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這一手的纏綿~

so sweet~

我中專畢業後開了個攝像工作室,沒想到開張第一天,就迎來了一個特殊的顧客。 這顧客是個小男孩兒,八九歲的樣子,穿得土里土氣的,他低著頭進來,搓了搓手,輕輕地問:“叔叔,你是管錄像的嗎?”我點了點頭:“是呀!你想給誰錄?” 男孩兒沒回答,紅著臉接著問:&l...

這天晚上,貝克醫生正在醫院值夜班,突然一個大約十五六歲的男孩被母親送進急診室,男孩一直在對母親咆哮。原來,他在剛剛舉辦的畢業晚會上,把眼睛弄傷了。起因是母親給他買了一雙新鞋,新鞋的防滑效果不好,男孩在表演的過程中,不慎從台上重重地摔下,眼眶恰巧碰到了桌角上。 此時,男孩的母親像一個無助的孩子,一言...

汶川的早晨,依然清涼,她和他,如往常一樣,都努力地忙著自己的工作。他倆是一對新婚數月的小夫妻,恩愛非常。他比她大八歲,從三年前認識起便對她如珠似寶地寵愛著。由於兩人不在一個城市,幾經努力仍無法調動到一個城市。直到半年前,他才辭去了工作,隻身到她所在的城市。地震來之前,她正在大樓一層的辦公室裡加班,吃...

劉強和王雪的“七年之癢”,是從有了兒子的第七年開始的。俗話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也不知他們之間,誰是愛情的掘墓人,反正從前有說有笑的兩個人,變得行同陌路,一天到晚,冷眼冷臉冷屁股,即使他們在外面帶著八、九十度的高溫,一踏進這個家,立馬降到零下幾度。沒有了愛情的王雪,把滿滿一腔...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