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Antonia Wang 引用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早期的人常常說女人是菜籽命,飄到哪裡就必須在哪裡生根發芽,就跟蒲公英一樣,隨著風飄揚,根本不知道自己會落在哪塊土地上、會看到哪樣的風景,總覺得這是在形容以前的婦女,現在的女人真的好多了,至少可以自己選擇自己要落下的土地,選擇自己要看的風景,就像以前我常說,現在的女人有二度投胎的機會,可以選個有錢人嫁了,那跟二度投好胎沒什麼兩樣。

 

即使如此,當我真正結婚之後,又歷經了三個農曆的新年,我才真正體會到,女人還真的跟蒲公英一樣,即使你可以選擇自己要落下的土地,卻一樣要重新適應新的土質、新的水分、新的日照方向、與不同角度的風景。 

 

說真的,我的公婆對我真的很好,但是前兩年的除夕,我幾乎都是一個人躲在房間哭泣,恨不得戶政事務所快快開門,可以搶頭香離婚去,而第三年的我沒有哭泣,卻還是覺得格格不入,莫名的委屈常常不經易的襲上心頭。 

 

很多的男人都很討厭陪妻子回娘家,感覺好像都要應付很多不認識的人,還要把他們當親人的熱絡,卻沒有想過結婚後的女人卻要時時刻刻叫陌生人爹娘,不同的生活習慣,不同的祭拜禮儀,不同的人陪著你過新年,男人跟著老婆回娘家可以當個大老爺,而女人回去婆家就戴著媳婦的高帽子,要幫忙大掃除,要幫忙祭祖,要有媳婦一切該有的樣子,無形的壓力壓的人喘不過氣來,對於婚後跟公婆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女人我由衷的佩服。 

 

當別人全家人坐在沙發上看著新春特別節目而捧腹大笑的時候,媳婦就像外人一樣在廚房默默的洗著年夜飯的碗筷,想著如果今天還沒結婚的話,應該也是與娘家的家人坐在一起聊天嘻笑,結婚三年了,我還是覺得自己就像個外人,無法融入也不可能融入那個家庭中,我一直以為是因為我自己不習慣,而今年過年的時候跟一個結婚已經十幾年的老師聊起,才知道即使結婚十幾年了,對一個女人而言,回婆家也只是忍耐又忍耐,一年又一年的忍耐與辛酸,就像不管蒲公英飛到哪裡,還是會懷念原本的土地、原本的風景。 

 

過年前,老公的小車禍住院了好幾天,以前我曾經照顧過病床上的奶奶好幾個月,那時候我一點都不嫌累,而多年後再度照顧病人,或許自己的體力已經不如以前,總覺得累到快斷氣,身心極為疲憊,住院的時候我們夫妻就像相依為命的兩個人,必須要互相扶持,當時我就想那些丈夫長年在病床上的女人到底是靠著什麼樣的力量而堅持下去的呢?

 

兩個陌生人相遇,共同許下承諾要互相照顧到老死,多少男人拋棄糟糠妻,更何況是病妻?而女人卻韌性十足陪伴過來,甚至養育子女? 

 

薄薄的一張婚姻證書,卻聯繫了女人的歸屬感,即使心中無限的辛酸,一年一年依舊必須忍了過來,把對方的父母當成自己的父母來孝順,把對方當成自己的責任來承擔,女婿稍微對岳父岳母孝順,新聞就大書特書,而媳婦對公婆卻必須要如此理所當然的恃奉,若真的將心比心,女人還真的很辛苦! 

 

或許不管是菜籽命還是蒲公英,雖然都是四處飄散的種子,不過當她們一旦落了地,尋下了根,它們都是附著性很強的植物,不論過了多少的歲月,他都會在同一個地方忍受風吹日曬,直到死亡,即使外力讓她們移植,也以元氣大傷了。 

 

現代蒲公英們,加油囉!!!!


 

 本文出處:http://wlf43.pixnet.net/blog/post/15999796

(文:Antonia Wang 引用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一部《搜索》引發的愛情,正如陳凱歌所說,無論誰飾演這兩個角色,最後都會愛上對方。所以婚禮證婚人為陳凱歌夫婦。那年高圓圓33歲,因為之前的情傷,她懂得了保護自己,然而愛情不可思議,當她遇到28歲的趙又廷,徹底淪陷在他溫柔的世界。就在今天11月28日,35歲的北京姑娘高圓圓在台北大婚,當年在王府井逛街被...

剛到手的時候疼人家到骨子裡去,每天給她打十幾個電話,發幾十條信息,她說什麼你都銘記在心,想吃什麼、想買什麼、想去哪裡你都會盡全力去滿足,溫柔體貼無微不至,巴不得二十四個小時都能跟她呆在一起;一開始總是包容的,就算她的生活習慣與你不同也會努力的調試配合,一切一切都是美好的... 圖片來源  ...

1、別期待你的男人能一心多用 女人說:「我跟你說!我今天……又……然後……」 男人說:「蛤?(回過神)」 別自顧自地說著重要的事情或你們的感情問題,特別是當你的男人正在打電動或正在做別的事。男人無法一心多用,這麼做...

  1、沒有明確結婚時間的同居 調查中有女性表示,「總覺得剛開始的同居就不是很順利」。沒有明確同居時間與目標的情侶們,會無法找到適合的結婚時間。所以在剛開始同居的階段裡就明確「結婚的目標時間」會比較好哦。 2、沒有旅遊等娛樂計劃,一直過著“普通生活” 有女性這樣說...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