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演講,曾遭到性別平等主義者的批判。

他們認為,每次我提到便當、料理,以及育兒等主題時,過於強調「母親」這個角色。

某天演講結束後,在提問的時間中,有位女性搶先舉起手來提問。

「我對佐藤老師有一些意見。你提到的故事確實很令人感動,但我總覺得你似乎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往母親身上。在現在這個社會,男性也應該負起家事和育兒的責任才對。像佐藤老師這麼有影響力的學者,發言必須更謹慎才是。」

誰應該要做便當?關於家事,應該出自於「自己真心想做」!│世茂出版

我如此地反問對方。

「既然妳認為男性也必須負擔家務,那麼請問妳,妳先生每天做早餐嗎?曾進過廚房做過菜嗎?」

答案是「沒有」。

「我的妻子是職業婦女,家裡的早餐都是我做的。我也經常做兩人份的便當。至於晚餐,如果我先回家也是由我來做。」

我非常贊成男女雙方都要負擔家務。我贊成女性投入職場,也贊成男性做家事。

想要支持我的妻子去做她想做的事,事實上我也如此做。

只不過,關於家務的問題,我認為還是以家人們能取得「折衷」、「協調」、「同意」為要。男性一天得做幾分鐘以上的家事才可以──這種事無法硬性規定。

因此,關於家事,並不是因為「不得不做所以才勉強去動手做」,也不是「家事一定要完全平均分配」才可以,更不是「所有家事都要夫妻雙方共同參與」,而是應該出自於「自己真心想做」。

畢竟這麼做是為了自己的人生。

只要坐在客廳,自動就會有人端茶、做出三餐,吃完飯後也會有人負責收拾善後、臥房會自動變得整齊乾淨,早上起床午餐的便當已經有人準備好了……。假使這種生活要一直持續到死去那天為止,我認為這樣一點都不幸福,反而比較像是被豢養的動物所過的生活。

可以嘗試做做看昨天還無法處理的家事。一個月以前覺得討厭、完全不想動手的工作,今天可能已經能輕鬆完成了。能感受到這樣成長的應該會過得比較快樂吧。

對我來說,做料理、親手做便當,都是能感受到自己確實有所成長的珍貴機會。

誰應該要做便當?關於家事,應該出自於「自己真心想做」!│世茂出版

本文摘自世茂出版《日日好食光》

 

【更多資訊請上《世茂看書網》;《世茂看書網》】

有一個年輕人到山上工作,每天到森林去砍材,非常努力的工作。別人休息的時後,他還是非常努力的砍材,非得到天黑絕不罷休。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夠成功,趁著年輕多拼一些,可是來了半個多月,他竟然沒有一次能夠贏過那些老前輩。明明他們都在休息,為什麼還會輸他們呢?年輕人百思不解,以為自己不夠努力,下定決心明天要更賣...

「妳,喜歡我嗎?」 女孩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笑著 一分鐘、一小時、一整天、一個禮拜… 對於男孩 女孩依舊笑容以待 女孩說:「我這麼做,只是不想傷害他,我…不喜歡他。」 女孩又說:「我想,他應該會明白,我的意思。...

有時說自己沒人愛,但卻有人表示好意有時想自己應該有人緣,但欣賞的人卻總擦身而過身旁的朋友,失戀了卻很快容易的找到新的伴而自己距離上一段情已很久了,卻還是遇不上愛情朋友不只一次勸我,有人喜歡你就接受啊別挑了沒魚蝦也好,有更好的再換但我總覺得不適合的,可以做朋友,但別做假情人這樣會讓愛你的人傷的更深有時...

有一個年青人有天晚上碰到一個天使, 這個天使告訴他說,有大事要發生在他身上了,他有機會得到很大的財富,在社會上獲得卓越的地位,並且娶到一個漂亮的妻子‧這個人終其一生都在等待這個奇蹟的承諾,可是甚麼事也沒發生‧這個人窮困地渡過了他的一生,最後孤獨的老死了‧當他上了天堂,他又看到了那個天使,他對天使說:...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