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演講,曾遭到性別平等主義者的批判。

他們認為,每次我提到便當、料理,以及育兒等主題時,過於強調「母親」這個角色。

某天演講結束後,在提問的時間中,有位女性搶先舉起手來提問。

「我對佐藤老師有一些意見。你提到的故事確實很令人感動,但我總覺得你似乎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往母親身上。在現在這個社會,男性也應該負起家事和育兒的責任才對。像佐藤老師這麼有影響力的學者,發言必須更謹慎才是。」

誰應該要做便當?關於家事,應該出自於「自己真心想做」!│世茂出版

我如此地反問對方。

「既然妳認為男性也必須負擔家務,那麼請問妳,妳先生每天做早餐嗎?曾進過廚房做過菜嗎?」

答案是「沒有」。

「我的妻子是職業婦女,家裡的早餐都是我做的。我也經常做兩人份的便當。至於晚餐,如果我先回家也是由我來做。」

我非常贊成男女雙方都要負擔家務。我贊成女性投入職場,也贊成男性做家事。

想要支持我的妻子去做她想做的事,事實上我也如此做。

只不過,關於家務的問題,我認為還是以家人們能取得「折衷」、「協調」、「同意」為要。男性一天得做幾分鐘以上的家事才可以──這種事無法硬性規定。

因此,關於家事,並不是因為「不得不做所以才勉強去動手做」,也不是「家事一定要完全平均分配」才可以,更不是「所有家事都要夫妻雙方共同參與」,而是應該出自於「自己真心想做」。

畢竟這麼做是為了自己的人生。

只要坐在客廳,自動就會有人端茶、做出三餐,吃完飯後也會有人負責收拾善後、臥房會自動變得整齊乾淨,早上起床午餐的便當已經有人準備好了……。假使這種生活要一直持續到死去那天為止,我認為這樣一點都不幸福,反而比較像是被豢養的動物所過的生活。

可以嘗試做做看昨天還無法處理的家事。一個月以前覺得討厭、完全不想動手的工作,今天可能已經能輕鬆完成了。能感受到這樣成長的應該會過得比較快樂吧。

對我來說,做料理、親手做便當,都是能感受到自己確實有所成長的珍貴機會。

誰應該要做便當?關於家事,應該出自於「自己真心想做」!│世茂出版

本文摘自世茂出版《日日好食光》

 

【更多資訊請上《世茂看書網》;《世茂看書網》】

我常在睡夢中驚醒 醒來後 孤獨與害怕的感覺 總令我難以再入眠 當愛上一個人時 總能不顧一切 全心全意 愛的如此驚天動地 轟轟烈烈 可 上蒼卻總愛捉弄人 不管愛的再真 再深 終究逃避不了要再次孤獨 心碎 花樣年華...

有時候,你很想念一個人,但你不會打電話給他。打電話給他,不知道說甚麼好,還是不打比較好。   想念一個人,不一定要聽到他的聲音。聽到了他的聲音,也許就是另一回事。想像中的一切,往往比現實稍微美好一點。想念中的那個人,也比現實稍微溫暖一點。思念好像是很遙遠的一回事, 有時卻偏偏比現實親近一...

男人回味愛情 初相識:她真美,如同天使。 戀愛時: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姑娘,我一定要娶她! 結婚1年:我的老婆還不錯,稱得上是賢內助,只不過有些小毛病,偶爾也耍耍脾氣 結婚5年:她開始變得越來越俗不可耐,越來越蠻不講理。 結婚10年:她是世界上最醜最不近人情最不講道理的女人,當初我怎麼會娶她? 結婚2...

如果你喜歡上了一個無法永遠在一起的人,請珍惜每一次和他在一起的機會,每一次和他說話的機會,每一次對他微笑的機會,因為這可能成為你腦海中不多的記憶財富。    如果你喜歡上了一個無法永遠在一起的人,請保持快樂的心態,每一次見到他或者與他交談的時候都能讓他感受到你的快樂,因為看到心愛...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