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當這棟五層的樓房倒塌時,霜正在一樓的辦公室裡加班,吃著石給她送來的夜宵。
  
他倆是一對新婚數月的小夫妻,恩愛非常。石比霜大八歲,從三年前認識起便對霜如珠似寶地寵愛著。由於兩人不在一個城市,幾經努力仍無法調動到一個城市。直到半年前,石才辭
去了工作,隻身到霜所在的城市。
  
霜有一份報表必須在明天上交,但因為搞錯了一個數據,使得總數一直對不上。不得不在晚上繼續加班,到了10點半卻還沒找出問題出在哪,於是打了個電話向丈夫訴苦嬌。於是石帶
了夜宵來陪她的妻子,並和她一起查對著文件中的數據。見丈夫走進辦公室裡,霜滿肚的煩亂立刻煙消雲散。石,一直是她的支柱,在外人看來,她是位很能幹的女孩子,但在石前面
,她永遠是個小女人。看著丈夫的英俊的臉龐,心情就像窗外的星空一般,燦爛無比。石憐愛的摸著她 ​​的頭髮,命令著說:"乖,去吃東西。我來查。"於是霜乖乖的端著夜宵坐到石的
對面,一邊吃著一邊滿含柔情地盯著他,他的臉,他的一切,是她永遠都看不厭的。她相信,只要丈夫出馬,這世上便沒什麼辦不到的事。果然,不到一刻鐘,石便找出了那個錯誤,
正微笑著想調侃他的妻子幾句。而就在此時,這棟早在一年前便說要拆而勉強使用至今的辦公樓,似乎在此時再也承受不起負荷,竟毫無徵兆的轟然一聲倒塌了。
  
幾秒鐘之內,兩人便被埋在了廢墟之中。不知過了多久,當霜從昏迷中醒來時,眼前一片漆黑,一時竟不知身在何處。身上壓著一條空心水泥板,但運氣不錯,這條水泥板的另一端卻
被另一條水泥板支撐著,只是壓在她的身上令她無法動彈,卻不會令她受傷。剛才的昏迷是因為有東西砸在了她的頭上,另外腿部不知道是被什麼砸到,骨頭似乎斷了,並好像在流血
,但因為板壓著,她摸不到自己的小腿。肩背處也有痛感,一摸也在流血。
  
"石!石!你在哪?"霜猛然想起了她的丈夫,叫著。沒有反應,她怕極了,嚶嚶哭泣起來。"霜,我在這……你怎……怎麼樣?有……有沒有……受傷?"石微弱的聲音從她邊上傳了過
來。她記起來了,在倒塌的一瞬間,石是撲過來一下壓在她的身上的,但現在怎麼會分開,她已經想不起來了。
  
"老公!你……你怎麼樣?!"霜聽著丈夫的聲音大異平時,驚恐地叫著。
  
"我沒事。只是被壓著動不了。"石忽然平靜一如平時,說著:"寶貝,別怕,我在這,你別怕!"霜感覺石的手伸過來碰到了她的臂,急忙用手緊緊地抓著。石握著霜的手,有些顫抖,
但有力,令她的恐懼頓時減輕了許多。
  
"我的小腿好像在流血……"霜繼續說著:"一條石板壓在我的大腿上。老公,我們是不是要死在這了?"
  
"怎麼會呢?一會兒就會有人來救我們了。"石緊了緊握著妻子的手:"用我的領帶綁住你流血的腿,夠不著小腿就綁大腿,越緊越好。"說完抽回手,將領帶遞了過來。
  
霜照丈夫的話,把流血的腿給綁住,但由於力氣不夠,並不能有效的止住血流。如果沒人來救他們的話,豈不是流血都會流死了嗎?霜恐懼的想著。再伸過手緊緊的拉著石的手,只有
這樣,她才能不那麼害怕。她突然覺得丈夫的手在抖,難道石也在害怕嗎?這時,不知道從哪傳來一聲老鼠的叫聲,霜尖叫了一聲。她生平最怕的就是老鼠,現在這情形,老鼠就算爬
到她頭上,都無力抗拒。
  
"老婆,別怕。有我在呢,老鼠不敢過來的。過來我就砸死它!"石知道霜在怕什麼,故意輕鬆的說著:"老天故意找個機會讓我們患難與共呢。你的血止住了嗎?"
  
"沒有,還在流。"在石的玩笑話中,霜也輕鬆了不少:"唉,死就死吧。反正你跟我在一起,我什麼都不怕!"
  
霜想起了三年前和石認識的情景,那是她大學最後一年的實習期,在石所在的城市的一個公司里工作。有一日,兩人在一部電梯裡偶遇,石的臉上充滿著驚豔的神色,霜彷彿視而不見
。只有兩種男人能引起她的關注,一種是聰明的,另一種是英俊的。只有看過石的傷勢的這位醫生知道,為了妻子不感恐懼,為了他深愛的妻子不因失血致死,在生命的最後關頭,他
硬是抗拒了死神幾個小時,他受的傷,是要忍受幾個小時生不如死的痛楚啊。上了年紀的醫生也再控制不住,為這位素不相識的人老淚長流。邊上的幾個小護士,早已失聲痛哭。
  
直到霜的傷勢全部復原後,她的父母和哥哥才將石的死訊告訴了她。當明白這是真的時,霜以妻子的身份要來了石的死亡通知和病歷。她一字一字的看著,臉上的神色很平靜,令她的
家人都鬆了一口氣。她哥哥說,:"聽在場的人說,妹夫在走之前,曾經跟你說過什麼,但只有那位老醫生聽到了。"她一言不發,獨自出了病房,她的母親在她身後跟著她,見她徑直
走進了那位老醫生的辦公室,坐在他的對面。
  
