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昨天參加了一個關係特別好的女孩兒的婚禮,一直到今天心裡都有一種怪怪的感覺。昨天當她和新郎彼此交換戒指深情相擁並發誓愛對方一生一世的時候,我的眼淚差點掉了下來,同樣我也看到賤賤的眼圈也有些微微發紅。那一刻我們的心情都特別的複雜。開心,喜悅,遺憾,傷感,但更多的是祝福,那一刻真的是百感交集。

請深愛陪在你身邊的人,忘記你最愛的人...

因為這個女孩是我一個10多年鐵哥們兒的初戀女友。在她婚禮的前一天我和他見了面。我問他明天去不去參加婚禮,他很從容的和我開著玩笑,滿臉都是不屑的表情,可就在幾天前當我告訴他這個女孩即將結婚的消息時,我陪他在馬路邊坐了整整一個下午,雖然他們已經分開3年了,可是當他提起那些往事的時候仍然會淚流滿面。儘管他的身邊已經有的別的女孩,儘管他們也已經訂婚,可是我知道這份感情是他一輩子都放不下的。

 

曾經的他們是我們這幫朋友的活寶,曾經的他們深深相愛走過了5年,曾經的他們把彼此的星座紋在了自己的身上,曾經的他們告訴我要當他們婚禮的主持人,曾經的他們可以為了彼此的一個想念從一個城市趕到另外一個城市。可如今我只能祝福她和安慰他。當我昨天在婚禮現場時,當我代表朋友講話時,當我擁抱新郎時,我多麼希望站在我面前的是他而不是「他」。

我可以在他們的婚禮上為所欲為,我甚至可以在他們敬酒的時候狠狠的抱著新娘告訴他不把酒喝完我就不松手,可是這一切都只成了幻想。昨天帶著相機去,原本想多記錄一些幸福美好的畫面,可是當我回到家的時候我發現我的相機裡只有4張照片,而且都是他們的背影。不是沒有心情,而是我答應哥們兒多照些照片給他看,可是我知道如果他真的看到那些瞬間的時候一定會傷心,我真的不忍把那些畫面留在相機裡。

 

晚上回家的路上,車裡一直放著這首hero,我拿起手機給他發了一條短信「睡覺吧,做個好夢。」過了很久,他回給了我「我怕我夢到的都是她。」回到家,我想起幾年前,我在上海的姐姐和我在她家聊天時和我說的那些話。姐姐說她曾經和一個男孩彼此深愛7年,可是最後他們分開了,沒過多久姐姐就和我現在的姐夫戀愛半年便選擇了結婚。姐姐說人這一輩子會遇到很多你愛的和愛你的人,可是真正彼此深愛的只有那一個,可是恰恰就是這兩個人往往沒辦法走到最後。因為彼此太熟悉,熟悉到對方可能就是另外一個自己。當他們在一起時的那種感覺是任何人都給不了的。

 

當時我還不明白為什麼這樣的兩個人不會走到最後,可是現在,也許我懂了。這樣的感情是最純的,沒有任何的物質及社會性。可是慢慢的我們都在被世俗侵襲著,都在面對各式各樣的誘惑。當身邊的這個人熟悉到已經沒有新鮮感覺的時候,這份感情會變得如此的脆弱。感情敗給了時間,我們敗給了現實。曾經的相濡以沫,曾經的海誓山盟一時間竟也變的陌生而遙不可及。

曾經的自己有一個想法,一生只談一次戀愛,因為我覺得一個人喜歡的女孩都是一種類型。為什麼不把自己全部的愛都給她呢,愛情雖然美好,可是同樣會很辛苦。我們不如用心去經營一份唯一的愛情,最後把它變為親情。可是這樣唯美的事情又有多少人可以擁有呢。曾經自己不知道如何面對一個最熟悉的人突然間從你的生活中消失,不知道怎樣去戒掉那些兩個人為愛一起養成的習慣,不知道是否在失去一個人之後還可以勇敢的面對一個人的生活。

如今當我的電話簿中沒有了她,當我把電腦裡所有的照片全部刪掉,當我把那些回憶的線索整理了整整一個箱子放到我再也看不到的地方,當我不在因為想念而徹夜不眠,當我一個人走過兩個人曾經走過的地方,當我不再幻想我們還能走到一起的時候。我忽然明白原來這也叫愛情,原來愛情的結果有兩種。

 

「一生要走很多地方,一生只愛你一人」不過是自己的期許罷了。我承認當我昨天看到一對新人在婚禮上幸福的場面時想到了她,想到了我曾經告訴她我們的婚禮一定會與眾不同,想到了她和我說要我親自開著婚車去接她,想到了我答應她把我們的房子設計得像愛琴海一樣浪漫,想到她對我說會在婚禮上給我一個深深的吻。

 

可是當我想到這些時她在想什麼我卻想不到。時間終究會帶走一切,最後的最後,當我們都找到了自己的歸屬,那個人只能是我們記憶中那個模糊得支離破碎的剪影。曾經的美好,如今的陌生,未來的淡然。也許這就是我們留給那個自己生命中最深愛的人的全部。那些海誓山盟的永遠也許就是沒有相交沒有終點。

請深愛你身邊的人,請忘記你最愛的人。

「這一生,妳可能會遇到許多喜歡妳的人;但是,妳可能永遠都遇不到一個,妳真正愛的人,所以,一旦遇到了,一定要好好的把握…」認識你,是在國一的新生訓練,那時,你總是跑上跑下的,像個過動兒一樣;對我來說,你就好像是我的另一個弟弟; 雖然,照顧我的往往都是你記得有一次,我被高中部的男生給罵哭了...

有一個小男孩因為車禍失去了雙腿,巨大的災難壓在了他身上,他覺得世界一片黑暗,從此,他意志消沉,常常隔著玻璃窗看見別的孩子在跑來跑去,而他只能痛苦地坐在裡面。他有一個當教師的姐姐,用許多話語勸導他,安慰他,可對他一點用處也沒有,拿來許多的書讓他看,讓他學習,想讓他能從學習中忘掉痛苦,可對他也毫無用處,...

『失火了!失火了!快逃啊!』他從夢中霍地坐起,驚慌四顧,雙手蒙著眼睛,讓熱淚與冷汗從手臂上滑下。他的手指緊緊扣住眼睛四周,好像十根鐵條,深深地嵌進去。從鐵條之間,他看到一片熊熊的火燄,還有那個倒下去的她。七年了!他總夢到這一幕,夢見她對他尖叫著『失火了!失火了!快逃啊!』然後驚醒、然後痛哭。七年前的...

他是個愛家的男人,他縱容她婚後仍保有著一份自己喜愛的工作,他縱容她週末約同事回家打通宵的麻將他始終都扮演著一個好男人的典範,好得讓她這個做妻子的自形慚愧。她第一次懷疑他,是從一把鑰匙開始。雖然她不是個一百分的好老婆,但總能從他的一舉一動了解他的情緒,從一個眼神了解他的心境。他原有四把鑰匙,樓下大門、...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