幸的成為了別人的新娘,我會祝福你的,因為你的眼淚曾燙傷我的手背。

我看著盒底我倆當年的大頭貼,眼淚奔流而下,給姜微發了最後一條短信:自別後,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

來源:http://bbs.hupu.com/7304780.html

那些年陪我走過南闖過北滾過床單親過嘴的女友嫁人了,再見初戀

今年9月,在離結婚還兩個月的時候,小杜發現自己懷孕,告訴男朋友後男朋友卻突然提出分手,之後更是莫名消失。小杜於是帶著身孕找到劉亮亮的老家禹城市小紙房村,結果卻發現劉亮亮的父母也離開了家裡,只剩下一個空房子。 小杜   孕婦小杜 小杜姑娘是安徽省亳州市市民,現在已懷孕三個月,兩年前與在安徽打...

小s說,康永哥你死后我燒什麼給你?康永說,燒一個紙扎的你吧。   『有一天,我在後台和徐熙娣說,如果我喜歡你,你會怎麼樣? 』 『然後徐熙娣就大罵三字經”。 』 ASOS就曾經問過康永,如果小S猛烈的追求康永,他會不會接受小S。當時他毫不猶豫的說可以。當ASOS表示詫異的時候,...

周杰倫把青澀給了蔡依林,成長給了侯佩岑,承諾給了昆凌。  只能說,兩個人能否走在一起,時機很重要。你出現在他想要安定的時候…那麼你就勝算很大。你出現在他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好奇的時候…那麼就算你多美多優秀都是徒勞無用。 愛得深,愛得早,都不如愛的時候剛剛好。 杰倫:...

A:她:「老公。我晚上不想刷牙了。」他:「隨便你,等你有了蟲牙可不要叫疼。」她靜靜的沒有說話,我有了蟲牙你不會心疼嗎? B:他們坐在一起看韓劇吃零食。她困了要睡覺。他說「剛吃了糖,刷牙再睡!」她:「我困,不想動,不刷了。」他起身,拿來擠好牙膏的牙刷,漱口水,還有可以盛水的空盆,端著盆哄著她把牙刷好...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