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演講,曾遭到性別平等主義者的批判。

他們認為,每次我提到便當、料理,以及育兒等主題時,過於強調「母親」這個角色。

某天演講結束後,在提問的時間中,有位女性搶先舉起手來提問。

「我對佐藤老師有一些意見。你提到的故事確實很令人感動,但我總覺得你似乎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往母親身上。在現在這個社會,男性也應該負起家事和育兒的責任才對。像佐藤老師這麼有影響力的學者,發言必須更謹慎才是。」

誰應該要做便當?關於家事,應該出自於「自己真心想做」!│世茂出版

我如此地反問對方。

「既然妳認為男性也必須負擔家務,那麼請問妳,妳先生每天做早餐嗎?曾進過廚房做過菜嗎?」

答案是「沒有」。

「我的妻子是職業婦女,家裡的早餐都是我做的。我也經常做兩人份的便當。至於晚餐,如果我先回家也是由我來做。」

我非常贊成男女雙方都要負擔家務。我贊成女性投入職場,也贊成男性做家事。

想要支持我的妻子去做她想做的事,事實上我也如此做。

只不過,關於家務的問題,我認為還是以家人們能取得「折衷」、「協調」、「同意」為要。男性一天得做幾分鐘以上的家事才可以──這種事無法硬性規定。

因此,關於家事,並不是因為「不得不做所以才勉強去動手做」,也不是「家事一定要完全平均分配」才可以,更不是「所有家事都要夫妻雙方共同參與」,而是應該出自於「自己真心想做」。

畢竟這麼做是為了自己的人生。

只要坐在客廳,自動就會有人端茶、做出三餐,吃完飯後也會有人負責收拾善後、臥房會自動變得整齊乾淨,早上起床午餐的便當已經有人準備好了……。假使這種生活要一直持續到死去那天為止,我認為這樣一點都不幸福,反而比較像是被豢養的動物所過的生活。

可以嘗試做做看昨天還無法處理的家事。一個月以前覺得討厭、完全不想動手的工作,今天可能已經能輕鬆完成了。能感受到這樣成長的應該會過得比較快樂吧。

對我來說,做料理、親手做便當,都是能感受到自己確實有所成長的珍貴機會。

誰應該要做便當?關於家事,應該出自於「自己真心想做」!│世茂出版

本文摘自世茂出版《日日好食光》

 

【更多資訊請上《世茂看書網》;《世茂看書網》】

你喜歡的人不一定會留在你身邊,只有愛你的人才會一生一世陪伴你。沒有人是要故意變心的,一個人,當他愛你的時候,是真的愛你,可是當他不愛你的時候,也是真的不愛你了。他在愛你的時候,沒有辦法假裝不愛你;同樣的,當他不再愛你的時候,也真的沒有辦法再假裝愛你。 總以為我們很愛某個人,會一生一世愛下去,等下去。...

仰望天空,只想一路癲狂,一路微笑 -------題記 你以為那是海,可是那卻是天空;你以為那是樹,可是那卻是森林;當你以為曾經,它卻是現在。就像夢一般,我們的人生沒有奢望,只有期待;沒有以為,只有一定。未來的期待在遠方,就像升起的太陽,也許有一天你停駐了期待的腳步,去聆聽一時的花開,不是世界的繁華阻...

或許那些“曾經”就是生命裡不可忘卻的熾熱,它會在無窮無盡的時光中染紅記憶裡盛開的花朵。 雨後,涼風習習,絲絲細雨還殘留著點點滴滴,輕輕盪在碧波上,散開了圈圈漣漪。停坐在寂靜的夏夜裡,看著優柔的晚風抖落湖邊的樹葉,又聽到一曲久遠的歌。於是我便踏著時光的流痕,走進那段久遠的往事,...

愛,其實也許就是那麼簡單,一句話,一種感覺,一次表白,也許就成就了愛,也成就了一生的責任。有時候感覺就像發送歌曲分享,總是以為很複雜,總以為很難懂,總以為很深奧,不想去碰觸,不想去探究,不是不想,是缺乏動力吧,動力是一種緣份。 當有一天,你不小心點擊了一下,就是那麼一下,歌曲的分享就是愛的分享,就...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