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花間時光

時間無形無影,透過人的心與眼、腦與手,創造出記錄時間的工具:鐘錶。《當時間遇見手》是由本刊策劃、邀集台灣新銳插畫家與瑞士鐘錶品牌合作,藉由畫家藝術之手,描繪鐘錶迷人的工藝精神。

【撰文/南美瑜;畫/旺;設計/鵬;圖片/Vacheron Constantin】

追尋虛實間的完美──何信旺專訪

中國水墨重寫意,追求虛實間、似真非真的境界。何信旺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創碩士油畫組,主修抽象畫,從小研習書法、水墨,在西方與東方美學的浸淫下,富有當代氣息的「現代水墨」成為他創作的主要風格。

《當時間遇見手》為何信旺第一次與擁有258年歷史的瑞士頂級錶廠:江詩丹頓合作,在閱讀歷史文件、檔案,與實際接觸近期腕錶後,「我很欣賞錶廠在19、20世紀交界的作品,尤其是金雕、琺瑯等精緻工法製成的花卉裝飾懷錶。」何信旺說,因此選定花卉為其詮釋江詩丹頓女性鐘錶的主題。

花間時光
〈木樨〉,畫仙板、國畫顏料。
花間時光
〈茉莉〉,畫仙板、國畫顏料。

鐘錶是微型的立體雕塑,欲以平面的現代水墨手法來呈現,必然不可能採取西方的透視法做寫實素描,於是他以有著金箔質感的畫仙板為底,具透明特質的國畫顏料、中國花卉如茉莉、木樨(桂花),藉由「字」與「畫」布局出江詩丹頓代表的馬爾他十字之畫面,貴氣而文雅,以高級鐘錶著稱的日內瓦,為江詩丹頓錶廠的基地,自皇宮貴族年代,至現代的雅士、淑女,之所以偏好此廠時計的主因也在於這般氣質。

而另一幅作品〈桃花〉,是對江詩丹頓今年藝術大師系列「花之神殿」(Florilège)的精神呼應,「花之神殿」所運用的機刻雕花、金雕、透明琺瑯工藝,使其擁有縱深感的視覺,並隨光影而產生夢幻色澤和變化。為了捕捉這種如夢似幻、鏡花水月般的境界,何信旺參照數十款桃花的影像與花朵,架構出在現實的自然中不可能存在的花影姿態,其畫面布局的思考,與抽象畫背後是經由理性的計算、安排相同。

花間時光
〈桃花〉,畫布、壓克力顏料。
花間時光
江詩丹頓1901年製琺瑯彩繪金雕懷錶。

「鐘錶呈現的是立體工藝美感,所以藉平面繪畫更深層的境界與它對話。」何信旺說。藉線條與色塊間反覆塗層、堆疊、架構,每天只能進行有限的時間(因為材料的特性之限制),總共耗時4個月的時間完成。他必須根據顏料色彩隨時間所產生的變化,而決定下一步構圖結構的走向,而不是藉臨摹、素描做同步的寫真。

畫家創作的故事至此,喜愛鐘錶的讀者們應該不難理解,何以這幅作品是對製錶精神的呼應,猶如琺瑯工藝是不可能一步即成的過程。何信旺則是藉純粹的繪畫技術、與師承傳統的美感經驗,直接與西方鐘錶之技藝對決。

花間時光
江詩丹頓藝術大師(Métiers d'Art)系列「花之
神殿」(Florilège)腕錶製作過程。
花間時光
花之神殿」(Florilège)腕錶製作過程。

 

 

花間時光
何信旺自畫像。

何信旺

1975年生於苗栗,國立藝術學院美術系油畫組、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創碩士油畫組畢業。

2005年首度個展 :
《繪畫的意識空間》(南北畫廊)。

2006年《菩提釋代》個展:
(一票人票畫空間)。

2008年北京長店基地駐村藝術家。

2012年《尋找101:跨年袖珍藝術展》
(伊通生活空間)聯展。

本文出處

19世紀卡地亞以珠寶商起家,樹立許多美學的風格,同時也逐一展現在鐘錶設計之中。無論在早期的懷錶或是20世紀首創的腕錶面盤上,常見羅馬數字的運用,這種來自古羅馬時期的數字形式,具有強而有力的金石雕刻線條,兼具幾何與建築美感。長久以來,卡地亞鐘錶設計者對於用以指示時間刻度的羅馬數字,刻劃手法、面向多元,...

簡約、優雅、日常佩戴的設計,是永不退流行的基本盤,對浪琴而言,更是成功占領全球市場,成為中國第一品牌的關鍵。而在今年腕錶趨勢中,不可否認地基本款式(尤其是針對中國市場需求)所提出的設計是主流,而浪琴發表的新品就是明確的呼應。 【撰文/南美瑜;攝影/林世鵬;設計/林世鵬;圖片/Longines】 &n...

除了有搞怪版的狗仔婚紗外,近來婚紗界也吹起了一股濃烈的韓風。正統的韓式婚紗以高雅、簡單、自然為號召,再加上韓國綜藝節目的推波助瀾,韓系婚紗在網路上引起許多好評迴響,成為許多即將步入禮堂的女孩們心目中的最佳婚攝範本喔!現在就跟著美周報一同直擊最新的韓國浪漫婚紗情報! 因為韓國綜藝節目「我們結婚了」,而...

  我人生當中最大的煩惱,就是有著肉肉的下半身!! 而且,因為我是瘦瘦臉,每次嚷嚷著要減肥,總是會被人白眼 直到我秀出我的腿兒,對方才會乖乖避嘴   但是,減肥哪有這麼容易~想瘦哪就瘦哪 所以在這來不及減肥成功,夏天正當頭的時候 還是學學下半身顯瘦穿搭小撇步比較實在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