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演講,曾遭到性別平等主義者的批判。

他們認為,每次我提到便當、料理,以及育兒等主題時,過於強調「母親」這個角色。

某天演講結束後,在提問的時間中,有位女性搶先舉起手來提問。

「我對佐藤老師有一些意見。你提到的故事確實很令人感動,但我總覺得你似乎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往母親身上。在現在這個社會,男性也應該負起家事和育兒的責任才對。像佐藤老師這麼有影響力的學者,發言必須更謹慎才是。」

誰應該要做便當?關於家事,應該出自於「自己真心想做」!│世茂出版

我如此地反問對方。

「既然妳認為男性也必須負擔家務,那麼請問妳,妳先生每天做早餐嗎?曾進過廚房做過菜嗎?」

答案是「沒有」。

「我的妻子是職業婦女,家裡的早餐都是我做的。我也經常做兩人份的便當。至於晚餐,如果我先回家也是由我來做。」

我非常贊成男女雙方都要負擔家務。我贊成女性投入職場,也贊成男性做家事。

想要支持我的妻子去做她想做的事,事實上我也如此做。

只不過,關於家務的問題,我認為還是以家人們能取得「折衷」、「協調」、「同意」為要。男性一天得做幾分鐘以上的家事才可以──這種事無法硬性規定。

因此,關於家事,並不是因為「不得不做所以才勉強去動手做」,也不是「家事一定要完全平均分配」才可以,更不是「所有家事都要夫妻雙方共同參與」,而是應該出自於「自己真心想做」。

畢竟這麼做是為了自己的人生。

只要坐在客廳,自動就會有人端茶、做出三餐,吃完飯後也會有人負責收拾善後、臥房會自動變得整齊乾淨,早上起床午餐的便當已經有人準備好了……。假使這種生活要一直持續到死去那天為止,我認為這樣一點都不幸福,反而比較像是被豢養的動物所過的生活。

可以嘗試做做看昨天還無法處理的家事。一個月以前覺得討厭、完全不想動手的工作,今天可能已經能輕鬆完成了。能感受到這樣成長的應該會過得比較快樂吧。

對我來說,做料理、親手做便當,都是能感受到自己確實有所成長的珍貴機會。

誰應該要做便當?關於家事,應該出自於「自己真心想做」!│世茂出版

本文摘自世茂出版《日日好食光》

 

【更多資訊請上《世茂看書網》;《世茂看書網》】

遇到你最愛的人,然後體會到愛的感覺;因為了解被愛的感覺,所以才能發現最愛你的人; 當你經歷過愛人與被愛,學會了愛,才會知道什麼是你需要的,也才會找到最適合你,能夠相處一輩子的人。 你最愛的,往往沒有選擇你; 最愛你的,往往不是你最愛的; 而最長久的,偏偏不是你最愛也不是最愛你的,只是在最適合的時間...

做人一定要經得起謊言,受得起敷衍,忍得住欺騙,忘得了諾言,放得下一切,最後用笑來偽裝掉下的眼淚,要記住越是忍住淚水,越會變成幸福的良藥。 年少的無知,年少的輕狂,年少的衝動,年少的傷痛。 這一切經歷過後,我懂得了很多,我開始成長了。 人要學會感恩,感謝傷過我、愛過我以及我愛過的人。 人要學會諒解,諒...

女孩喜歡上了男人,對他很好,是很好的那種。她給他洗衣服,收拾房間,早晨買早點給他,小鳥依人的靠在男人身邊。男人覺得有人這樣無微不至的照顧是件很愜意的事情,於是他們順理成章地在一起。男人習慣有女孩在身邊的日子,可後來,女孩就離開了,是當男人在睡夢中的時候。男人講完之後一臉茫然的問我:“你說...

有一些人,老是在抱怨對方怎樣不好;還有一些人,總是在心裡感受到對方好的地方。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背後的意義是什麼呢? 總是在抱怨對方不好的人,愛的是自己內心的一幅照片,而不是眼前的那個真實的人。我們在成長的過程中,總會聽到很多“理想對象應該是怎樣”的概念,這包括外貌、語言、...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