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花樣春光

相較於前任Galliano極個人的戲劇化概念,Raf Simons接掌Dior女裝以來最為人稱道之處,在於能將品牌根源與個人創意結合得近乎出神入化。在新一季女裝上,他從Christian Dior鍾愛的花園出發,繁花綻放的景致藉由Raf的解構設計化為時髦裝束。上周於香港舉辦的亞太區春夏新裝發表會中,現場便以大量花草布置延續巴黎秀場氛圍,呼應這一季「花樣女性」(Flower Women)蛻變(Transfer)的主題。

玫瑰花園一向是Dior的繆思泉源,結構則是Raf的個人招牌,他藉由Traveller、Transformer和Transporter三種角色的隱喻串聯兩者。開場的Traveller象徵發掘品牌經典與設計師意念的過程,Dior花草圖案和Raf的結構直線剪裁在此相遇;接續的Transformer則是Raf對於花苞下襬、抓皺與蓬型、花草圖樣、刺繡和A-line的重新詮釋與改造,例如不對稱的花苞裙、異結構拼接的褲裝,都是以解構手法將Dior原本較為古典柔美的一面,變形為現代摩登的俐落新貌。最後階段的Transporter則是Raf向Dior的致敬,Bar Jacket改造的外套式洋裝、馬甲花苞裙襬的褲裝,抑或連身樣式的刺繡套裝,既是Raf Simons神遊Dior時裝屋歷史後的當代新解,也象徵Dior元素的再蛻變。配件設計上,Raf也將花園元素延伸到經典的Lady Dior包、Miss Dior高跟鞋的設計上,而花苞串更延伸出不規則線條的彩色項圈,都是較前季更精采的新作。

同場加映的Dior Homme男裝系列,創意總監Kris Van Assche以看似矛盾的「極簡巴洛克」為設計主題,將海灘休閒和日間正裝兩種對立樣式加以融合,以沙灘短褲取代西裝長褲、運動背心取代鈕扣背心,抑或T-shirt替換襯衫的手法,都讓原本嚴謹的正裝有了詼諧輕鬆的新面貌。在極簡冷調的直線剪裁和零裝飾前提下,Kris Van Assche取材藝術家John Chamberlain的金屬媒介裝置作品,轉化為金屬調色塊的多樣異材質拼接,這正是「極簡巴洛克」的具體實踐,也符合Kris Van Assche近幾季來都會冒險的一貫嘗新主軸。

 

香港文/國瑋;影/中;計/偉】

本文出處

第25屆日內瓦高級鐘錶展開幕前,瑞士央行於15日突然宣布為讓瑞士法郎與歐元脫鉤,使瑞士法郎狂升41%,一度來到0.8517瑞郎兌1歐元的新紀錄,造成瑞士股市重挫,創25年來單日最大跌幅。對於占瑞士出口額10%的鐘錶業,有如一顆強力巨彈,勢必造成未來主要仰仗出口的產業在國際價格競爭力上的影響,也成為這...

童話故事總是予人無限美好想像,多少個夜裡,床邊故事伴著女孩入睡,進入甜甜夢鄉。梵克雅寶(Van Cleef & Arpels)是讓夢境成真的魔術師,將童話書《驢皮公主》(Peau d´Âne)裡的大小主角,慈祥的神仙教母、身著璀璨衣裳的公主、可愛靈性的小動物們,乘著奔馳的想像...

20世紀的珠寶脫離皇室的市場後,它的fashion icon變成了社會名流、藝術家、明星,風格跟著人走,而人跟著時代走。但就像時尚設計師在上個世紀已經玩盡了重複循環的復古把戲,高級珠寶的形式也是在復古風中靠技術與創意翻新,但能讓人有百看不膩之感,便是各家的本領了。 20世紀的時尚風格幾乎每隔10年就...

坐在巴黎露天的咖啡座,看著街上人群攘往熙來,巴黎的女人就是有種魔力,叫人視線不由得追隨停駐,無論高矮胖瘦,膚色深淺,舉手投足間都展現了大方態度,擁護自己的穿衣哲學。沒到過巴黎的朋友好奇問我,巴黎女人到底有多優雅?其實並不是每個人都美若天仙,或是有如名門貴婦,她們真正吸引人的,是一種自信而勇敢的魅力。...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