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花間時光

時間無形無影,透過人的心與眼、腦與手,創造出記錄時間的工具:鐘錶。《當時間遇見手》是由本刊策劃、邀集台灣新銳插畫家與瑞士鐘錶品牌合作,藉由畫家藝術之手,描繪鐘錶迷人的工藝精神。

【撰文/南美瑜;畫/旺;設計/鵬;圖片/Vacheron Constantin】

追尋虛實間的完美──何信旺專訪

中國水墨重寫意,追求虛實間、似真非真的境界。何信旺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創碩士油畫組,主修抽象畫,從小研習書法、水墨,在西方與東方美學的浸淫下,富有當代氣息的「現代水墨」成為他創作的主要風格。

《當時間遇見手》為何信旺第一次與擁有258年歷史的瑞士頂級錶廠:江詩丹頓合作,在閱讀歷史文件、檔案,與實際接觸近期腕錶後,「我很欣賞錶廠在19、20世紀交界的作品,尤其是金雕、琺瑯等精緻工法製成的花卉裝飾懷錶。」何信旺說,因此選定花卉為其詮釋江詩丹頓女性鐘錶的主題。

花間時光
〈木樨〉,畫仙板、國畫顏料。
花間時光
〈茉莉〉,畫仙板、國畫顏料。

鐘錶是微型的立體雕塑,欲以平面的現代水墨手法來呈現,必然不可能採取西方的透視法做寫實素描,於是他以有著金箔質感的畫仙板為底,具透明特質的國畫顏料、中國花卉如茉莉、木樨(桂花),藉由「字」與「畫」布局出江詩丹頓代表的馬爾他十字之畫面,貴氣而文雅,以高級鐘錶著稱的日內瓦,為江詩丹頓錶廠的基地,自皇宮貴族年代,至現代的雅士、淑女,之所以偏好此廠時計的主因也在於這般氣質。

而另一幅作品〈桃花〉,是對江詩丹頓今年藝術大師系列「花之神殿」(Florilège)的精神呼應,「花之神殿」所運用的機刻雕花、金雕、透明琺瑯工藝,使其擁有縱深感的視覺,並隨光影而產生夢幻色澤和變化。為了捕捉這種如夢似幻、鏡花水月般的境界,何信旺參照數十款桃花的影像與花朵,架構出在現實的自然中不可能存在的花影姿態,其畫面布局的思考,與抽象畫背後是經由理性的計算、安排相同。

花間時光
〈桃花〉,畫布、壓克力顏料。
花間時光
江詩丹頓1901年製琺瑯彩繪金雕懷錶。

「鐘錶呈現的是立體工藝美感,所以藉平面繪畫更深層的境界與它對話。」何信旺說。藉線條與色塊間反覆塗層、堆疊、架構,每天只能進行有限的時間(因為材料的特性之限制),總共耗時4個月的時間完成。他必須根據顏料色彩隨時間所產生的變化,而決定下一步構圖結構的走向,而不是藉臨摹、素描做同步的寫真。

畫家創作的故事至此,喜愛鐘錶的讀者們應該不難理解,何以這幅作品是對製錶精神的呼應,猶如琺瑯工藝是不可能一步即成的過程。何信旺則是藉純粹的繪畫技術、與師承傳統的美感經驗,直接與西方鐘錶之技藝對決。

花間時光
江詩丹頓藝術大師(Métiers d'Art)系列「花之
神殿」(Florilège)腕錶製作過程。
花間時光
花之神殿」(Florilège)腕錶製作過程。

 

 

花間時光
何信旺自畫像。

何信旺

1975年生於苗栗,國立藝術學院美術系油畫組、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創碩士油畫組畢業。

2005年首度個展 :
《繪畫的意識空間》(南北畫廊)。

2006年《菩提釋代》個展:
(一票人票畫空間)。

2008年北京長店基地駐村藝術家。

2012年《尋找101:跨年袖珍藝術展》
(伊通生活空間)聯展。

本文出處

「構思秋冬系列的過程中, 我不斷問自己Gucci女人究竟是什麼樣的面貌? 回溯品牌精神並觀察現代女性後, 我將這個系列獻給那些深知服裝是為了取悅自己而非他人, 永遠知道自己想要什麼、需要什麼的現代女性。」 ──Frida Giannini   「我嘗試將Gucci的品牌精神具象化──精確的...

比起在男裝圈裡的呼風喚雨、強勢引領潮流,米蘭始終企圖在女裝圈拚搏出和巴黎平起平坐的地位。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裡,時裝界流傳著「米蘭重商業,巴黎重創意」的既定論調,儘管有哲學家Miuccia Prada帶頭撐腰,但米蘭終究難以在百家爭鳴的創意上和巴黎爭個輸贏。然而身為古老的時裝首都,米蘭是否有自己的另一條...

伸展台後的彩妝師們上妝動作準確迅速, 描繪出一張張潮流妝容, 將本季重新流行的復古況味,重新解構、詮釋再重現, 成為當代新穎美學。 【撰文/祝子恬;設計/戚心偉;圖片提供/各品牌】   時尚伸展台布景設計過程與劇場美術設計有著強烈的共通之處,如人物、空間、服飾、音樂和燈光等,這些要素必須匯...

「Duncan Grant、Virginia Woolf、 Vanessa Bell和Charleston的一切, 是我長期來的所愛, 也深深啟發我這一季的創作靈感。」 ──Christopher Bailey   如果一位時裝設計師的職涯巔峰,在於為品牌形塑基調、尋找定位,並以此躍為全球...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