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這是一個隨時都會發生在我們四周的小故事,

而這小故事也輕易就推翻了「外表不重要」的說法:

話說阿弘是某大學的二年級學生,他的頭髮短短的,前額長得有點高,

因而看起來有點禿;他的眉毛雖粗,卻是有些稀疏;他的眼睛小小的,

又是個單眼皮男生,還戴著眼鏡;他的鼻樑雖高,但鼻頭坑坑疤疤,滿是粉刺

鼻孔也不小,臉上還長滿了痣;他的嘴唇上薄下厚,牙齒也有點爆,

整個嘴巴就「微微」的凸了出來;他的耳朵,嗯,很普通;

他的身高、體重,嗯,也很普通。

他的外表為他贏得了一個綽號:「燈籠魚」,

相信大家都知道燈籠魚是怎麼樣的一種動物

能受得起這種綽號,阿弘也真是……夠醜了!

雖然他的外表是這麼的不堪,但大家可別小看他了,他的成績一向名列前茅,

體育方面也相當不錯,同學之間也沒因為他的外貌而排斥他,

相反的,他的人際關係毫無問題,所以他雖醜,至少他並不自卑。

一天,如往常般,他到網球場上體育課,課後,

許多同學留下來練習以準備期末的考試,

他也在圍牆邊做著擊球的練習,心中默念著:「一、二、三、四……」

努力的練著球以達成老師規定的數目。

由於昨天下雨的關係,地上積著數個小水窪,

不少人都因為把球打進水窪中而必須換顆球才能再打。

阿弘打著打著,卻聽到旁邊一個女孩「啊」的叫了一聲,

原來那女孩也把球打進了水窪,

不幸的是,那女孩就只有那唯一一顆球,

於是她只好不斷的用球拍來回往地下擊球,希望球能早點乾。

而其實阿弘暗戀那女孩很久了,他知道那女孩叫小芬,是別系出名的美女

他趕緊從背包中拿出備用的球,然後走到小芬面前。

「不介意的話,這球借妳用吧。」他緊張的說著,這是兩個人的第一次交談。

小芬微微露出厭惡的表情,「不用了,我已經要走了。」

仍是繼續拍打著溼球,也不再理會阿弘。

「哦。」阿弘回到原來的位置繼續練球,「因為她已經要走了嘛。」他心裡這麼想著。

他繼續專心練球,直到其他大部分的人都走了,太陽也西斜了,

自己也覺得很累了,才開始收拾著球具準備回宿舍。

沒想到一轉頭,小芬還在,她換到較寬廣沒有水窪的位置練球,

而她使用的球卻明顯不是她的,因為那顆溼球還放在一旁的地上……


這小故事相當的短,短到幾乎沒什麼意義,只是我聽過了卻會想,

要是阿弘很帥的話,小芬還會拒絕他的好意嗎?

我想不會的,就像男人從來不會拒絕美女的邀約一樣。

阿弘想藉著主動借球來示好,甚至能夠認識小芬,進而追求她,

但他終究是被斷然拒絕了,「他想開始一段戀情,戀情卻連開始也不給他」,

他的情況,也許不是所有外表不佳的人會遇到的,但卻是某些人真實的經歷。


人們常在不經意之間傷害了別人而不自覺吧。

我不是為天下的醜男醜女們打抱不平,我只是覺得,有時候外表還真是很重要。
(至少它給了你更多機會去開始一段戀情……) ........








↓..

外表真的不重要嗎?
或許吧!
但…
人還是感官視覺動物
能不對美的事物動心嗎?

1:女人不需要太漂亮,領得出去領得回來就好!2:過去的事我不會問,但是遇到我,以後就好好的喜歡我就行了!3:願​​意上班就隨便找個工作,不願意上班就當個專職的賢妻良母,我敢娶你就有養活你的實力!4:我可能不會太有錢,但是別人能給你的我肯定也能給你。5:我可能不會天天陪在你身邊,我需要養活這個家,我需...

出租車司機朱師傅五點半交車,看看表已經五點一刻,便把「暫停載客」的牌子豎了起來。正是週末,四十中門口湧出大批的寄宿生。朱師傅忍不住習慣性地把車停了下來,盯著來來往往的學生。他們一律穿著樸素的校服,臉上的笑容格外燦爛。 (圖片僅為示意圖:來源網路) 「師傅,我,我想坐您的車。」一個跛足女孩背著書包走...

來聽全世界最成功的女士們講故事吧,真的很給力! 1. 珍妮佛勞倫斯 大表姐10 月首度回應艷照事件時說:這不是領土,是我的身體,應該由我自己做出選擇。 2. 蔡依林 她對自​​己新專輯《PLAY呸》的理解:人生就是一場戲,你的角色由你自己決定,你要活出自己。 3. JK 羅琳 她受邀在哈佛畢業典禮上...

奶奶說:挑女婿,一定要帶他回家打一次麻將。是什麼樣的男人從他怎麼打牌就看清了。 1 出牌很快,不假思索的男人——他性情耿直,喜歡直來直去,沒心機,以後不會和老婆耍心眼。 2 每出一張牌,猶豫不決的男人——這種男人不能信任,城府太深,肚子裡算盤打的太細了...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