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心中沒有秘密的女人,不會太幸福;一個心中有太多秘密的女人,一定有痛苦。女人通常是,男人愛她一分,她就會愛男人七分。男人卻偏偏不懂女人這點小心思,而女人多是為了自己的男人不懂得她的心事而煩惱。女人的單相思是一種哀愁,你是這樣的女人嗎?你真正看清自己了嗎?

這就是女人!每一句都講到心坎裡了!

  1、女人喜歡的是讓她笑的男人,而真正愛的卻是讓她哭的男人。 

  2. 對再心儀的男人,女人最好是愛七分,保留三分。即便是以後不愛了,女人也還有退路。

  3. 對女人而言,在物質時代,如果沒有一個男人給你足夠的信心去相信愛情,期待未來,最好的辦法就是選擇物質和金錢。 

  4. 女人最大的安全感不是擁有物質和金錢,而是擁有一個有責任感的男人。 

  5.女人大多痴情,男人大多濫情。痴情總會為情所傷,而濫情只會為情所累,男人再累也比不上女人為情所傷帶來的痛苦。

 

  6.女人如種子,如果撒到肥沃的土地,就會開花結果,幸福無比。但如果撒到貧瘠的土地,就會凋零如泥,一生暗淡淒涼。

  7.女人用一輩子下賭一個男人,講的是智慧,但最後還得靠運氣。

  8. 聰明的女人,一旦遭遇薄情郎,無需苦苦哀求,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保持最後的尊嚴,給薄情郎一個某天后悔的背影。

  9. 女人應該明白,男人心目中最好的女人,永遠都是未知的下一位。千萬別誤認為敢於為你離婚的男人,就是值得託付終生的男人。 

  10. 在婚姻的十字路口,女人最重要的不是選擇一條合適的路,而是選擇一條沒有傷害,或者傷害最小的路。

 

  11. 女人一生最大的不幸,不是生逢亂世,而是遭遇薄情寡義的男人。

  12.對於女人來說,所有的傷痛都莫過於感情上的被騙、被欺。 

  13.女人或許會忘記生命中曾經愛過自己的男人,但沒有一個女人可以忘記曾經傷害過自己的男人。男人傷一時,女人痛一生。

  14.女人要為自己活著,不管人生精彩與否,都不要在愛情中迷失自己,丟失自己。 

  15. 在愛情的博弈中,懂愛的女人通常輸得很慘。愛情本來就是殘忍的,敗者出局。

 

  16. 放棄一段既成的婚姻,哪怕是一段錯誤的婚姻,對女人而言,確實是巨大的考驗。考驗的不僅僅是女人的智慧,還有女人必須面對現實的勇氣。 

  17. 女人憑直覺就可以讀懂一個男人,用一夜就可以徹底瞭解一個男人。 

  18. 女人寧願在最美的季節與人分享,也不要在落寞時節獨自欣賞。 

  19.許多難嫁的女人,並不是真的難嫁,而是無法跨過自己給自己設置的一道門檻。

  20. 現實終究是這般的殘酷,女人可以與命運抗爭,卻無法與時間較勁。

 

  21.如白酒的女人,是天上的太陽,光芒最熱,永遠照耀在你的上空。如啤酒的女人,是天上的月亮,冷冷的光,只在夜晚才出來,天亮就消失。如紅酒的女人,是天上的星星,光芒微弱,離你最遠,卻永遠閃耀在你燦爛的心空。

  22. 一個女人一切心傷的過往,都是與愛情有關。

  23. 女人要麼是天使,要麼是魔鬼。天使般的女人是一所學校,讓壞男人寧靜志遠,一心向上。魔鬼般的女人是一杯誘惑的毒酒,讓好男人迷醉,萬劫不復。 

  24.女人賭愛情,賭婚姻,其實就是在下賭一個男人,輸贏成敗,靠智慧,也靠運氣。

  25.凡是遭過難的女人,她的心等於一塊極需要愛情的海綿,只需一滴感情,立即膨脹。

 

  只有完全成熟的女人,才有真正的秘密,不太成熟的女人,只有暫時的秘密,不成熟的女人,則根本沒有秘密。失戀的女子,往往感情由此變的深沉,氣質也由此變的成熟。 其實,表面越冷的女人,其心裡往往越熾熱,問男人的問題越愚蠢,就表示她越喜歡他。女人,這是你嗎?承認嗎?

文章來源

剛搬進這個房子的那天,她整理完全部的東西,最後拿出一個非常精緻的玻璃瓶,對他說道:“親愛的,3個月內,你讓我每哭一次,我就往裡面加一滴水,代表我的眼淚。要是它滿了,我就收拾我的東西離開這房子。”男人不以為然,有點納悶:“你們女人也太神經質了吧!就這麼不信任我麼,那...

他跟她在一起3年,她精心呵護著他的一切,甚至每天他的牙膏都是她為他擠好,皮鞋必定是她晚上幫他擦好。只有一點,她幾乎從不下廚,即便是下廚也是從超市買速凍食品,吃起來索然無味。於是,漸漸地他練就了一手好的廚藝,因為他看到她吃自己做的菜,一副享受的表情,他就覺得很幸福。 後來為了有更好的發展,他開始拼命...

結婚多年她才發現,當初的山盟海誓已經被冗長的婚姻折磨殆盡。 最近,他更是讓她難以忍受,辭職之後開了一家五金店,本來想著做點小買賣不需要過多繁瑣,卻不料,錢沒賺著多少,他的應酬卻與日俱增,連續三五天不回家吃飯倒成了家常飯。別說孩子,就連老人生病都是她一個人在醫院照顧,本來也是有工作的,卻因為照料家裡...

傍晚,我坐在車裡看著外面的車水馬龍,立交橋下面一個急匆匆行走的身影讓我心中一動。他很像我失去聯繫很久的一個朋友,於是我花了幾分鐘時間回想了與那個朋友有關的一些事。很奇怪,我看到的全是自己,我看到我自己十八歲的樣子:永遠背著雙肩背包,低著頭快步行走,永遠不肯穿面料柔軟、色彩鮮豔的衣裳,不愛笑,也不喜歡...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