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那一夜暗地淒涼,打破了我的想象.. 



最近越來越喜歡那種頹廢的感覺, 



有種說不出來的味道,呼吸花火. 



有點迷亂,有點猖狂,有點神傷.. 



 




黑夜總是那麼長,幽怨而又無奈, 



我討厭黑夜,一個人蜷曲在角落裏. 



有時候,想哭,好想哭,卻欲哭無淚, 



有時候,想笑,可笑自己的狂想,卻苦笑無聲. 



 




我知道,我只是世界中平凡的一個人. 



其實,沒有人會在乎誰一生.也沒有人在乎我.. 



所以,更多的時候是一個人靜靜的沉思, 



沉思在自己的世界裏,沉迷於孤獨頹廢之中.. 



如果閉上眼睛可以忘掉一切,我想我願意徹底放棄世界的美麗.. 



 




如果忘掉一切可以重新開始. 



我會無情的狠狠的蘗磐掉記憶 



我多麼期望,可以永遠擁有純淨的思想. 



可是我知道,不能,憂鬱鎖住了快樂的門. 



只能繼續,繼續呼吸麻木的空氣,直到窒息..... 



 




這個花花綠綠的世界, 



每一天都在不停的變來變去.. 



有時候,真的感覺好累,好累.. 



人生的路,要不停的走,跟著時代的腳步. 



喧喧嚷嚷的城市街頭永遠是每個人陌生的面具. 



究竟,有多少人是真正快樂的,我不知道,我想只有自己知道.. 



 




我知道,我不快樂,不知道爲什麼? 



更多的時候是一個人,躲在屬於自己的空間. 



就那樣一直安靜的,安靜的坐著,什麼也不想想.. 



這樣的生活是不是很枯燥乏味,但是我不害怕孤單,已經習慣了.. 



 




習慣了一個人獨來獨往,獨自歌唱, 



習慣了,人生的遊戲中,只是自己跟自己的對白. 



沒有愛的冷酷地獄,所以我要好好的好好的更愛自己. 



 




我呼吸,呼吸,呼吸著空氣中的氧氣 



讓生命能夠再繼續,繼續.無論未來怎樣? 



我呼吸,呼吸,呼吸著空氣中的氧氣 



讓繼續能夠再持續,持續,無論快樂悲傷? 

劉強和王雪的“七年之癢”,是從有了兒子的第七年開始的。俗話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也不知他們之間,誰是愛情的掘墓人,反正從前有說有笑的兩個人,變得行同陌路,一天到晚,冷眼冷臉冷屁股,即使他們在外面帶著八、九十度的高溫,一踏進這個家,立馬降到零下幾度。沒有了愛情的王雪,把滿滿一腔...

都說老人像小孩,這話一點都不假,養老院的老人們就是一群活脫脫的老小孩。養老院每日都是熱熱鬧鬧的。老人們經常在玩一些小遊戲,諸如踢毽子、捉迷藏、轉呼啦圈、跳繩等等,所玩的和小朋友也差不了多少。就拿跳繩來說吧,人老腿先老,老人的動作不再敏捷,花樣也比小孩少,但一板一眼卻跳得比小孩認真,實在玩不動了就在旁...

他接了她的電話,她和他攤牌,她說她受夠。他使​​出了渾身解數,她才勉強答應和他見最後一次面。他想了好久,​​臨出門前擺弄了一會兒手機。他早早來到河濱路上,她卻姍姍來遲,高跟鞋一下一下地扣在青石板上,很好聽。兩人沿著堤岸默默地走著,誰也沒有開口。“這些年,一個人,風也過,雨也過&helli...

“我是你的親生母親。”信是這樣開頭的。這是一個已經年久泛黃的老式信封,信上沒貼郵票……而且……太反常了!羅莎琳德定睛一看,那不是自己的名字嗎——羅莎琳德·費爾菲爾德—&m...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