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舉手問me編 「該不該在30歲前把自己嫁掉?」/許允樂:只有能結婚的感情,沒有一定要結婚的年齡。

舉手問me編:

「過25歲後常常覺得自己是不是老了?」

「30歲還沒結婚就是剩女嗎?」

「越到30歲越迷惘,常常覺得什麼都有,什麼都沒有?」

「不上不下的30歲,是不是就不算人生勝利組?」

剛剛過完年,想必在這段期間內,很多人都會收到來自長輩的「關切」,尤其是面臨30歲的你,這樣有形或是無形的壓力更常常圍繞著你,難道一定要將戀愛、結婚、事業有成這選項一一打勾,才算是人生勝利組嗎?今天的「舉手問me編」單元,讓我們聊聊「30拉警報」。

me祕客 許允樂

許允樂外表看似柔弱,其實內在有著成熟冷靜的性格,在去年年初與戀愛大師張兆志結婚的她,常在個人粉專上替粉絲的煩惱解惑,也讓她在網路上有著高人氣,更推出新書《只是想活得漂亮》,在書中分享她的生活與感情觀。

30歲這件事情對很多人來說是個重要的關卡,不論在事業上、感情上,很多人會覺得好像應該要有什麼「成績」,你個人覺得這種不安的情緒來自於哪裡?

很多人會覺得30這件事情很恐慌,但我自己認為會感覺恐慌可能是因為,如果以活60歲來說,30這個數字感覺上就像是個分水嶺,好像你的人生已經過完一半,再加上女生可能會面臨一些生理上的問題,像我的書中就有提到一段,女生通常到接近30歲的這個年紀,就會面臨身邊的人開始結婚生小孩,這時候大家就會開始恐慌,覺得到底什麼時候才會輪到我?這是心理的部分。至於生理的部分,包括我們可能因為新陳代謝的緣故,沒辦法像年輕的時候去夜唱,或是一旦感冒也沒辦法休息一下就立刻活起來,在很多狀況下,我們會感覺被時間窮追猛打。

舉手問me編 「該不該在30歲前把自己嫁掉?」/許允樂:只有能結婚的感情,沒有一定要結婚的年齡。

那妳認為該不該在30歲前把自己嫁掉?

我還是要對所有面臨30關卡的男孩女孩們說,只有能結婚的感情,沒有一定要結婚的年齡。

要怎麼知道自己適不適合結婚?

很簡單,當你很想回家,你知道家裡面有一個你很想要見的人,那你可能就適合結婚。但其實我覺得結婚好像是一種衝動,那是一種你會覺得「這個人我可以」的直覺,當然不是要你每一次有感覺就跑去結婚,你要先確定眼前這個人你牽手30年都不想吐你再結,不然我覺得現在離婚率這麼高,實在有點可惜。

如果對於現階段的感情、工作有疑慮又不很害怕改變現狀,你有什麼建議?

如果你沒辦法接受現狀的自己,就可以勇於改變,你沒有必要去勉強自己接受一個你不喜歡的東西,你應該要勇於去創造出你喜歡的環境;但反之如果你本身是一個喜歡安穩的人,你也不用勉強自己去做些改變。所以我覺得不管你選擇做一個勇於改變或是一個安分守己的人都無所謂,不用勉強自己,但是選擇了就要對自己的決定負責。

me編說:

小天后蔡依林曾經在自己的臉書上發表過這麼一段話:「如果你不愛自己、不執著於自己的快樂,那麼你自然會一直改變自己來取悅他人。因此,在你還沒有真正充滿自信地認識你自己和你想要什麼之前,不要將你的生活和命運許給別人。」新的一年裡,不管你要不要戀愛或是要不要結婚,都是妳的一種選擇,單身絕非一種弱勢,而是知道自己寧缺勿濫,新的一年祝福大家都可以活出屬於你的精彩人生。

※編輯:Chara Yu  VOGUE.TW |  來源:[email protected]許允樂的老兵魂

(完整文章請看VOGUEme.com)

 

【延伸閱讀】

#MeTalk 「對」的人總是比較晚才遇到

#MeTalk 拒絕當一個OK小姐

#MeTalk 最浪漫的我愛你,不是用說的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VOGUEme網站
※本文由VOGUE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對於許多女性朋友而言,香水是點綴女性魅力的最好道具,然而香氛系列的產品不能僅僅依靠香味來獲得青睞,更重要的是擁有讓女孩們心花怒放的包裝,讓我們來看看最受女孩們歡迎的五大香氛產品吧! 1. Marc Jacobs Daisy Dream 雛菊之夢女性淡香水  Marc Jacobs 的 Da...

引導語:放在過去,女人最懼怕的指責是性感,而到了今時今日,最傷女人自尊的話恐怕非“沒有魅力”莫屬。現在就奉上小編收集的“性感寶典”分享給大家,教大家如何迅速變身性感女神! 性感秘笈1--就愛自己的胖身材 你要相信你自己的身體是上帝的傑作,類似於和田玉。...

日本,被認為是全世界男女最不平等的富國。陪酒女郎一職,雖與性交易無關,但在過去仍被大多數女性避之不及。而今,面對職場的性別歧視,這一收入相對豐厚、環境時尚光鮮的謀生方式,成為越來越多日本年輕女性嚮往的工作。( 攝影/Shiho Fukada ) 日本在戰後的幾十年中,將“陪酒文...

93歲的他靜靜地走了。無數活著的人在口口相傳中記住了他——蹬三輪的老人白芳禮。這不是神話:這位老人在74歲以後的生命中,靠著一腳一腳地蹬三輪,掙下35萬元人民幣,捐給了天津的多所大學、中學和小學,資助了300多名貧困學生。而每一個走近他的人都驚異地發現,他的個人生活幾近乞丐,...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