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每一段光陰都有一個故事,每一個故事又是一首樂章。而青春,更是樂章中最富於變化的音符,跳動在每一根琴弦上,彈奏著少不更事,彈奏著年少輕狂,彈奏著離別過往。

青春在弦上流淌,理不清的思緒,剪不斷的憂愁,紅塵如斯,靈魂的歸宿在那裡?鐵軌伸向前方,霧一樣的迷離。是有終點的,但是過趁讓人有些厭倦和迷離,不知所措。

並且每個重點,隨時都是另一個起點。循環往復,不會結束。
  

青春就像一場流浪,知道從哪裡來,卻不知道最終要到哪裡去,最好的狀態就是一直在路上。或許有一天,我們會發現:紅顏彈指老,剎那芳華!青春與滄桑,似乎不再對立。

杜拉斯不就說過:“十七歲開始蒼老”。很多看似年輕的外表下,都藏著一顆事故的心。於是有人淺唱“不憂愁的臉,是我的少年。不倉皇的臉,等歲月改變”。

有人低吟:“用青春的方式告別青春,用流浪的方式告別傷感”。誰說“少年不識愁滋味”?有多少人會為賦新詞把自己弄得“人比黃花瘦”?

上一代的人,總是不理解我們的苦悶與迷茫,雖然這條青春之路,他們也曾走過,但環境的差異,決定了我們所組的路徑不可能相同。

如今這個物慾橫流的世界,充滿了太多的險惡,一不小心就會誤入歧途。站在十字路口,我們經常不知道,該往哪走。

於是我們在夢想,與現實的落差中苦苦掙扎,卻怎麼也掙脫不了,塵事樊籬的舒服。因為我們徬徨,所以我們吶喊。可是在這喧囂嘈雜的俗世,我們的心聲顯得按麼蒼白無力。

我們只能在幻想的世界,與文字相擁而眠,或者滄:桑起舞,誰都不知道這樣的過程會帶來什麼,我們的瀰漫個一點一點,將我們的內心割得四分五裂。

內心常常有一種,無法克制的真實痛楚,即使知道卻無法消除。一個人的一生中,總會遇到這樣的時候,個人的戰爭。

這種時候,你的內心已經兵慌馬亂天翻地覆了,可是在別人看來,你知識比平時沉沒了一點,每人會覺得奇怪。“這種戰爭,注定單槍匹馬”。

白岩松曾說過這麼一段話,我看了很受觸動。
  

有時候,一大群人一起開開心心得玩,突然我就不願意說話了,一個人抱著胳膊坐到一邊,於是氣氛就變得有些尷尬。

其實都是一群很好的朋友,沒有必要那個樣子,可是我真的就不想說話了。有些疼痛來得很突然,總是趁你不備時侵襲你。或許你上一秒還欣喜若狂,下一秒就:潸然淚下了。

沒有人知道原因,甚至連你自己都說不清,這種轉變實在有些莫名。

周圍的朋友一開始很想幫我,可是他們嘗試了幾次,發現愛莫能助,漸漸地他們也就習慣了,習慣了我的喜怒無常,習慣了我的無理取鬧,習慣了我突然的沉默。

這種疼痛就叫做青春。年少的我們都曾有過這樣的一個人的戰爭,只是持續的時間長短和發作的頻率不同而已。但是疼痛總比麻木好。

或許有一天,你真的無堅不摧了,你會懷念這種感覺。畢竟,青春是一場太倉促的餓夢,我們總是在來不及中度過。葉散的時候,我們明白歡聚。花謝的時候,我們明白青春。






出處來源:http://www.ok87.com/

模特福克斯無意中殺死了一條蛇,那條蛇在咬了她剛剛動完手術的硅膠乳房後中毒死亡。福克斯在錄製西班牙電視臺的節目時,試圖舔蛇的臉。顯然,這個行動相當挑釁,蛇反應不佳,緊緊地盤在福克斯的大胸之間。福克斯被緊急送往醫院救治,她打了一支破傷風針,沒有什麼大礙,不用遭受長期痛苦。不幸的是,蛇卻沒能活下來。福克...

47歲的蘇珊‧塞克斯,為剖西瓜帶來了新的意義!她的胸部重達九公斤,也許可以擊倒泰森。她在西班牙的電視節目中證明,大水果根本不是她的大乳房的對手。在電視節目直播後,幾乎沒有一個男人敢觸怒她。這還不夠,她在“美國達人秀”的展示更是震驚了全國。...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撰文/賴佩霞】 「老師,謝謝您,我真的很感謝您。是您讓我重生,把我從痛苦的深淵裡救出來。請告訴我,我能為您做什麼?我要如何報答您?」抱著我,她不斷重複這幾句話,哭得像個淚人似地。我心想,我何德何能受如此大的倚重?   這是我在大陸期間,做完一個諮商個案後,學員的回饋。...

    戀愛中的女人如果你們沉醉在愛情的甜美中,如果你們的愛情讓你享受了更多的權利,而對方要盡更多的義務,那你就要試著去改變,愛情也適合經濟學規律,形成互贏的局面才會持久。來聽聽離婚男人對你們的忠告吧! 忠告一: 不要經常去試探男人,更不要以分手作為威脅,當你經常給他這種暗示,他...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