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螢火蟲之戀:一個中年喪偶的愛情故事

暮年喪偶,踽踽獨行於天靜地也靜的羊腸小道上,默默聆聽自己心裡的嘮叨,那種無邊無際的寂寞,是能夠把一個人的心活生生地埋葬掉的。

有些老人在日日複製的孤寂中,忽然天降喜雨般碰上了願意和他攜手同行的另一個人。

這個人把亮光帶進了老人的世界。老人知道,這不是陽光,也不是月光,僅僅只是螢火蟲的光,閃閃爍爍,隨時會滅,但是,那一圈晶瑩剔透、渾圓亮麗的光,卻是他或她暮年裡全部的璀璨。

鰥夫想再婚而寡婦想要再醮,在盈耳的喧囂裡,有真誠的祝福,也有反對的聲浪,其中以後者居多。令人遺憾的是,跳著腳反對的,往往是被他們視如珍寶的兒女。

說一則真實的故事。

呂文和蓓蒂是我的朋友,獨生女荷荷在兩人的悉心呵護下,順順暢暢地長大成人,三千寵愛於一身。年過半百的呂文和蓓蒂鶼鰈情深,花好月圓。然而,現實人生出其不意地閃出的雷電,硬生生地將這個幸福的家庭殘酷地劈成了兩半。蓓蒂在58歲那年心臟病突發,猝然而逝,留下了方寸大亂的父女倆。

22歲的荷荷在葬禮上哭得像個年幼失恃的苦命兒;與妻子同齡的呂文呢,一滴淚都沒有。他不言不語,臉上非常平靜,但是,他眼裡那種近乎絕望的悲傷,卻像尖利的石子,前來吊唁的人都被刮傷了。

蓓蒂生前,等同快樂的符號。她愛說話,不是嘰嘰喳喳那種煩人的饒舌,而是用甜美的嗓音,平實地和人分享許多自尋常生活中提煉出來的哲學,睿智而又風趣。一所充滿歡樂的屋子,忽然間寂靜了,那種感覺足以讓人窒息。

那段時間,呂文像一具被人抽掉了靈魂的空皮囊,活著,又不像活著。和女兒相對時,兩人都刻意迴避蓓蒂已辭世這個令人心碎的事實,但是,迴避得太刻意了,反而令人傷心欲絕。荷荷是會計師,為了化解悲傷,她沒日沒夜發狂地工作,早早離家,遲遲不歸。呂文呢,早在55歲那年便退休了,日子裡的空白是尖尖的子,勾出了一波又一波鮮血淋漓的痛楚。

喪禮過去幾個月後,一日,朋友邀請呂文參觀畫展,就在那兒,他邂逅了一顆溫暖的心。女子比他小3歲,是退休老師,愛音符、愛色彩,優雅地活著,也優雅地老著。兩顆遲暮的心,像兩隻螢火蟲,彼此以自身的亮為對方照出暮年的絢爛。他想再婚,她要再醮。
荷荷反應的劇烈程度,全然超乎他的想像。她哭、她罵、她鬧,只差沒有上吊。最後,她以離家出走的恐嚇方式,讓深愛她的父親做出了與女友分手的決定。

自此,呂文活得像個飄飄蕩蕩的影子。

一年後,荷荷結交了男友,正愛得如火如荼的當兒,鬱鬱寡歡的呂文卻被診斷患上了晚期前列腺癌。他一個人孤獨地進出醫院,電療、化療。數月後,撒手人寰。

在葬禮上,荷荷哭得像個年幼失怙的孩子…

我覺得,殺死呂文的,其實不是前列腺癌,而是心癌。

(錢敏/摘自《廣州日報》2013年6月28日)

這位日本老師知道自己大限已到,於是在人生的最後一刻,他出了一項學生永遠無法忘懷的作業…日本垂死的老師所出的最後一項作業 期末作業   無繳交期限   「請快樂」   當你把這項作業完成後,我大概已經在天堂了。 不要趕著完成它,請慢慢來。 但在未來的某一天,...

沒有人可以回到過去重新開始,但每一個人都可以從現在開始創造全新的未來。不過在你開始這樣的人生轉變之前,你須得放棄那些拖你後腿且不值得你去做的事情才行。 1、不要把時間浪費在錯誤的人身上。 人生短暫,所以你不該把你的寶貴歲月與壓榨你幸福的人分享。假如別人真的需要你,他們自會騰出一片空間留給你。有的時...

「她怎麼能對我做出這種事?」這個問題不停在我腦海裡盤旋。一刻也不停,每天每刻。 在2011年,那時候漸變還很流行,iOS的圖標還有點理智,大家都還用體香劑,而我正深陷在沮喪的情緒中。我離婚了。  幸運的是,我還是足夠理智(還有一群了不起的朋友)。所以我找了些方法來維持下去。 有天我到辦公室...

跨走在影視歌三棲,並且都有不俗的表現,柴崎幸堪稱為全方位藝人,八月五日生日的她,在接受Vogue採訪時說,能夠登上Vogue八月號封面人物,是她今年最好的生日禮物。 銀幕或者螢光幕上,柴崎幸常常總是繃著一張臉,讓人覺得似乎難以親近,拍照時候也是,每當她專注的盯著鏡頭時,整個人好像就不由自主把嚴肅給凝...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