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幾個人在岸邊垂釣,旁邊幾名遊客在欣賞海景。只見一名垂釣者竿子一揚,釣上了一條大魚,足有三尺長,落在岸上後,仍騰跳不止。

可是釣者卻用腳踩著大魚,解下魚嘴內的釣鉤,順手將魚丟進海裡。周圍圍觀的人響起一陣驚呼,這麼大的魚還不能令他滿意,可見垂釣者雄心之大。

就在眾人屏息以待之際,釣者魚竿又是一揚,這次釣上的是一條兩尺長的魚,釣者仍是不看一眼,順手扔進海裡。

第三次,釣者的釣竿再次揚起,只見釣線末端鉤著一條不到一尺長的小魚。圍觀眾人以為這條魚也肯定會被放回,不料釣者卻將魚解下,小心地放回自己的魚簍中。

遊客百思不得其解,就問釣者為何舍大而取小。想不到釣者的回答是:“喔,因為我家裡最大的盤子只不過有一尺長,太大的魚釣回去,盤子也裝不下。”



點評:人生的道路上,找到適合自己的目標非常重要。否則,將遠會掙扎於不滿意的情緒之中。


出處來源:http://www.puresky.org/

發現失火的時候,已經晚了。男人拉著女人沖向樓梯,卻被大火撲回。火勢迅速蔓延,整棟大樓像一塊瘋狂燃燒的炭,將每一寸空間烤成滾燙的烙鐵。儘管他們關緊房門,火舌和濃煙還是從門縫裡一絲一絲往裡擠。狹小的房間,逐漸變得熾熱難當。是午夜。某城的一個賓館。男人和女人站在窗口呼救,拼命揮動手臂。他們看見消防隊員架起...

康小喬在王明朗和吳寶南之間是猶豫的。王明朗是大學的戀人,在火車上偶遇。因為太擠,兩個人擠在通道上站了一夜,最後,康小喬倒在王明朗的懷裡睡了,實在是太困了。那是她第一次與男子有肌膚之親,但卻和愛情無關。是放寒假回家,十多個小時,一直站著。如果沒有王明朗,康小喬不知如何過這一夜,其實她對王明朗沒有一見鍾...

認識木子是因為那把該死的傘。陰雨天氣已經持續了半個多月,莫非出門總是帶著那把舊舊的粉紅色的油紙傘,雖然陰雨天氣帶這種傘有些不合時宜她依然堅持帶上它。她說,這是外婆留給她的。暖洋洋的午後。天氣放晴,暖暖的風充斥著雨後的空氣,不動聲色的侵略著,乾淨的空氣讓人提神,莫菲隔著透明的大玻璃在咖啡吧里深深的吸了...

他和她,不過是小城裡兩個平凡的上班族,共同經營著一份平常的感情。他已經忘了最初是怎麼相識的,也忘了最初是怎麼走到一起並相愛的。說到“相愛”,他覺得用這兩個字來形容他們之間的關係,似乎不太妥當,至少有些奢侈的味道———“相愛&rd...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