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海可枯,石可爛,天可崩,地可裂,我愛你,生與死。有的時候我們都會想像著拋去一所謂的因果因素跟自己相愛的人談一次戀愛,但是除了電視和小說當中美好愛情,好像在現實當中都都未成履行過這浪漫誓言。當我們真正經歷過愛情,擁有過愛情之後才知道,什麼才是才是真正的愛情……

  記得小時候看到瓊瑤劇《還珠格格》中那一段段驚世駭俗的愛情時,自己也情不自禁的想像著自己未來的愛情。能和我談一次戀愛的人是怎麼樣的人呢?能和我策馬揚鞭瀟瀟灑灑到天涯的人在哪裡呢?小小的年紀卻不想敲開了內心的情竇。

  隨著自己的成長,對於男女之情也不斷的有了新的看法,什麼是愛情?愛情又是什麼滋味呢?懵懂的我在無數次的自問中開始研究愛情的命題。看看隔壁班級的帥哥好像略有點動心,難道這就是愛情嗎?我又一次問了問自己,但愛情未作答!

  記得上初一的時候,一個男孩在一天放學的路上突然塞到我口袋一份信,之後他什麼也沒說就撒腿就跑了。當我打開後我才發現,他句句寫著對我的愛慕之情,這是第一次我感覺到有人在喜歡我,難道這就是愛情嗎?自己又畫了一個大大的問號,之後這個男生每次看到我的身影就會撒腿就跑,搞的我也是很莫名其妙。為什麼他喜歡我會跑呢?難道他看到我會害怕?難道所說的愛情就這麼可怕嗎?為什麼我看到很多的男男女女會那麼幸福呢?我真的不懂,之後這個男生漸漸的在我視線中消失了,自己還是搞不懂……。

  上了高中對愛情的概念也越來越深了,當我第一次觸及愛情的時候感覺是如此的美好。第一次的感覺就像是瓊瑤劇中描述的一樣,只要兩個人在一起什麼也就無所謂了,管它什麼條條規矩,管它什麼學習與未來,在我們的愛情面前一切成的成為了浮雲。但這擁有的愛情卻好景不長,愛的透徹,痛的也徹底,那個時候才方知愛情是帶刺的玫瑰,看似美麗但是也會傷人的,原來這就是人們所謂的愛情,它也是傷人的工具。

  到了大學在不經心中又一個身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我曾刻意的逃避過,但就是逃避不了我對他的動心,最後在他持久的堅持下我又一次跟愛情握了回手。在四年的生活中是他陪伴在了我的左右,他關心著我的生活,關心著我的學習,關心著我的一切,四年的時光就像是一段奇幻旅程,曾因失約對他的痛心,也有他給我點點的驚喜,一路走來才發現,我出現的地方就有他的身影。

  “你是風兒我是沙,不管是刮在哪裡我們都在一起。”這是你跟我經常說的一句話,也是我感覺最懂我的一句話。當時的甜言蜜語我只是視為一種美好,卻不想這句誓言居然成真了。從大學到現在六年多了,在這六年中我們太熟悉彼此的味道了,太熟悉彼此的習性了,太熟悉彼此的弱點了。這六年對於別人來說很長,但是對我們來說好像很短,彷彿就像在昨天開始一樣。最重要的是我們六年的相守讓我懂得了什麼才是愛情?

  記得今年我生日那天你拿著定制的樂維斯鑽戒,當著我的面跟我說:”親愛的可否跟我談一次樂維斯式愛情?”

  我問“什麼是樂維斯愛情啊?”

  “一生一世不離不棄的浪漫愛情”他回答,

  “好吧!介與你的表現這個機會你還是有的”我說

  “答應了就不要反悔了啊!戴上這枚樂維斯鑽戒,作為我們今日的誓言吧!”。在驚詫間我發現我走進了他的圈套,在我遲疑的時候他說:“親愛的!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們相愛已經六年零四個月了,我無法想像沒有你的生活。把你的幸福交給我,我也把我的幸福交給你,答應我的求婚讓我們談這一生一世不離不棄的樂維斯式愛情吧!”

  在那一刻我才發現愛情的正真的定義是來自永恆的一生一世不離不棄!與你愛的人共度此生才是我今生找尋的真愛情!

  那一天我戴上了那枚樂維斯實名戒指,不論黑天與白天,不管陰天與晴天,戴上它就像擁有他給予我的幸福一樣甜蜜

  無數次試問過什麼才是愛情?我現在終於明白了,樂維斯式愛情才是真愛情!

 

走過青春方知樂維斯式愛情才是真愛情

親愛的,你會記得我多久?記住我的什麼?或者該說,怎樣的事物,會讓你馬上想起我?是聲音,容貌,氣味,微笑的表情,或是我的喜好?我並不是你,更無法猜測你的內心世界,但,卻早在心中,已滿滿的記住你。寒冷的清晨一推開落地窗,風馬上就灌進了外套裡,好冷,她心中猶豫著真不想出門。但無論如何,她是非得離開被窩的,...

「你好!」我抬頭一看,是一個戴著眼鏡,綁著馬尾的女孩子在跟我打招呼。她發現我正以疑惑的眼神看著她時,緊張的說...「那個...那個...能不能擔誤你一些時間...幫我作個問卷?我放下手邊的工作,站起身,接過她遞來的問卷和筆。我一邊作問卷,一邊問她:「妳...是第一次做這種問卷調查嗎?」問完後,我偷瞄...

我故意現場套上那條鍊子,追問著眾人:「這是誰送的啊?我好喜歡喔,這是什麼石頭呢?」一個長的不錯的男孩子站了出來,大方承認是他送的。這人我有印象,我剛到慶祝的會場,他就先獻上一束我最愛的海芋。平日他也常三不五時送上些小東西討我歡心。「這叫青金,就是指藍色的黃金。這個雖然不是水晶,但我想妳已經有很多水晶...

和他交往五年,每年的生日禮物總得我『明示』、『暗示』個好幾次後,才會姍姍來遲。身為男性,就應該知道該在『女性三大節日』裡,適時地獻上殷勤,滿足女人小小的虛榮心。其實我的要求也不高,我不希罕過『三大節日』。唯一的請求,只希望他能記住我的生日,給我一個意外的驚喜。於是,每年的生日,就在他的遺忘中渡過。好...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