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區的門口有一排小商店,大多數商店都選擇以雜貨為主要經營品種,因此購買力相對就比較小,有些商家另闢蹊徑在不大的商店內空出一塊地方來開設麻將換換館,一張自動麻將桌,凡是自摳的玩家主動交出五元錢給商家,一天下來,小商店的老闆能有上百元的進項,可謂收入頗豐,因此做不做生意都在其次了,有時候參賭者不夠數,一桌麻將通常需要四個人,如果三差一老闆自己也赤膊上陣。

      一日,單位一個同事不幸去世了,需要購買一些鐵絲攏住花圈,我就上小區門口的商店去購買,誰知那天參賭人數不夠,老闆自己也參賭了,一邊忙著打麻將一邊應付我問:“你要買什麼東西?”

      我說:“買一些鐵絲,去攏花圈用的。”

      老闆說:“哎呀!你上別的商店購買吧,連本帶利一起都只有十來塊錢,我自摳一把就是二十幾塊錢。”那就是明顯告訴我生意不做了,我只好再去找下一家,連續走了好幾家小商店情況都類似。這不禁使我想起了以前生意人,他們是那樣兢兢業業對待自己所從事的職業,熱情接待每一位顧客,童叟無欺,過年過節還給那些長期光顧的顧客送禮,以感謝顧客,這才是正常的生意之道。可是,如今這些好的商業傳統都丟掉了,眼裡只有錢,當然這很符合貓論,但未必是長遠之道。據我所知,美國國家法律規定賭博只能在國家設置的專門機構內進行,比如費城,如果我們國家有一天也採用美國的法律,這樣商家就屬於違法經營。如果按照中國現行法律,聚眾賭博屬於違法犯罪行為給予取締,並且罰款,商家如果再想經商已經找不到從前正常經商的感覺了,也把顧客都趕跑了,再如何從事經營呢?

    無論何種社會,生存固然是重要的,但是不能為了生存就不顧及社會關係和人文精神,不然就與鱷魚沒什麼區別了,鱷魚扼守住一個水域,無論過往何種生物咬住吞嚥下去。但是我們人類是經歷了千百萬年文明進程的,因為生存就退回到爬行動物時代實在是有悖常理。

 

真正的好男人未必是細心的....這些在日常生活上常常都會遇到的....男與女原本就大大的不同,怎麼說呢?女人老是叨叨不絕地唸著生日、紀念日或是情人節等等,也許來自祖母們熟記初一、十五要吃素,以及哪位祖先冥誕還是祭日的遺傳,男人則往往記不住,能記住的又是甜言蜜語的情人,但遇到重要的事總不見人影。女人...

突然接到通知,需要再加兩個小時的班。女人給男人打電話,告訴他可能得晚一點兒回家。男人說,嗯,我也剛下班,在路上,你大約什麼時間回來?女人剛想告訴他還得兩個小時,手機就沒電了。女人想找個公用電話,再想想還是算了。老夫老妻了,兒子都讀了中學,還用如此浪漫? 終於下了班,女人匆匆往家趕。已經很晚了,她想...

05年的冬天,如果我再找不到工作,灰溜溜地回國幾乎成是唯一的選擇。可我再一次被拒絕了。想起那個面試官的表情,我非常想抓狂。她竟然說我的形象和我的簡歷不相符而拒絕繼續向我提問。我低頭看自己的打扮,很明顯,因為穿著問題,我被她鄙視了。我發誓我可以用我的能力讓她收回她對我的鄙視。但我沒有得到表現我的能力的...

她永遠是那個可憐的孩子,她是口吃,她不願說話,她懼怕被嘲笑。她的母親難產死掉了,唯獨剩下一個孤單的她。父親自從他母親死後,成天喝酒。她要承擔起這個家,每次只有對星星許願,不知不覺眼淚就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每天抱著母親的照片成了她最好的安慰。鄰居的男孩子總是會嘲笑她。她無助的在馬路邊哭,而男孩子卻在笑...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