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註:本文為以前年度文章。

祁六新是國軍松山醫院的義工、邱光明是牧師、任將達是水晶唱片負責人、劉俠是知名作家,他們在受傷、負債、生病的絕望關頭,都想自殺或曾自殺,然而他們都站出來說,只要活著就有希望,一定有好事情發生。

祁六新在十八年前擔任陸軍中校時,一次部隊演習意外造成第三、四、五頸椎受傷而癱瘓,連手都不能動,他曾咬舌自盡,舌頭沒斷卻斷了假牙,他說,整整有七年的時間他自怨自艾,折磨最親近的家人,他求遍名醫密醫神醫,居然有醫師教他太太去賣淫以維持家計。

現在的祁六新卻帶著笑容,招牌動作是標準的舉手軍禮,他說,太太守活寡都活得下去,兒女也沒有拋棄他,他為何不能活下去,他行舉手禮是向人致意道謝,也是在做肌力訓練。

重生的祁六新不僅得到陸軍總部頒發的忠勤勳章,還擔任松山醫院的心理輔導義工,平日演講勵志,他自我陶侃是「廢物利用」,如果有什麼心願,那就是大三通─神經通、血管通、大小便通。

邱光明是牧師,當然知道上帝不願意祂的子民去自殺,然而邱光明本來只是小兒麻痺,還可以柱著枴杖走動,兩年前一場車禍奪去雙腿,無法離開輪椅,他萬念俱灰,一心想死。

幸好,邱光明向周聯華牧師求助,擺脫了尋死念頭,目前在伊甸基金會雙福發展處擔任總幹事,幫助更多殘障朋友改善生活。

任將達則被劉俠稱為「最命苦的人」,為了堅持非主流音樂理念,水晶唱片負債三千萬元,被告上法院之際,他的小女兒罹患神經母細胞瘤,當時他帶著女兒赴美就醫,一心只想救回女兒,因為無法負擔龐大的醫療費用,被趕出旅館,流落異鄉街頭,家庭變故加上事業失利,他覺得生命已沒有陽光。

然而朋友和上帝並沒有放棄任將達,如今任將達走出生命低潮,女兒的死仍是他生命中的最痛,他最大遺憾是在絕望時候為何不鼓起勇氣尋求救援,現在他仍不時告訴自己「只要我還活著,一定會有好的事發生」。

這些年來,劉俠一直在幫助祁六新、邱光明、任將達等絕望的人,今年五十九歲劉俠有四十七年的時間飽受類風濕性關節炎之苦,大家覺得她樂觀進取,她自己卻承認,她曾經想去死,只是不忍心父母親白髮送黑髮人而沒有行動。

劉俠和三毛很熟,當三毛自殺時,她很生氣,認為三毛是不良示範,她自殺是成全了愛情,卻傷害了親情,死後留下罹患糖尿病的父親和癌症的母親痛苦不已,偏偏媒體將三毛之死賦與浪漫印像,扭曲了價值觀。

現在的劉俠因為骨頭及結締組織變形,肺部有病變,手指腳趾變形不能張開,下頜退縮壓迫到氣管,整天都活在上氣不接下氣中,她說:「他們都比我有更多活下去的理由」。

最近頻傳家長攜子自殺、或是恐懼兵役、賭債、倒會而自殺事件,劉俠指責這些人不負責任,他們能有勇氣尋死,何不鼓氣勇氣來求援,週邊的朋友也應伸出援手,一起向自殺說「不」。

上班族跳開職場憂鬱地雷!

現代人的生活步調快,得失之間也變得鮮明無比,情緒的震盪常讓一些上班族們晃得七昏八素,加上人際間競爭的複雜化,若稍有心理調適不當或外在支持無法配合,極易落入情緒憂鬱的惡性循環中。



3萬元年薪的女人,回家需要洗衣服,做飯, 伺候老公哄孩子,看婆婆和老公的臉色。 5萬元年薪的女人,回家家務變少了,不挨罵了。 7萬元年薪的女人,回家不用接送小孩上學了。 10-12萬元年薪的女人,回家不用做家務,有人帶孩子,婆婆不敢動她了。 超過20萬元年薪的女人,老公會接送上下班! 總結: 靠父母...

這一年,我懂得了日久不一定生情,但一定能夠見人心。 這一年,我懂得了原來討厭的可以依舊討厭,喜歡的卻有很多可以不再喜歡。 這一年,我懂得沒有誰會像父母一樣一直包容並原諒你。 這一年,我懂得了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 這一年,我懂得了好多人不喜歡你,卻還會對你笑。 這一年,我懂得了好多時候兩個人走...

文章結婚的時候說了一句“我這輩子最驕傲的事情是我的媳婦叫馬伊琍”感動了無數渴望美好愛情的孩子們。 孫紅雷結婚了又說了一句“無論她有多少錯在在她流淚的那一刻就是我錯了”再次被渴望美好愛情的孩子們感動了。她們說的都沒有錯,只是他們愛的都是眼前這個有魅力的...

每一個結婚的女人,都會遇到婆媳問題。作為婆婆和媳婦的兩個女人,在前幾十年是毫無關係的,只因為她們共同愛著一個男人而成為一家人,所以婆媳關係並不是婆婆和媳婦兩個人的關係,而是比三角戀更複雜的三角關係。 不想受夾板氣的老公們,想要同時擁有母親大海般深厚的愛和妻子火一般熱烈的愛,需要好好看看這篇十二戒!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