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墨梅和安生,是那種標準的白手起家的夫妻。
直到現在,墨梅還能清晰地回憶起她和安生剛剛在一起時的窘境:那個時候,我們真算得上一窮二白——連張吃飯的桌子和睡覺的床都沒有!好不容易有了100塊錢閒錢,立即去東郊市場買了一張桌子,當然不捨得打車,就兩個人抬著走了回來,走幾步歇一歇,走幾步歇一歇,開心得不得了。那個時候覺得,吃飯能坐在凳子上,靠著飯桌吃飯,真是太幸福了!還有一回,我們兩個人加起來只剩5毛錢,實在是沒辦法,打電話向安生的一位朋友借錢。那時候我們都沒手機,只能去打公用電話,打完了一個電話,5毛就變2毛了,幸好,那朋友答應藉錢給我們,要不然真得餓肚子了。
當然,墨梅能愉快地講述往事,和他們之後的生活大為改觀有關係。婚後墨梅開了一個專營嬰幼兒用品的網店,客服、進貨、發貨,都是她一人,天天起早貪黑。而安生進了一家廣告公司做平面設計,從最底層的助理設計師開始,別人不願意幹的,或者是吃力不討好的活,他都接過來。深夜,兩個人各佔據著一台計算機,各自忙活。間隙,墨梅起身去洗兩個蘋果,遞給安生一個,疲憊的兩個人倒在沙發上啃著蘋果,權當是休息,吃完蘋果,接著奮戰……到第三年,安生被提拔為公司的設計總監,而墨梅的網店也在她的苦心經營下,生意火爆,平均每個月的利潤都能達到兩三萬塊,他們的經濟狀況迅速好轉起來。現在的他們,擁有三套房子,兩輛車,以及數目不等的各種投資——算是不錯了吧,尤其對他們而言,不過才三十出頭,正年輕。
自從生活改觀了之後,墨梅聽到的最多的話就是:“小心看著你老公啊,又帥又多金,多少小姑娘虎視眈眈呢!別以為你們是從苦日子過過來的,感情經得起考驗,多少夫妻不都是這樣,能夠共苦卻不能同甘!”
說這話的人,是墨梅的好友許菲。許菲和丈夫的情況與墨梅的差不多,兩個人一起艱苦創業,一起打拼出一份富足的生活,可最終丈夫卻為了一個大學剛畢業的女孩子,拋妻棄子,決然與她離了婚。
“男人有錢就變壞!”許菲憤憤不平地向墨梅訴苦,“其實我腦子裡一直就提著這根筋呢,一直提醒他:'你看看我,當初跟著你,吃了多少苦!沒有我,哪有你的今天?'每次我這麼說,他就很不耐煩的樣子,說:'老提這個有意思嗎?當初你跟著我,我拿刀逼你了?'一句話噎得我!我總覺得有些不對勁,所以家裡的經濟大權我牢牢抓在手裡。可即便是這樣,還是出岔子了。那個女孩子,還不是衝著他的錢!最可氣的是我提醒他,他竟然說:'就是看上我的錢又怎麼樣?最起碼我和她在一起,快樂、輕鬆,不像和你在一起,好像我欠你多少似的。一輩子就這麼幾十年,我還不能過幾天舒坦的日子?'氣得我!”
許菲說的這些,墨梅也不是沒擔心過,但她覺得許菲的丈夫最起碼有一句話是對的,那就是:當初你跟著我,是你自己心甘情願的,沒人拿刀逼你。她想起自己,當初選擇和一無所有的安生在一起,也是自己心甘情願的啊。如果安生能念她的好,那當然是不錯;如果安生不念舊情,那她也沒什麼可說的。要怨,就怨自己眼光不准,看錯了人。這不就是和開網店一樣嗎,投資對了,大賺一筆;投資錯了,血本無歸,終究,都是要自己承擔的。
這麼一想,墨梅就覺得沒必要像許菲那樣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再說草木皆兵也沒用啊,許菲不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嗎!她從沒對安生說過什麼“如果沒有我,哪有你的今天”之類的話,她覺得安生是個明白人,不說,他也知道的。再說,男人的面子還是要顧一顧的,如果一個男人在家裡都活得抬不起頭來,那他還願意回家嗎?他總是不回家,夫妻感情自然會受影響,到那時候就後悔也來不及了。
金錢上墨梅也不防著安生,她的暫住證過期,又懶得去補辦,所以家裡的房子和車子,都寫的是安生的名字。倒是安生,有時候會覺得很詫異:“傻丫頭,你就不怕我有一天把這些財產變賣變賣跟人跑了?”墨梅笑:“你要真是那樣的人,我能有什麼辦法?但我相信你不是那樣的人!”她越是這樣,越讓安生覺得不能辜負她的信任。其實經常有人找安生幹私活,他要弄個“小金庫”很容易,但每次結了私活的賬,他都會一分不留地拿回家來,放在墨梅的面前:“我掙的,拿去花吧!”墨梅就會嗲兮兮地抱著安生說:“你說我運氣怎麼這麼好呢?找了個對我好的老公,對我好還不算,還能掙錢,能掙錢不算,還把他掙的錢都交給我!我這是哪輩子修來的福呢!”墨梅的一番話,讓安生很得意很受用。
安生在他們公司是很吃香的,本來嘛,又帥氣又有才,還有房有車的,正是時下女孩子們青睞的“鳳凰男”,只可惜他已婚,而且夫妻情深!據說有女同事開玩笑說:“誰能把安生的婚姻給拆散了,我獎勵10萬塊!”安生把這事當笑話說給墨梅聽,墨梅也笑,說:“那你走吧,我想要那10萬塊啊!”
公司年會,安生帶墨梅去參加,上台唱了一首《牽手》,特別說明:“這首歌我要送給我今天也在場的愛人,感謝她這麼多年,都牽著我的手,走過那麼窘迫的時光,不離不棄,終於贏來了現在的幸福生活。我想對她說:老婆,我會珍惜你,珍惜我們的感情!”墨梅站在下面,內心溫暖眼睛濕潤,她能感受到身邊那些羨慕甚至是妒忌的目光,那一瞬間她覺得,為這個男人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晚上,兩個人躺在床上,墨梅問安生:“人家都說,男人有錢就變壞,還說夫妻都是能共苦不能同甘,但是你好像不是這樣啊?”
安生沒接話茬,而是給墨梅說了一個故事:一個老頭,有一個非常美麗的女兒,讓很多小伙子夢寐以求。後來,老頭髮生了性命之險,一個小伙子救了他;再後來,老頭在一個偶然的情況下,也救了一個小伙子的命。老頭就想在這兩個小伙子之間選擇一個做自己的女婿。安生問墨梅:“你猜,老頭會選誰?”
墨梅想了想,說:“他大概會選擇那個被他救下來的小伙子吧!雖然看起來不合情理,但是,誰都不願意成天面對一個有恩於自己的人,因為在這個人面前,自己永遠是低一頭的,誰喜歡這種感覺啊?”
安生笑了:“看看,這就是你的聰明之處。你在我不名一文的時候跟著我,算是對我有恩的人,但是,你從不向我賣好從不居功自傲,所以和你在一起,我一直活得很舒展很快樂。女人大多是得理不饒人,你呢,得理,卻知道饒人。真的,能做到這一點的女人不多。我看看身邊的那些女人,覺得哪個也沒有你好!”
墨梅把頭靠在安生的肩上,捏了捏他的鼻子:“喲,說得我多有心計似的!”安生也一把捏著她的鼻子說:“我就是喜歡有心計的,就是喜歡你。”兩人像孩子一樣在床上嬉笑打鬧起來……
走過那麼多苦日子,墨梅和安生都很珍惜現在的幸福生活,他們想一直這樣攜手走下去。他們都相信,真正好的婚姻,不僅能共苦,也要能同甘。


