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演講,曾遭到性別平等主義者的批判。

他們認為,每次我提到便當、料理,以及育兒等主題時,過於強調「母親」這個角色。

某天演講結束後,在提問的時間中,有位女性搶先舉起手來提問。

「我對佐藤老師有一些意見。你提到的故事確實很令人感動,但我總覺得你似乎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往母親身上。在現在這個社會,男性也應該負起家事和育兒的責任才對。像佐藤老師這麼有影響力的學者,發言必須更謹慎才是。」

誰應該要做便當?關於家事,應該出自於「自己真心想做」!│世茂出版

我如此地反問對方。

「既然妳認為男性也必須負擔家務,那麼請問妳,妳先生每天做早餐嗎?曾進過廚房做過菜嗎?」

答案是「沒有」。

「我的妻子是職業婦女,家裡的早餐都是我做的。我也經常做兩人份的便當。至於晚餐,如果我先回家也是由我來做。」

我非常贊成男女雙方都要負擔家務。我贊成女性投入職場,也贊成男性做家事。

想要支持我的妻子去做她想做的事,事實上我也如此做。

只不過,關於家務的問題,我認為還是以家人們能取得「折衷」、「協調」、「同意」為要。男性一天得做幾分鐘以上的家事才可以──這種事無法硬性規定。

因此,關於家事,並不是因為「不得不做所以才勉強去動手做」,也不是「家事一定要完全平均分配」才可以,更不是「所有家事都要夫妻雙方共同參與」,而是應該出自於「自己真心想做」。

畢竟這麼做是為了自己的人生。

只要坐在客廳,自動就會有人端茶、做出三餐,吃完飯後也會有人負責收拾善後、臥房會自動變得整齊乾淨,早上起床午餐的便當已經有人準備好了……。假使這種生活要一直持續到死去那天為止,我認為這樣一點都不幸福,反而比較像是被豢養的動物所過的生活。

可以嘗試做做看昨天還無法處理的家事。一個月以前覺得討厭、完全不想動手的工作,今天可能已經能輕鬆完成了。能感受到這樣成長的應該會過得比較快樂吧。

對我來說,做料理、親手做便當,都是能感受到自己確實有所成長的珍貴機會。

誰應該要做便當?關於家事,應該出自於「自己真心想做」!│世茂出版

本文摘自世茂出版《日日好食光》

 

【更多資訊請上《世茂看書網》;《世茂看書網》】

請別脫我褲子,我已經結婚了! ! 一個男人,一個女人,一座房子,再生一個孩子,便組成了一個家。家是港灣,是牽掛。家,是夜深了,還始終有一盞燈在為你點亮。 他與她,從相識相戀到結婚,至今已近十年。十年,彈指一揮間,十年的時間,在整個人生里,顯得不長也不算短,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在他與她之間留下了很多的...

公司裡的一位男同事,人到中年了,很有幾分中年男人的特有的那種魅力。他的職位較高,公司配有專車,自然年薪也是不菲的。如所有故事一樣,這樣的男人,很受年輕女孩青睞,一來二去的,他就外遇了,女方是客戶公司的,很是年輕嫵媚。那一段時間,他很是春風得意,行事也不是很隱秘,估計並不擔心家中黃臉婆發現,或是就算被...

  這篇文章男人該好好看看,女人該轉給他好好看看1、如果妳的女人在妳面前哭了,無論什麽原因,請抱緊她,再反抗也要抱緊,趴在桌子上永遠沒有在妳懷裏安心;2、如果妳的女人指出了妳的不是,請不要總是嫌她嘮刀,若不是因為在乎她不會說妳;3、如果妳的女人和妳賭氣不理妳,不要也學她,這正是考驗妳們的...

(一)老婆一夜未睡。第二天來到一傢俬人偵探社,甩下2000元,委託私家偵探收集花心丈夫出軌的所有證據。過了一週,老公收到一張法院的傳票,老婆起訴要離婚。最後丈夫被判過錯方,房子、家產盡歸老婆。這是個北京老婆。(二)老婆一夜未睡。第二天,老婆上午到美發店做個離子燙,下午做了個面膜,順便到情趣商店買套性...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