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這是什麼樣的道理?結了婚的夫妻竟要分開睡... 只因婆婆訂下了這荒謬的家規,只准我和老公周末同房...

我搬出去的想法讓婆婆知道了,這一次她像是感到了危機,婆婆去求兒子鍾甯,說妳是不是要和娜娜一起搬出去?那麽媽媽還有誰呀?鍾甯給我說這些的時候,他竟然說著說著就哭了,我說不出的難受,我知道他是爲了婆婆而流的淚。我感到很絕望……

婆婆當我是“敵人”



我是在一次聚會上認識鍾甯的,他給我的印象是個很快樂的人。但是當他談到他母親的時候,就變得傷感起來,原來他父親早逝,是母親含辛茹苦把他和姐姐拉扯大,姐姐嫁到外地去後,一直就是母子兩人相依爲命。說這些的時候,鍾甯的眼睛裡閃著淚花,我有種說不出的感動。於是我們便來往了。

後來我去鍾甯家,第一次見到婆婆,婆婆是那種幹淨利索的老太太,很和善的樣子,只是言語不多。也許因爲知道了他們的故事,所以對婆婆我有一種說不清的感情,總之很想靠近她,希望她快樂。於是每次去我便幫婆婆幹很多家務。

鍾甯見我們這樣,也非常高興。那時鍾甯都快30歲了,我年齡也不小了,所以結婚的事很快就提到日程上來。婆婆也忙裡忙外的,很欣慰的樣子。我覺得好幸福。結婚的時候,鍾甯忽然告訴我,說他以前其實還處過幾個女朋友,但都因婆婆不同意而告吹。我說爲什麽不同意呢,鍾甯也解釋不出。那爲什麽同意我呢,鍾甯說可能是緣分吧。

婚後,我和鍾甯依然住在婆婆這裡,雖然鍾甯單位上分了房子,但鍾甯說不能讓媽一個人住在這裡,他不忍心。對此我也沒什麽意見。

當我們真正生活在一個屋檐下以後,我明顯感覺到婆婆對兒子實在太上心了,早晨就會熬鍾甯愛喝的小米粥,出門前會問鍾甯這個帶了沒有那個帶了沒有,真是千叮咛萬囑咐。有天下雨,我去找雨傘時,發現婆婆早把雨傘放到鍾甯車裡了。

婆婆還千方百計做鍾甯愛吃的菜,飯桌上,婆婆更是不斷地給鍾甯夾菜,好像鍾甯是需要人照顧的小孩子u 樣。我覺得好笑。還有,鍾甯換下來的衣服,婆婆會搶著去洗,我說媽讓我洗吧,婆婆竟然說我洗得不乾淨,她不放心,他一直都是穿我洗的衣服。這讓我哭笑不得。

我對鍾甯說起這些事,鍾甯就笑,說一直以來媽媽就是這樣照顧我的,她習慣了,不讓她照顧她會感到閒得慌。如果說事情僅僅如此,我倒也可以接受。但後來我發現婆婆對我慢慢冷了下來,有時候竟拿我當外人。

有一天我參加一個朋友聚會,回來時已是晚上了,一進家門就聽見婆婆和鍾甯在說話。可是聽見我進門,婆婆的聲音卻明顯小了,還將門輕輕地關了一下。我徑直去了自己的房間,那一刻我懊惱極了,心裡也很亂,覺得這個家好陌生,就連鍾甯也陌生了。

我忽然想起了鍾甯前幾個女朋友的事,都是婆婆不同意,難道她是擔心兒子有了媳婦忘了娘?如果不是,那又該作何解釋呢?也許是我的到來打破了他們平靜的生活?更甚者,也許在某種感情上婆婆已當我成了“敵人”?

但是,我又覺得其實婆婆也希望我和鍾甯好的,只是當看到我們很相愛,她好像又很失落,我想她也許覺得這樣會失去兒子吧。有一次我和鍾甯手拉手回家,在院子裡正巧碰到婆婆,她看都沒看我們就轉身回家了。等我們一回去,她就對鍾甯說,這麽大人了還手拉手,叫別人看成了什麽樣子。鍾甯就笑著嗯了一聲,我則滿肚子火,心想管得也太寬了吧。有一次出門時我故意去牽鍾甯的手,鍾甯卻不動聲色地甩開了。

我的位置在哪裡?

因爲這些事,我對婆婆漸漸有些看法,甚至有了反感。鍾甯也感覺到了什麽,面對這一切,鍾甯的態度是,妳不要和我媽計較,她那麽大歲數的人了,就算有錯,也不好改了,妳去適應她不好嗎?

那年春天,鍾甯出差回來的時候,在高速公路上出了車禍,婆婆一聽就哭了,說要是兒子有個三長兩短,那麽她也不活了。後來才知是小腿斷了,需要做手術,打鋼釘,還要住院3個月。

做手術的時候,婆婆不住地哭,我就勸她不要哭,因爲哭是沒用的。婆婆很生氣,說因爲那不是妳兒子!我一聽很生氣,多少天來的委屈一下子湧上心頭,我忍不住要和婆婆理論。那時鍾甯剛剛做完手術,他看到我們這個架式,就說求求妳們,不要再鬧了。我和婆婆只好閉嘴。

那時,本來鍾甯的單位派了人來護理他,但是婆婆卻硬讓人家走了,她說只有她親自照顧兒子才放心。我說還是我來吧,我照顧鍾甯也方便些。婆婆一聽就急了,說我是他媽,有什麽不方便的?我站在婆婆的身後,那壹刻,我問自己,這是不是一個畸形的家庭?在這個家庭裡,我到底是什麽位置?鍾甯是我老公嗎?也許他是婆婆的私有財産吧。

