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聚散兩依依

浮生總是有很多聚散的,這讓人唏噓又悲哀。

從小時候離開母親的懷抱,獨自行走開始;到老來黃土埋身,病榻邊與兒女握別 ……

有散必然先聚,聚散其實是一個局。對弈者是誰呢?以蒼生為芻狗的老天嗎?還是自己的左手和右手?

或許,是那一彈指六十瞬間的時光,鋪開這一局,我們置身其中。

 

孤卒過河,過去了就可以左右逢源。但是,發覺了嗎?

你再也回不了頭,與一個溫柔的眼神邂逅,在飄舞的黑髮裏沉沉睡去,用修長的手指敲散月光。

聚散總是這樣不經意地來臨,拂亂我們的心情。

 

低頭從不抬頭,那只是一個擦肩,五百年修來的聚散,還必須回眸。

後深深深深地,彼此看一眼。這一眼,可以無關乎男女,無關乎愛情。這才是聚散。

聚散是一種心情,就像用手指在冰玻璃上畫出一道痕跡,然後安靜地看它消融,遠山和湖泊在窗外漸漸清晰。

 

五花馬、千金裘。除了與人聚散,我們還要與無數的物品、時光聚散。

那時年少豪情,迎風激浪,欲上九宵。

現在,還剩多少?

兒童時的一把木手槍,你還記得嗎?

若干年前在喧鬧的酒樓上,樓下人唱了一首醉歌,你放下手中杯聆聽,直到歌聲消散 ……

 

聚時相逢一笑,散了抱膝而歌。

落拓浮生,用百千個聚散下酒,醉了正好歸去

    傳說苦情痣、酒窩的來歷是這樣的:   相傳人死後,過了鬼門關便上了黃泉路,路上盛開着只見花,不見葉的彼岸花。花葉生生兩不見,相念相惜永相失,路盡頭有一條河叫忘川河,河上有一座奈何橋。有個叫孟婆的女人守候在那裡,給每個經過的路人遞上一碗孟婆湯,凡是喝過孟婆湯的人就...

你只不過是我丈夫的母親,在結婚之前,你在我的生命中根本沒有任何意義。我的生命來自我的父母,今天的學歷、能力、教養、待人處世之道 理,都是來自我父母的承傳,沒有任何一分一毫是由你來貢獻。 所以我不懂,為何一結婚之後,我活了二十多年的歲月全部必須歸 零,然後變成所謂“你家”的人...

一直,他對母親都心存怨恨。他覺得,是母親把自己送進了監獄,送進鐵窗,一關就是5年。5年啊,人生又有多少個5年? 當時,他由於喝醉了酒,就和人吵起來,接著動了手,他紅了眼,拿起桌上的酒瓶,砸在了對方的頭上。看到那人倒在地上,他酒醒了,頓時傻了眼,喊了幾聲,不見答應,他就跑了。 跑回家,他告訴母親,他打...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