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陰暗的角落,灰敗的人生,也有尋常的幸福。 

幾年前的一個新聞畫面,令我印象十分深刻。 

一位平日不茍言笑的官員和他的夫人,到機場送行。即將遠離的是他們的寶貝女兒,準備要出國留學。媒體得到這個消息,出動SNG採訪車做現場連線,捕捉到珍貴的鏡頭——平日不茍言笑的官員和他的夫人,和依依不捨的女兒,留下真情的眼淚。 

不論政壇的紛爭如何,此刻的幸福如此真實。即使在強烈的鎂光燈探照之下,任何的真實,都難免多了一點表演的成分,但卻依然感人至深。 

機場和車站,是最容易看見幸福的地方。相聚、離別;歡笑、淚水。真情,總在最關鍵的那一刻,才逃過理智的防線,湧出幸福的感動。 

但我們也常常因此而忽略了另一種幸福。陰暗的角落,灰敗的人生,也有尋常的幸福。 

一位負責打掃清潔的銀髮婦人,每天都要定時趕到一個銷售彩券的路口,陪伴中風的丈夫一起用餐。 

她的丈夫在多年前中風,半身不遂。但他並沒有因此而被命運打垮,每天坐在輪椅上,由她護送到路口銷售彩券,不分晴雨。 

經過這裡的路人,已經習以為常。每天傍晚,都會看見老太太捧著一碗麵線,「你一口」「我一口」地餵食老先生。兩個老人家,用世界上最幸福的姿勢,合吃一碗熱騰騰的麵線。於是,那個車水馬龍的路口,也成了繁華市街上一個幸福的角落。 

幸福的可貴,就在於它沒有貧富的差別。或者,幸福更為可貴的是:愈窮困的人,愈能夠對幸福有深刻的體會。 

捱苦受累的時候,別忘了從另一個角度想想:難得的幸福,正與你相遇,別失之交臂。 


有位女性朋友,她與另一半相戀於大學、相知於未來。婚後幸福非常,有次不經意透漏一件事,也解決了我多年困惑。 印象中,她是個抓不住的小姑娘,總像小蜜蜂似的,東飛西竄,好不忙碌。一直令我不解的是,為何她會願意安定下來?   原來打從相戀開始,彼此便有個約定:不管做什麼事、在哪裡都要跟對方告知,讓...

蘇格拉底:孩子,為什麼悲傷? 失戀者:我失戀了。   蘇格拉底:哦,這很正常。如果失戀了沒有悲傷,戀愛大概就沒有什麼味道。可是,年輕人,我怎麼發現你對失戀的投入甚至比對戀愛的投入還要傾心呢? 失戀者:到手的葡萄給丟了,這份遺憾,這份失落,您非個中人,怎知其中的酸楚啊。   蘇格拉...

小時候,對於男友送的貼心禮物都懷著甜蜜蜜的感動,往往自己同樣也是絞盡腦汁要送男友不算昂貴但是又實用感動的禮物也是樂此不疲。幾經幾段戀情之後,當分離時,去他家打包的時候,總難免會開始計量什麼是我買的,什麼是你付的錢,好像分家一樣,當初共同的都變成你的我的,當遇到真的是分不清的,基於分手當下的氣憤與難過...

女人的脾氣常被歸類為無理取鬧,或是任性刁蠻,但是女人的脾氣也是很可愛的。永遠不會發脾氣的女人就如同一杯白開水─解渴,卻無味。你遲歸,她向你發脾氣,是因為她緊張你,她怕你出了什麼意外。你喝酒抽煙,她向你發脾氣,是因為她擔心你的身體健康,她希望跟你長長久久,白頭到老。你身上被發現有別的女人香,她向你發...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