關於愛情,每個人都有著許多綺麗的夢想,都絕對的相信著自己的戀愛是世上唯一最美麗的。在尋尋覓覓中,我們堅信某一天我們一定會實現那個神話故事中的公主和王子之夢。 愛情的美麗大多來自於故事的描述,也來自於心靈深處最底層的渴望,因為愛情這個夢幻的召喚,讓我們的熱情源源不息。浪漫大抵是所有人最渴望的愛情主題曲...

真愛有沒有尺碼?有一首歌,叫做真愛尺碼。 是張曼娟寫的詞,歌名就很有趣,歌裡頭說,我們不斷尋找合適的尺碼,穿幾號的鞋,住多大的房子,但是誰能告訴我,真愛如果有尺碼,該是幾號?「女人哪,太小心,男人哪,又太大意……」有人說真愛沒有條件,其實,不會一點尺碼都沒有。 總會有一把...

『沒關係,我等妳。』這一句話包含了多深重的意義,是一個人的情,是願意為一個人等候的心,在他還愛著她的時候。 這是當一個人,仍愛著妳的時候。 而當他不愛妳了,他恨不得馬上抽離,等一分一秒都嫌多餘。 妳身邊有這樣一個為妳等待的人嗎?那麼請記得好好珍惜, 因為有多少人願意為妳說:『沒關係,我等妳。』 有多...

鬆開手,會有一個新的開始 有時候,當一段關係糟到一個地步,結束,未嘗不是好事。彼此都已經筋疲力竭,甚至連吵架憤怒的力氣都沒有了,那麼,結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其實在那個時間點,我們彼此心知肚明,是結束的時候了,怎麼看,都是結束的時候了,再不結束,連美好的回憶都沒有了。 自己成了一個這樣面目可憎的人,...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