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請別脫我的褲子,我已經結婚了!

請別脫我褲子,我已經結婚了! !

一個男人,一個女人,一座房子,再生一個孩子,便組成了一個家。家是港灣,是牽掛。家,是夜深了,還始終有一盞燈在為你點亮。

他與她,從相識相戀到結婚,至今已近十年。十年,彈指一揮間,十年的時間,在整個人生里,顯得不長也不算短,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在他與她之間留下了很多的印記。淡了她的容顏,發福了他的身體。

他與她,從最初的一無所有,到現在出入有車住二百多平米的複式樓,一切看上去都很好,家,窗明幾淨;兒子,活潑聰明;事業,順風順水,還有什麼可抱憾的呢?

她,溫柔恬靜,算是出得廳堂進得廚房的好女人,原本她也有一份很好的工作,拿著還算不錯的薪水,為了他的事業,為了孩子,為了免去他的後顧之憂,她做了全職太太,精心的打理著自己的小家。女人,通常是富於犧牲精神的,這麼多年來,她已習慣了站在他的背後,跟著他的成功與否而歡與憂。

他,高大偉岸,算得上是風度翩翩的英俊男子。見到她的第一眼起,便決定非將她娶回家做自己的妻子不可。一切如願,她終做了他的妻,為他生了個兒子,後安安心心做了他的小女人。他為了給她和孩子更多的幸福,也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辭去了公職,有了自己的公司,做得風聲水起,他明白,這份成功,與她是息息相關的。

他知道自己欠她太多,自己在外面風風火火的忙忙碌碌,他整天陷身於那些酒會娛樂,事實上,他很厭煩那些,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他必須要安頓好了那些上帝,他的公司才會有贏利。

這麼多年來,孩子他不曾管過,妻子也很少顧及,只是一個人奔波在生意場上,他以為給了妻子和孩子多的特質,他們就會是幸福的。他甚至很少回家吃飯,以前,他是最愛吃她做的飯菜的。
很多的時候,他都是酒氣熏天回家,她獨自坐在黑暗裡等他,他知道,她是個極明理的女人,沒事從不打他的電話催他回家,她一向都是顧及他的面子的,他從心底里感激她。

隨著他越來越晚歸越來越醉酒,漸漸的他們之間有了爭吵。特別是他晚歸後在家裡吐得稀哩嘩啦時,她無論如何再也忍不住,所有的滿所有的冷落,都如同火山般爆發,不可收拾。

特別是最近,她有了種莫名的失落感,孩子大了每天早出晚歸漸漸的不再那麼依賴她。而他,每天忙忙碌碌,很多的時候,歸來時他都是醉意熏熏。

隨著他身邊朋友一個個的婚變一個個的鬧出花邊新聞,她有了種莫名的擔心: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他從一次又一次漸漸升級的爭吵中,感覺到了她的不滿。

早上臨出門前,他站在玄關處換鞋,喚她的名字,說是周末,晚上什麼應酬也不會答應,回來陪她和孩子吃飯,輕輕的擁抱了下她,看著她半嗔半怒的推開他,他知道,她心裡其實有朵花在開放。

目送他離去後她趕快的奔向菜市場,心中盤算著去飛買些他和孩子愛吃的菜,想著他今晚可以吃到她精心為他準備的晚餐,她不由得暗暗的笑了。


掐算著他回家的時間,她系上圍裙,把買回的鵪鶉放進了紫砂鍋中,想像著晚上他和孩子撕咬著這一群無知鳥兒們的歡欣。她哼著歌兒,將家裡樓上樓下的抹了一遍,她聽得見自己的歌聲以及棉布拖鞋輕巧地滑過地板細碎的“吱吱”聲。

他和孩子到家時,屋子裡瀰漫著撲鼻的鵪鶉香味。孩子雀躍著跳向餐桌邊的椅子上,她輕輕拍了拍他的手,提醒他洗手去。

雖然她不喜歡他喝酒,但還是給他倒了一杯紅酒,聽說紅酒是軟化血管的,以往看著他每每喝得暈暈乎乎的回家,她就忍不住的發火忍不住的跟他吵,對著他發火的同時,她心裡也有憐惜的。
她心滿意足的看著他和孩子吃著自己做的飯菜,這世上,還有什麼樣的幸福能比得過自己愛的家人,津津有味的吃著自己做的飯菜呢?