老醫生見是她,微笑地說:"你的傷好了?還該注意休息,不該到處亂跑的。"
  
"我丈夫跟我說了什麼?"她直視著醫生,語氣大異平時,連起碼的禮貌也不顧了。
  
她此刻只想知道石跟她說了什麼,不想寒喧,不想說廢話。
  
老醫生詫異地看了她一眼,但瞬間便理解了她。盡量的和緩的說:"他那時已說不出話了,口腔裡的水份已不足,所以我只能看到他的口型。"霜也不繼續問,只是仍舊盯視著他。醫生
嘆口氣,似乎回到了當時,神情也變的很悲戚,說:"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當時他看著你,說的是:'我愛你',然後就……"
  
霜沉默著,臉色變的雪一般白。醫生正想著怎麼安慰她時,只見她一張口,竟噴出了一口鮮血。
  
半年多過去了,霜的父母將她接回了家住。在這半年,她沒有跟人說過一句話,也彷彿所有人都不認識。給她水,她就喝,給她飯,她就吃。其餘時間便坐在自己房間發呆,或對著掛
在家中的石的遺像喃喃的說著話。
  
看著自己的女兒成了這副樣子,霜的父母在半年裡似乎一下老了十歲。所有醫生對霜的病症都搖頭,也去看過心理醫生,但不管醫生跟她說什麼話,她都是完全沒聽到的樣子。
  
就這樣又快過了半年,霜的哥哥的小女兒來外婆家吃飯。六歲的孩子看著跟以前完全不一樣的姑姑,拉著她的手也沒反應,不禁急了:"姑姑,姑姑!你以前說要帶我去公園玩的,你騙
人!"外婆外公拼命的打眼色,但那孩子哪去理會,繼續嚷道:"還有姑父,他也答應過我的,哼,全說話不算話!"聽到"姑父"兩字,霜渾身一震,在她的身邊,沒有一個人敢提石,這
是她快一年第一次聽到有人提到他。竟也拉著小侄女的手說:"姑父答應過你的?好,我馬上帶你去。"霜的母親第一次聽到她跟人說話,不由激動的哭了起來。
霜的父親馬上想到女兒的病情可能有轉機了,竭力壓抑著顫抖的語氣,平靜的說:"那好,霜,你就帶她去吧。"
  
在公園,小侄女牽著姑姑的手,張大眼睛問道:"姑姑,姑父呢?爸爸說他去了很遠的地方,但我又聽見他跟媽媽說下星期是姑父的周年,要去祭他。姑父是死了嗎?"
  
"姑父死了?嗯,是吧。"霜若有所思。
  
小侄女來後的幾天,霜明顯恢復了許多。跟父母不斷的說著話,但他們都迴避著石這個話題。到了石的周年這一天,中午母親去叫霜吃飯時,卻發現霜不在家裡。正狐疑時,兒子的電
話來了,霜在石的墓前。
  
當父母趕到時,只見霜靠坐在墓碑前,穿著結婚那天穿的禮服,眼睛閉著但嘴邊卻帶著微笑。她的哥哥和嫂子站在她的前面,眼睛都已哭的紅腫,霜的母親一下便暈了過去,父親渾身
顫抖著走近,看到幕碑上霜用血寫下了幾句話:
  
如果在天堂遇見你,你還記不記得我是誰?
  
如果在天堂遇見你,你是否還像過去?
  
我必須堅強,但我做不到,我不屬於這兒,我只屬於你。
  
如果在天堂遇見你,你會不會緊握我的手?
  
如果在天堂遇見你,你會不會幫助我堅強?
  
我要尋找從黑夜到白晝的路,因為我知道我要找到你。
  
請帶我走吧,我相信天堂裡定會有安寧。
  
請帶我走吧,我知道天堂裡不再有眼淚。


出處來源>>http://www.ok87.com/

女人四十,不是日暮西山,是到了人生最美的華年。 女人四十,應該知道,這個世界上你活的不僅僅是老公和孩子,還有自己,還有自己的父母和兄妹。 女人四十,一定要有閨蜜,不要多,一兩個足夠,可以使你有個肆無忌憚訴說秘密的人,可以有個嘴饞了陪你暢快淋漓吃火鍋的人。 女人四十,一定要有藍顏知己,不能和老公說的...

有一次,主管面試一位新員工,後來他沒錄取那位應徵者。幕僚問他原因,他說:「我不喜歡他的長相!」幕僚不理解,又問:「難道一個人天生長得不好看,也是他的錯嗎?」 圖片來源   主管回答:「一個人三十五歲以前的臉是父母決定的,但三十五歲以後的臉應是自己決定的。一個人要為自己三十五歲以後的長相負責...

把你全部的愛盛滿了,傾倒在一個人身上,他該有多焦灼、多惶恐、多煩躁啊。 有個事實會讓很多女人傷心,那就是不把男人太當成一回事的女人,往往更容易在婚姻得到幸福———因為你100%投入地去愛一個男人,就沒空愛自己,容易變成寄生在他身上的怪獸。你會因為他的一點風吹草動...

在好友的聚會上,一個35歲的女人,中等姿色,學歷也不高,卻嫁了個氣宇軒昂的好老公,他據說是碩士,後來做傢具生意發了家, 結婚10年,有一個粉雕玉鐲的小女兒,好多人特別是女人半妒半羨地感嘆,嫁到這麼好的男人,這個女人真幸福, 我笑著不說話,想來她的故事不會這麼簡單,這個女人名叫明依。 簡單的幸福 做...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