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還能說回憶是甜的嘛?錯身而過時,都踩到了彼此的痛處,而我們硬是把痛悶在心裏,什麼也不說。

我們的愛情是一場拔河比賽,看誰能把對方先拉到自己的線內,就能証明誰比較愛誰。把太多的力氣跟思緒都放在誰能讓誰先低頭,卻忽略了兩個人相處最重要的不是勝負。最後,成了兩敗俱傷的殘兵,撐著斷羽的武器,緩步朝著相反方向走遠。

什麼也沒留下,留在記憶裏的,只有風一吹就滅了的足跡。我留在你心裏的,會是些什麼畫?是笑著的我嘛?我們之間能保留下來的,會有什麼畫面?我怎麼也想不得,最初陷入戀愛的我們,到底是怎麼對待彼此的,怎麼腦裏記得的,都是最後的爭執、冷戰、哭泣…

曾經在電話的這頭,靜靜地流下眼淚,眼都哭腫了,你還不知道這邊的我,是為何而哭。在那陣子,我特別的軟弱,一點防備的能力也沒有,想依賴的時候,你拿著言語的刃刺傷我伸出的雙手,我流的淚你沒辦法理解,連最簡單的拭淚也做不到。

留在腦裏的,怎麼都是哭泣的畫面。你的手呢?曾經溫暖的懷抱呢?我們竟成了對方的慢性毒藥,一點、一點、一點地侵蝕我們之間最美的時光。連你怎麼打動我的心都給忘了,那個片段不知道是遺失了在那個路口,就這樣背對著背走開還以為身邊牽著的仍是那時候的你我,原來只是投射在對方身上的幻影。

我們不會再見面了,就連電話我也避而不接,讓聲音也斷的乾淨吧,不要再讓藕斷絲連的消息連繫著我們。

一位母親的兒子在戰場上死了,消息傳到母親那裡,她十分痛心,向主祈禱:“要是我能見到他,即使只見5分鐘,我也心滿意足了。” 這時天使出現了,對她說:“你可以見5分鐘。”母親高興得淚流滿面地說:“快點,快點讓我見到他。”天使又說:&...

愛得久了,女人虛榮的一面便悄悄顯露出來。她以為,商場裡,模特兒頸上的鑽石項鍊戴在自己脖子上會更具光彩;朋友身上那套香奈兒,穿在自己身上會更有品位……然而,那個和她在愛河裡徜徉了五年的男人,卻始終沒有讓她眼前一亮的底氣。漸漸地,她失去了容忍他的平庸的耐性。一場午夜派對,她邂...

小的時候總覺得自己很了不起,等到大了一點了才覺得以前的自己想法是那麼的傻,再過了一陣子覺得自己也就只能是一個平凡人而已,生活那麼近,夢想那麼遠,午餐都不知道是吃飯還是吃麵。總是把自己弄的很累,可是一到半夜就是睡不著,徹夜翻來覆去不睡,心裡卻沒有想著誰,上次的聚會千杯不醉的又是誰,你漸漸地發現自己找不...

從我住進病房的那一刻起,對面床上的那對夫妻便一直小聲地爭吵著,女人想走,男人要留。聽護士講,女人患的是膠質細胞瘤。腦瘤的一種,致癌率極高。從他們斷斷續續的爭吵中,一個農村家庭的影子漸漸在我面前清晰起來:女人46歲,有兩個孩子,女兒去年剛考上大學,兒子念高一;十二畝地、六頭豬、一頭牛,是他們全部的家當...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