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這是一個隨時都會發生在我們四周的小故事,

而這小故事也輕易就推翻了「外表不重要」的說法:

話說阿弘是某大學的二年級學生,他的頭髮短短的,前額長得有點高,

因而看起來有點禿;他的眉毛雖粗,卻是有些稀疏;他的眼睛小小的,

又是個單眼皮男生,還戴著眼鏡;他的鼻樑雖高,但鼻頭坑坑疤疤,滿是粉刺

鼻孔也不小,臉上還長滿了痣;他的嘴唇上薄下厚,牙齒也有點爆,

整個嘴巴就「微微」的凸了出來;他的耳朵,嗯,很普通;

他的身高、體重,嗯,也很普通。

他的外表為他贏得了一個綽號:「燈籠魚」,

相信大家都知道燈籠魚是怎麼樣的一種動物

能受得起這種綽號,阿弘也真是……夠醜了!

雖然他的外表是這麼的不堪,但大家可別小看他了,他的成績一向名列前茅,

體育方面也相當不錯,同學之間也沒因為他的外貌而排斥他,

相反的,他的人際關係毫無問題,所以他雖醜,至少他並不自卑。

一天,如往常般,他到網球場上體育課,課後,

許多同學留下來練習以準備期末的考試,

他也在圍牆邊做著擊球的練習,心中默念著:「一、二、三、四……」

努力的練著球以達成老師規定的數目。

由於昨天下雨的關係,地上積著數個小水窪,

不少人都因為把球打進水窪中而必須換顆球才能再打。

阿弘打著打著,卻聽到旁邊一個女孩「啊」的叫了一聲,

原來那女孩也把球打進了水窪,

不幸的是,那女孩就只有那唯一一顆球,

於是她只好不斷的用球拍來回往地下擊球,希望球能早點乾。

而其實阿弘暗戀那女孩很久了,他知道那女孩叫小芬,是別系出名的美女

他趕緊從背包中拿出備用的球,然後走到小芬面前。

「不介意的話,這球借妳用吧。」他緊張的說著,這是兩個人的第一次交談。

小芬微微露出厭惡的表情,「不用了,我已經要走了。」

仍是繼續拍打著溼球,也不再理會阿弘。

「哦。」阿弘回到原來的位置繼續練球,「因為她已經要走了嘛。」他心裡這麼想著。

他繼續專心練球,直到其他大部分的人都走了,太陽也西斜了,

自己也覺得很累了,才開始收拾著球具準備回宿舍。

沒想到一轉頭,小芬還在,她換到較寬廣沒有水窪的位置練球,

而她使用的球卻明顯不是她的,因為那顆溼球還放在一旁的地上……


這小故事相當的短,短到幾乎沒什麼意義,只是我聽過了卻會想,

要是阿弘很帥的話,小芬還會拒絕他的好意嗎?

我想不會的,就像男人從來不會拒絕美女的邀約一樣。

阿弘想藉著主動借球來示好,甚至能夠認識小芬,進而追求她,

但他終究是被斷然拒絕了,「他想開始一段戀情,戀情卻連開始也不給他」,

他的情況,也許不是所有外表不佳的人會遇到的,但卻是某些人真實的經歷。


人們常在不經意之間傷害了別人而不自覺吧。

我不是為天下的醜男醜女們打抱不平,我只是覺得,有時候外表還真是很重要。
(至少它給了你更多機會去開始一段戀情……) ........








↓..

外表真的不重要嗎?
或許吧!
但…
人還是感官視覺動物
能不對美的事物動心嗎?

(圖片翻攝自toutiao) 讓人心碎的永別,在下葬之前,阿卜杜拉‧庫爾迪看孩子最後一眼。 敘3歲男童偷渡伏屍海灘被傷心父親帶回祖國下葬 為躲避戰火,向著新生活逃亡,卻落入另一個噩夢——3歲敘利亞男童艾蘭(Aylan)在偷渡途中溺亡,伏屍土耳其海灘的照片震驚世界,而與他一同...

2008年初,天氣似乎變得比往年冬天都冷,一場小雪過後,我們生活的小城也強降雪連續不斷,寒冷直入骨髓,所幸的是我們剛搬了新家,裝了暖氣空調,不怕再像以前那樣在出租房裡忍受寒冬。 其實新家也不是新的,年前才貸款買的一套二手房,60平方米,還有點舊,一些家具都是舊房主留下來的,牆壁的顏色也有些發黃了,不...

1 2008年初,天氣似乎變得比往年冬天都冷,一場小雪過後,我們生活的小城也強降雪連續不斷,寒冷直入骨髓,所幸的是我們剛搬了新家,裝了暖氣空調,不怕再像以前那樣在出租房裡忍受寒冬。 其實新家也不是新的,年前才貸款買的一套二手房,60平方米,還有點舊,一些家具都是舊房主留下來的,牆壁的顏色也有些發黃...

僅為示意,圖文無關,來源 我前男友身高187cm,長得有些像《夏目友人帳》的男主角,溫柔氣質,美少年。 從小到大都是省市三好學生,大學被保送985、211本碩連讀醫。 父母警察,後離婚繼父挺有錢的。 我18歲的時候認識他,那時候他大一,我高三。 我23歲的時候跟他在一起,因為他對人特別溫柔,我也從...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