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請善待那些和妳上過床的男人

剛失戀的小麥帶著嘲諷的神態對閨密們說:“男人年紀大了就是有心無力,Z每次的'戰鬥'都不超過20分鐘,幸虧我走得早,讓那個小妖精等著守活寡去吧。”在愛情裡被打敗的女人,總是企圖在分手後挽回顏面,假裝自己不稀罕對方。

但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小麥的嘲弄還是傳到Z的耳朵裡。久未聯絡的Z主動找上小麥,在電話中痛心疾首地責問:“你真是傻,我們上過床就是最親密的人,你把我形容得那麼不堪,對你有什麼好處?君子分手無惡言,最後奉勸你一句吧:善待和你上過床的男人。”小麥頓時無地自容。

他們曾是最親密的人,只有他看過她屁股“左半球”在童年落下的犬牙印,也只有他知道她痔瘡發作時會因摩擦而難以行走。他掌握她的絕對隱私,卻從不拿她作談資笑柄,無論Z此前犯過什麼錯,在為人處事上,他的確比小麥寬厚得多。

事實上,男人對戀情的善後處理總是聰明得多。談起與有過肌膚之親的女人,男人永遠帶著一副詭異的微笑說:“她讓我欲仙欲死,棒極了。”男人清楚地知道,與自己有染的女人的質素決定了他的素質,眼光,能力與體力。征服平庸的“豬扒”並不是件榮耀的事,而征服一個性感尤物則需要非同小可的運氣與道行。 

所以,即便對手是恐龍事後他也會將她形容成仙女,即使女友的床上功夫乏善可陳,他也會對外宣稱她如何厲害了得。對於與自己有過魚水之歡的女人,即便沒有了愛,男人心中仍存一絲溫存。

蓬皮杜夫人自7145年成為路易十五的情人後,這段關係持續了19年直到她去世,期間他有過無數新歡,對她的愛戀早已瓜分給那些年輕漂亮的情人。當蓬皮杜夫人抱怨路易十五的風流時,宮女安慰她說:“無論國王多麼喜歡新鮮的女人,但他已經習慣了你這裡的樓梯,他喜歡在你這裡上上下下。”

身為一國之君,他的后宮佳麗不計其數,偶爾登門探望,不過是為了給年邁色衰的情人留分情面和安慰。在對待有過親密關係的愛侶上,男人往往更有情、善良得多。  

女人自認為忠於愛情,在床事問題上,卻比男人薄情負義得多。戀愛時她喜歡把身體當成籌碼,在床榻間勾引他挑逗他征服他;制氣時她喜歡把身體當成工具,禁止他的撫摸觸碰進入以示懲罰;分手後她喜歡把身體當成狀紙,喋喋不休地哭訴“我來月經時都滿足他,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他喜歡SM我都努力配合,他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如果不是他,我怎麼會患上宮頸炎,男人沒一個是好東西!” 

男人最不願外洩的閨房事,就在女人為博取同情的控訴中一覽無遺。原來女人不僅喜歡用性懲罰男人,還喜歡靠取笑性能力來報復男人,她不惜自毀形象、自揭隱私也要讓前男友一敗塗地。這就好比一個以性愛下注的賭徒,賭贏了趾高氣昂,賭輸了一拍兩散。天下再沒有比這更缺乏職業道德的賭徒了。 

美國電影中,陌生男女邂逅於酒吧,一夜情后,男人起床時發現女人已不見踪影。餐桌上只有一份熱氣騰騰的早餐,烤麵包下壓著的字條寫著“Have a nice day!”儘管他根本記不起她的容貌,也忘了酒醉迷離的性愛感覺,甚至在清醒的一霎曾為自己的衝動懊悔,這一切終因她的善待而煙消雲散,他甚至沾沾自喜地告訴好友:“嘿,昨晚我有個很棒的艷遇。” 

即便沒有愛作為大前提,在決定赤裸相對、水乳交融的那一秒,我們至少怦然心動過,無論一晚抑或10年,翻雲覆雨之際我們就構建了最不設防的親密關係,那又何必在下床之後全盤推翻、惡語相向?就像所有母親都認為曾駐紮在自己子宮裡的孩子是最好的一樣,進入過你身體的他,也因零距離的親密接觸而有別於外人,理應被珍視與保護。  

做愛之後,做不到高度讚揚、偶爾探望或微笑祝福,那麼至少守口如瓶,善待和你上過床的男人,才能說明你身心交付時的慎重。

其實任何一個女人,去做人家兒媳婦,男人都該對老婆好。因為一個女人,要去面對一家陌生的人,如果不是因為愛你,哪來那麼大的勇氣? 懷孕了,媽媽知道後問,預產期是什麼時候啊?答曰:七月份。媽媽說,怎麼選在這個時候,坐月子多熱啊,又不容易坐好,大熱天兒的,要能提前一個月就好了! 懷孕了,婆婆知道後問,預產期...

      梁詠琪嫁人了,她曾為鄭伊健通宵學玩電游,只是一個曾經而已;劉若英嫁人了,她等了陳國富21年,只是如今等不起而已;侯佩岑嫁人了,她是周杰倫唯一承認的戀情,只是愛得起卻給不了自由和安定而已;梁靜茹嫁人 了,她的婚禮上沒有瑪莎的影子,只是期望也終究會變成絕望而已;...

男孩和女孩從小就認識,男孩經常約女孩一起去村外的池塘邊捉小蝦,每次男孩總是滿載而歸,女孩卻是兩手空空,女孩總是失落的含著眼淚,獨自一個人回到家,然後悶悶不樂。晚飯前,男孩敲響女孩家的門,女孩一見是男孩,扭頭就走,男孩追上前,對女孩說:「對不起,我把你的蝦都捉走了,給,我把它們養在小魚缸裡,送給你。...

她叫琳達,出生就沒有雙臂,這是一種罕見的遺傳性疾病,影響骨骼的生長。琳達是一個堅強的女人,沒有雙臂並沒有讓她生活的不充實,儘管她可以使用假肢,但是她一直在適應使用雙腳來做一切事情。非常不幸,她九歲的兒子出生也沒有雙臂,和媽媽一樣,他也一直在用雙腳來做一切。 母子都患有心手綜合症,出生都沒有雙臂 這種...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