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每一天,從日界線開始,從日界線結束。時間是圓,將我們一次次帶回原點。

2.絢爛的盛夏一點一滴在眼前鋪展。

誰的視線落定在誰身上,誰的淚泛在眼眶。

誰的目光失去焦點,誰的微笑和誰重疊。

誰看不見誰灼人的眼神,聽不見誰嬉笑的聲音,全心全意只在乎你。

3.以為只是與十三億分之一的人碰巧擦肩而過,轉身就會相忘於人海。卻沒想到日後的交集會像盛夏的爬山虎一般肆意蔓延開來,成為維繫,成為羈絆。

4.那些無法言喻的矛盾悲傷並不會隨著日界線的轉動消失無踪,甚至在身邊的一切都喪失了原先的屬性時,它們還在繼續異常鮮明地從心澗拔節生長出來,用尖利的倒刺刮破每一寸柔軟的心室壁。

5.我傾覆的世界我來負責擺正它,你閃開點就好。

6.你學會去給予而非索取,懂得分享與原諒,哪怕整個世界都傾覆,你也擁有了擺正它的力量。你見過童話般美好愛情的隕滅,也見過至純至善友情的決裂,甚至連你最信任的親人也曾讓你失望,你所有的信仰都坍弛過,你曾經自暴自棄。可後來,又重新開始珍惜那些微笑幸福,成為淡定大方的姑娘。信心和勇氣足夠支持你不再受任何人左右,選擇自己的路,哪怕你並不清楚前路通往何方。

7.

——像明明看見前面是沼澤,卻沒有別的路可走

——沒有選擇餘地,只能陷進去

8.

一個過失是不是用一個抱歉去彌補就足夠?

一次誤解是不是心懷內疚相逢一笑就能消除?

9.

我所看見的花卻逐漸全都凋謝了

我所唱過的歌卻逐漸全都淡忘了

我所聽過的故事逐漸全成了傳說

我所觸及的真實也逐漸全成了記憶

我和你重逢,卻再也無法證明它們的存在

甚至無法證明它們曾經存在過

告訴我怎樣才能笑得開懷

一對夫妻面對突如其來的經濟變化,那一年的冬天,他的事業幾乎一敗塗地。 他們不得不搬出豪華溫暖的公寓,在市郊另租了一間簡陋的房子.房內陰冷潮濕,一如他們當時的心情。他對她說「相信我,會好起來的!」她信。白天,他在外面疲於奔命,有時一整天也不打一個電話回來。她理解他,知道他在外面所做的一切都是...

一個個無情的誤解,紛亂了幸福的腳步。當命運的死結終於用代價打開,一切都為時已晚,接婆婆來家安度晚年,結果卻背離我們的初衷,結婚二年後,先生跟我商量把婆婆從鄉下接來安度晚年。   先生很小時父親就過世了,他是婆婆唯一的寄託,婆婆一個人扶養他長大,供他讀完大學。   "含辛茹苦"這四...

1993年10月的一個清晨, Linda看到四歲的女兒Catherine懷中放著九個月前去世的父親的照片。「爸爸,」她輕聲說道,「你為什麼還不來呀?」        丈夫Kent的去世已經讓她痛不欲生,但女兒的極度悲傷更是令她難以忍受,Linda想:...

好友的母親出門倒垃圾,一輛急駛摩托車猛然撞擊,就此倒地不起。這位伯母原本有心臟宿疾,家裡隨時準備著氧氣筒。然而萬萬沒有料到,她是用這種方式離開。   子女完全不能接受,哭著說:「媽媽一句交代都沒就走了!」他們以為,媽媽即使心臟病發作,也總還有時間跟他們說說話,交代幾句,怎麼可以一聲不響就走...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