丁鈴鈴丁鈴鈴,他的手機鈴聲響起。他看看號碼,未接。那鈴聲不停息,似是不接絕不罷休。

他看看她,接聽。然後放下碗筷,說是有非常重要的事,他必須外出。

她送他出門,他從她眼裡看到了失落看到了哀怨,他再次擁擁她對她說:晚上別等我!面帶歉意的離去。

他開車向著酒店急駛而去,有一個重要的客戶臨時決定要和他談一個重要的項目。原本,他打算今晚好好陪陪妻兒,好好聊聊天的。


酒店裡,滿桌子的美味佳餚杯來盞去燈紅酒綠,他知道,今夜又會不醉不歸了。他只能豁出去。
早上睜開眼,他頭痛欲裂,他扭頭看看,自己是睡在自己家裡的床上的,四周出奇的安靜,她不知道去了哪裡,床頭櫃上有一紙條,是她留的:餐桌上有香蕉和VC片,醒後記得各吃六個。

恍惚中,感覺昨天自己杯來盞往中被灌了很多酒,最後自己是怎樣回的家都不知道。

尋去客廳,兒子正貓在沙發上看書,他問兒子昨夜發生了什麼事,他媽去了哪兒,他們有沒有吵架?

兒子告訴他,昨晚他被幾個人送回家,喝得誰都不認識了,吐得衣服上亂七八糟家裡滿地都是,媽媽煩的跟什麼似的,大聲的嘮叨個不停。

後來呢?他問。

後來,媽媽幫你換褲子,解你皮帶時,你狠狠的推了她一把,還說了句什麼,媽媽便再也沒有做聲了。

他心裡直發怵,拿不准昨晚說了她什麼,她是不是生氣了,離家出走了呢?

他焦急的問兒子:你媽上哪了?我昨晚推她時說了什麼你記得麼?

我媽解你皮帶時,你狠推了她一把說,滾開,別脫我褲子,我是結了婚的!我媽哭了一句話也沒說。她讓我幫你換下褲子,我們把你拖到床上去,她便趴在地上抹地。早上,她說她去超市,給我們做好吃的。

突然的,他眼睛有點酸澀,默默的走到餐桌邊吃起了她為他準備好的香蕉和VC,他決定,以後晚上盡量的呆在家裡,在家的時候關掉手機。

他突然間有了感悟:家,才是自己累了倦了的港灣,不能因了那些身外物,而忽略了對於我們來說最最重要的東西。他奔向門邊,對兒子說:走,我們接你媽去!

有一個國王,他曾經非常寵幸一位大臣,有一次,那位大臣的母親生了重病,情急之下,大臣便擅自乘著國王的馬車趕回鄉里,這在當時是很重的罪,但國王卻說:「他真是個孝心啊!竟甘冒犯大罪的風險去救母親,這樣的孝子必是賢臣。」又有一次,國王與那位大臣微服出巡,那位大臣在路邊摘了一個剛熟的桃子,一嚐之下,覺得太美味...

原來,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都在告訴自己:平安與順利並非理所當然,而平凡竟是那麼可貴! 所以,每天健康的上、下班、生活,每天平安的做些自己想做事,是很幸福的!一點點付出、多一份體貼, 可以美化許多的場景,不是嗎? 原本就覺得自己好幸福,想到自己可以偶爾跟大家分享美好的事物與感受,就更、更快樂了! 路過市場...

她是個壞女人,這幾乎是所有人都認同的事實。壞到什麼程度呢?她十六歲就早孕,然後被學校開除。因為有幾分姿色,她後來嫁給了一個司機。司機也老實,她便欺負他,後來她和別人私通。遇到他的時候,她已徐娘半老。不,這還不算完。她命硬,已經克死了兩任丈夫,並且都給他們戴過綠帽子。而他則是一個未婚男人,因為家庭窮苦...

兩個生命同時在窮苦小鎮的一條幽僻的胡同里降生了,一個男孩,一個女孩。或許是因為緣份,更或許是因為聽信了算命先生說要生下來就定親才能保住娃娃的命的話,兩家大人給定了娃娃親。 男孩媽媽指著女孩說:“以後她就是你媳婦了。”男孩咯咯的笑了,女孩卻哇哇的哭了,那年他們什麼都不懂。 在笑...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