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處女才是狐狸精嗎

 

朋友的男友,以「處女膜手術」當作送她的跨年禮物,結果被大家恥笑:「太復古!」這個處女瀕臨絕種的年代,除了「行情」之外,處女被歧視的原因,還有不能感受複雜悠微的身體反應,「要搞懂男人,先搞懂他的身體。」不是沒道理,不過,就算是處女,依舊能享受床笫之歡。

不入洞口玩得更狠

有些女人冰清玉潔,已玩弄過數十個男人,採取不用插入陰道的方式,比如手淫、肛交、口交,搭配情趣用品,玩得也夠狠夠猛,即使只在洞口徘徊,卻能讓男人心屌癢癢,每一次都燃起想征服的慾望──這未嘗不是致命的狐狸精? 
就算不是處女,女人上床前後的情緒,以及對性愛的封閉與抗拒,有時比處女難商量,讓男人感嘆:「就算是處女,那又怎樣?」雖然訓練處女「從無到有」可滿足大男人的成就感,但是男人未必都哈處女,就算吃下去補身,說穿了只是練陰莖衝破處女膜而已。與其按部就班、循序漸進教學,對方未必能開竅;還不如雙方都有純熟性技,來得直接熾熱。但是,講是這樣講,處女送上門,不吃還是很可惜!

清甜多汁才是妖精

與新情人剛開始的性愛關係的曖昧,也很像處女的忐忑心情。「偶爾害羞夾緊大腿、看到燈光會側過臉,脫下衣服會猶豫。」這些對男人來說都具有「類處女」的懷念感。與其直搗處女膜,聽到對方像春雞哀啼:「好痛?好緊!」寧可此女做過十萬八千次,風韻猶存卻不減羞澀、男人更覺得有feel。
妳以為裝處女只是皺眉頭、緊閉雙眼那樣淺白嗎?非也。男人也是能從陰壁收縮感染緊張感的,裝處女卻又能內外都清甜多汁的,才是真妖精!

和所有戀愛的人一樣,經歷了一番轟轟烈烈的愛情以後,她和他終於走進了婚姻的殿堂。可是和他結婚了以後,她就覺得自己婚後的生活和想像的相去甚遠。婚姻不像愛情,往往是多了瑣碎和枯燥,少了激情與浪漫。當她不得不每天都面對這樣單調而又乏味的生活時,她感覺自己的心在一點點磨平,生活如同白開水一樣索然無味。婚後他們...

打從她記事時起,大舅就好像不是這個家的人。記得第一次看見他的時候,他剛被收容所送回了家,和街上的叫花子沒有多大的區別。外婆在屋里大聲地罵,他蹲在一旁小聲地哭,像受傷的小動物。那麼冷的天,身上只有一件破破爛爛的單衣。門口圍了一群看熱鬧的鄰居,對著他指指點點。不多久外公回來,一見他這樣子,就跑到門背後拖...

有這樣一個故事:一對情侶在咖啡館裡發生了口角,互不相讓。然後,男孩憤然離去,只留下他的女友獨自垂淚。心煩意亂的女孩攪動著面前的那杯清涼的檸檬茶,洩憤似的用匙子搗著杯中未去皮的新鮮檸檬片,檸檬片已被她搗得不成樣子,杯中的茶也泛起了一股檸檬皮的苦味。女孩叫來侍者,要求換一杯剝掉皮的檸檬泡成的茶。侍者看了...

跟很多普通的故事一樣,我是個特困生,是村子裡惟一的大學生,學校其實很一般,不過是本科,而且我的高考成績是全縣第一,爺爺說這就是狀元啊,他堅持要擺酒席,要請客,我們那麼窮的家,終於看到希望了,終於有人要到北京去唸書了。但是,他們不知道我在城裡同學面前是多麼自卑,不知道我是怎樣費盡心血去學普通話,練英文...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