後來鍾甯出院,他勸我千萬不要和婆婆正面衝突,否則他會很傷心的。我只好暫且忍下。

但最讓我無法忍受的是,那年冬天的一天,我想起來去衛生間時,忽然發現婆婆披著睡衣站在我們臥室門口,見我出來她也嚇了一跳,她說擔心兒子睡覺不老實蹬了被子,所以來看看。

天哪,難道以前婆婆也來過,只是我們沒有發現嗎?我想這真是太可怕了。也許婆婆感覺到不對,趕緊去她屋了。但是我卻已經忍無可忍,這不是侵犯別人的隱私嗎?我叫醒鍾甯,問他知不知道這件事,妳媽這樣實在太過分了,妳得和妳媽好好談談,得讓她明白我們的臥室對她來說是禁地。

開始時鍾甯也有些吃驚,但見我的臉氣得都紅了,鍾甯覺得未免有點小題大做,他說小時候我跟著媽媽睡,大了雖然自己一個屋了,但是媽媽還是半夜來給我蓋被子。我說此一時彼一時,現在不同了,現在妳都是別人的老公了。鍾甯最後就說好吧,我會找個合適的機會婉轉地和媽談談。

3天後我問他談了沒有,他說談了。後來雖然我沒發現婆婆再來,但是從那以後我就關門睡覺了。鍾甯覺得我有些過分,他說請妳站在我媽的角度上想想,她一直拿我爲生活的重心。其實我也理解,但是我真的無法接受。


更過火的舉動在後面!

我以爲這只是極限,我想不會再有更過火的舉動了吧?我萬萬沒想到,更壞的還在後面。

有一天吃晚飯時,婆婆對鍾甯說,你是家裡的頂梁柱,也是媽的命根子,媽不能沒有你,媽不能讓你有個三長兩短,否則媽去指望誰呀?你們年輕人血氣方剛的,常在一起對身體不好,不如你周一到周五就在南邊那間房裡子睡吧,周末你們可以同房。

我一聽,臉嘩地一下就紅了,我突然想起某個小說裡,竟然和婆婆如出一轍。當時以爲還是戲,沒想到這種事居然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其實婆婆這些話誰聽不明白呢?後來婆婆又說了些什麽我沒有聽見,草草地扒了幾口飯離開了飯桌,鍾甯在後面叫我的名字,說娜娜,就吃這麽點?我沒理他,徑直去了自己的臥室。

我一躺到床上,淚水就下來了。那天晚上鍾甯吃完了飯又去洗碗,後來又陪婆婆看了一會兒電視才過來。見我的眼紅紅的,他就坐下來,笑著說怎麽了?媽也是爲咱們好,順水推舟算了,今天是星期二,我去那邊住了。

說著鍾甯就要卷鋪蓋走人。我一看火冒三丈,我站起來鐵青著臉指著門說,鍾甯,你今天要是走出這個門,我們明天就離婚!我想婆婆既然如此欺人太甚,也不要怪我不客氣了。婆婆聽見了,叫鍾甯去她那屋,一會兒鍾甯回來了,歡天喜地的,媽說讓從下個星期開始。

那天晚上的事算是結束了。

後來鍾甯果然聽了婆婆的話,周一到周五去南邊那間臥室睡。我暗地裡和他講理,但鍾甯只是一笑而過,他也覺得婆婆的做法有些可笑,但是他說媽老了,老小孩老小孩嘛,有些做法就和小孩一樣,妳就寬容些好嗎,娜娜?我這才知道,對鍾甯來說,婆婆對也是對,錯也是對。

我覺得自己都快崩潰了,每天下班我都有種如臨大敵的感覺,是的,我不願進那個家門,我甚至害怕進那個小區。

我想也許到了分手的時候了。但是鍾甯依然故我。他也知道我不高興,但他只是假裝不知道。有一天我病了,半夜發起高燒。鍾甯發現後,不顧一切地把我抱到車上送到醫院。我很感動,在醫院我拉著他的手說,我求你一件事,我們搬出去住吧。

鍾甯無奈地看著我,他說妳知道這根本不可能,現在母親只有我了,我不能捨她而去......



身為女人的妳們會如何解決呢?



圖片來源:TadsonBussey 那一年我經歷了難得的空窗期,沒有男友長達兩個月。說也奇怪的,卻認識了不少同性戀朋友,當然他們不是自己跑來說: 嗨我是同性戀,而是認識了其中一個出櫃的以後,偶爾就會認識他的其他朋友。   人說男女之間沒有真正的友情,這話用在GAY朋友身上更是恰當。有人以...

圖片來源: Yu's Story 大爺算是我的GAY朋友中,有陣子頗有來往的。我們會認識是因為我曾跟一個GAY交往過,當時我是被蒙騙的,難怪都交往了三個月進展只有牽手....難怪他的媽媽和姊姊對我好到過份....原來我是他有史以來第二個女友,十年前他交第一個女友時並不知道自己是GAY。  ...

  午夜時想到你,控制不了犯罪一般的心情。  我也有回到過去的衝動:重來,一切重來!哪怕是重新再錯。  但只能把眼淚藏深一點,唯恐流出來,舊傷又要劃開。睡不著,那麼想想別的,最後還是想到了你。  知道做不了正牌女友,到最後還是得離開,邊逃邊懊悔,這麼倉促,兩膝...

當一個男人開始搞外遇的時候,就是這個男人運要往下低落的時候! (文:Antonia Wang 引用請註明作者與出處)有很多人去算命的時候,出來的時候除了討論這個算命師準不準之外,還會討論,這個算命師一個月可以賺多少錢,有的人看一次陽宅要兩萬八千元,有的要十幾萬,卜卦雖然有的只收三百元,但是...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