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不在乎人們怎麼看我,或喜不喜歡我寫的東西」Suzy Menkes蘇西曼奇斯說。她在康泰納仕出版集團的新職位,並沒有限制她的文字領域,反而更能即時傳遞發人省思的思維或是相片。這位近半個世紀以來最有影響力的時尚評論家,正式加入《VOGUE》國際團隊,在VOGUE網站上發表文章。

認識Suzy Menkes--Vogue國際編輯

根據蘇西曼奇斯的護照,她1943年出生,70歲。但她的臉上偶爾流露出小女孩頑皮的眼神,可以感受其持之以恆的好奇心及用之不竭的熱情活力。蘇西頂著招牌高捲瀏海,溫柔卻犀利地談論現今時尚。她的文章精闢分析時尚部落客文化、設計師承受的快速時尚壓力以及殘酷的網路批判。她真實且有主張的文字,一針見血道出現今的社會文化及如何對抗網路酸民。

「我是屬於喜歡改變的人,我認為改變是件好事,」蘇西說,「雖然我在同一個地方工作25年,但我覺得隨時都有機會挑戰新的事物。現在是數位時代,順應時代潮流,網路是一個全新的機會去接觸讀者。其實對文字工作者來說,我的職業就是與文字共處,無論是用書寫、打字機甚至現在最新型的電腦,都是一樣的,因為重點在於文章內容,本質沒有太大改變。加入團隊,我對於未來有更多期待,最棒的是有更多人可以看到。」

無庸置疑地,蘇西曼奇斯可謂是時尚評論界的皇后。蘇西說:「我覺得最大的改變在於,過去寫作新聞的方式絕不會提及『我認為…』或是『我喜歡…』,而現在在Instagram和部落格上,我卻很享受分享個人的想法。」

認識Suzy Menkes--Vogue國際編輯

蘇西坐在時裝秀第一排,見證從高級時裝到成衣的轉變。「真正有創造力的設計師是讓人驚艷的,讓人無法置信靈感從哪裡而來。即使我試著理解,還是不得其門而入。這才是創造力! 當Hedi Silmane說,他這一季的靈感是來自於L.A.的搖滾樂團,這才是真正的原創。但是,現今企業大量生產成衣,速度之快就像要終結設計師一般,我認為,這真是夠了!」

2015春夏時裝秀後,她即時傳遞秀場報導。精采秀評,字字珠璣。

「女性設計師,從Céline的Phoebe Philo到Chloé的Clare Waight Keller,對於適合的穿著都已建立新的態度。要大步走進男士的世界並不需要穿的像男生。而且連鞋子都是可以穿著走路的!」

「雖然McCartney對時尚的觀感是以個人的理念為基礎,身為設計師的她,有了很大的發展,所設計的服飾,從針織品到丹寧,都很有時尚感。服裝挖空的設計在此也特別低調,可能只有個性鮮明的女設計師,才能運用身體的裸露來表達自由,而不是性感的表達。」

「 我敢用一款水鑽牛仔腰帶打賭,這些款式將會很快銷售一空,我也在此宣布,Hedi Slimane就是重新發明 Saint Laurent品牌的天才。」

認識Suzy Menkes--Vogue國際編輯

「Tom Ford的名字近乎等於『量身訂製』,作為一位神秘的國際設計師,他展現他可以同時駕馭性感和簡約的功力,並維持質感高檔、作工精細的品質,散發出訂製的時裝性感。」

蘇西五歲時就決定走記者的道路。「我很專注在每件事情上。我母親現在都還保留著我五歲時寫的小報導,我很清楚我想要表達的是甚麼。」當我們請蘇西給這個世代的年輕人一點建議時,她僅說:「我能夠給的建議是,不要被世界牽著走,不要盲目追求流行,要找到自己適合的風格。但這並不意味著,你必須侷限於一個框框裡。有時候我會看到45歲女人的穿著像25歲。那我就會思考,她們年少時穿的是甚麼呢?不過,一路走來,這沒有什麼好擔心的,我們都是做過蠢事長大的,也曾試著將自己裝扮超齡。」蘇西笑著說。

延伸閱讀
♥ Suzy Menkes蘇西曼奇斯專欄文章全集
♥ 旅居英國台灣設計師黃薇Jamie Wei Huang真心話專訪
♥ 牛爾定義奢華的價值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VOGUE網站》。
※本文由VOGUE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熱戀、磨合、冷靜、穩定,就像是談戀愛必經的階段,有人到了磨合期就決心與那個「露出本性」的情人說再見,有人到了冷靜期後發現其實彼此根本不適合,於是揮揮衣袖又有點悵然的離去,好不容易一路過關斬將到了穩定期,發現熱情好像消退了,自己一個人的時間似乎比較快樂,朋友的邀約永遠都比較有趣,隔壁辦公...

大前天阿貓告訴喬醫生「我覺得該分手了,因為沒有感覺了」,昨天阿狗問喬醫生「我是不是對他沒有感覺了,好像不像一開始ㄧ樣」,今天張三也問喬醫生「沒有感覺了,是不是應該分手?」,更妙是李四「雖然沒有感覺,可是他真的是一個好對象,試試看吧!搞不好感覺會回來」。 讓我們姑且把感覺這種東西在感情裡的比重,分成...

真的只是有時候, 莫名的心情不好,不想和任何人說話,只想一個人靜靜的發呆。­ 真的只是有時候, 突然覺得心情煩躁,看什麼都覺得不舒服,心裡悶的發慌,拼命想尋找一個出口。­ 真的只是有時候, 發現身邊的人都不了解自己,面對著身邊的人,突然覺得說不出話。­ 真的只是有時候, 感...

有時候,你很想念一個人,但你不會打電話給她。打電話給她,不知道說甚麼好,還是不打比較好。 想念一個人,不一定要聽到她的聲音。聽到了她的聲音,也許就是另一回事。 想像中的一切,往往比現實稍微美好一點。想念中的那個人,也比現實稍微溫暖一點。思念好像是很遙遠的一回事, 有時卻偏偏比現實親近一點。 一個女人...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