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圖、文/美麗佳人 

美麗的公主,佇立在城堡高塔,看著外面的世界,充滿渴望卻害怕離開習慣已久的塔頂,只好等待王子馳援。老掉牙的童話套在許瑋甯身上有幾分切合,也有出入。

走進隱身在瑞安街裡的義式餐廳,一張臉明亮精緻,襯得身上的白T發亮。那是許瑋甯,靜默時不帶悲喜地令人手足無措;張口時又規矩客氣,像玻璃罩下的玫瑰,總是保持距離。直到真正的談話開始,才讓人有種相識已久的錯覺。

許瑋甯,出走高塔的公主│美麗佳人

走下高塔

因為外型「限制」,許瑋甯初期演出許多驕縱千金的角色,現實的她沒有公主氣,為了一個角色可以下了工作默默練習,人前的毫不費力是人後汗水的累積,「拍《想飛》時我為了一場戲去練鋼琴,雖然剛開始劇組說不必真的會彈一首曲,但後來不只要練曲,後來甚至希望我能改和絃,真的把我當成會鋼琴的人了。」

她像是被保護的很好的花朵,難以靠近,但其實很親人。過去面對不熟悉的人時,她會很自然穿上盔甲,讓人有距離。「以前我會守在自己的舒適圈,這兩年我改了很多,因為發現很多自己想要的東西其實都在圈圈外面,所以學著慢慢放下防衛心,拿掉原本給自己的框框,一路上真的因此得到很多。」

許瑋甯,出走高塔的公主│美麗佳人

演員以戲份肯定自己再自然不過,許瑋甯也計較過戲份,「以前我很在意,但現在發現當女一不一定有趣,很容易就卡在同類角色裡。我不會想用戲份證明什麼,知道自己有什麼突破,能不能給觀眾驚喜,能不能發揮,過不過癮比較重要。不管是當女一、女二、客串,有沒有成長,我相信觀眾都看得出來。」

越演越鬆

許瑋甯以模特兒出道,但高中大學都念戲劇的她想當演員決定從沒動搖。過去當模特兒和演出電視的經驗,在這兩年開始成為拍電影的養分,「模特兒工作在眼神和情緒的傳達上幫我很多,而電視劇講求精準度,要很快作出反應,和拍電影相輔相成。」

自我要求高又不服輸的人容易鑽牛角尖,許瑋甯回想以前也覺得好笑,「以前演戲很小心翼翼,甚至會精密計算自己在鏡頭下的每個動作,想起來真是有點傻。拍了《相愛的七種設計》、《想飛》和最近的《十六個夏天》後才學會放鬆;只要進入角色,很多東西都會很自然表現出來,現在的我很享受演戲這件事。」

在《相愛的七種設計》中許瑋甯有別於以往的表現,飾演一個有手段的危險女子,和私底下的她有很大出入,「那個角色所有的動作跟語言都是進攻的,我花了很久時間才抓到感覺,懂得要適時的正面迎擊,而不是退縮。」…

 

延伸閱讀
穿這樣還能跳這麼高?看看凱特王妃是怎麼維持優雅的!

 

 【本文出處,更多精采內容請上《美麗佳人》官方網站;《美麗佳人》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這則廣告是由新加坡國家級的「社區發展部」所拍攝(Ministry of Community Development, Youth and Sports )它是一則 「支持婚姻」(pro-marriage )的廣告 ,據說兩年前新加坡曾有一場市調,顯示許多適婚的新加坡年輕人仍在待婚中,因為找不到&s...

前兩天看到姑娘寫文說因為自己仍是個處女似乎“困擾不已”,她描述說周圍的很多姑娘早就不是處女了,她們到處勾搭,玩得很開心,最後還能收穫真愛,而諸如自己的很多“好姑娘”,明明潔身自好,但是卻偏偏找不到真愛。一方面她覺得應該堅守,另一方面又很羨慕那些&ld...

我有個學生G阿姨,退休多年,年近60,因為喜歡村上春樹,為了想看懂日文原著而學日語。G阿姨看上去很年輕,一點不像這個年紀的人,嫻雅乾淨,溫潤淡漠。G阿姨以前是市圖書館管理員,常年埋首書海中,身上有很強烈的文藝氣質。常穿著素雅而清新的格子襯衫或花紋長裙,不化妝但是氣色很好,白皙紅潤。說話動作都是輕柔...

    生活中常說的“青筋”就是人體皮下可以看見的靜脈血管,專家認為,無論人體哪個部位的青筋異常暴鼓,都是人體痰、濕、疹、毒等積滯的反應。大家所能觀察到的青筋的主要分佈在面部、頭、腳等部位。青筋又稱靜脈血管——通過指把血液送回心臟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