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妻子是個小尾巴,我走到哪裡她都要問到哪裡。我厭煩,她卻樂此不疲。

可是,這個小尾巴卻在那個下著大雨的深夜永遠消失了……

我的心情非常難過,內心充滿了內疚和痛楚,我無法原諒自己的過錯。

結婚那天,老婆用買戒指的錢給我買了一款手機。

那天夜裡,我們兩人在被窩裡一遍遍地調試著手機的響鈴。

我們覺得,生活就像這鈴聲,響亮、悅耳,充滿著憧憬和希望。

從那天開始,我常常接到她的電話:「老公,下班了買點菜回家。」「老公,我想你,我愛您」

「老公,晚上一起去媽媽家吃飯。」

我的心裡十分溫暖。有一次,我忘了給手機充電,又恰好陪領導到基層,應酬到半夜才回到家,推開房門一看,我發現老婆早已哭紅了眼睛。

老婆的最後一封短信--看完我哭了.. 

原來從我下班時間開始,她每隔一刻鐘就打一次電話,我出了服務區。老婆更加著急,總以為發生了什麼意外,後來每隔十分鐘打一次,直到我推開家門,她剛把話筒放下。

我對老婆的小題大做不以為然:「我又不是小孩子,還能出什麼事情?」老婆卻說有一種預感,覺得我不接電話就不會回來了,我拍拍老婆的腦袋,笑了:「傻瓜!」

不過,從此以後我一直沒有忘記及時給手機充電。

後來我升了職,有了錢,手機換了好幾個。突然有一天,我想起欠著老婆的那枚戒指,便興沖沖地拉她去商廈。

可是她又猶豫了,說:「白金鑽戒套在手指上有什麼用啊?給我買個手機好嗎?我可以經常跟你聯繫。」於是我就給她買了一個手機。那天,我們一個在臥室,一個在客廳,互發著短信息,玩得高興極了。

一天夜裡,我和同事到朋友家玩牌,正玩在興頭上,老婆打來了電話:「你在哪裡?怎麼還不回家?」

「我在同事家裡玩牌。」「你什麼時候回來?」「呆會兒吧。」

輸了贏,贏了輸,老婆的電話打了一次又一次。外面下起了大雨,老婆的電話又響了:「你究竟在哪裡?在幹什麼?快回來!」

「沒告訴你嗎?我在同事家玩,下這麼大的雨我怎麼回去!」「快點告訴我你在什麼地方,我來接你!」「不用了!」

一起打牌的朋友都嘲笑我「妻管嚴」,一氣之下,我把手機關了。

天亮了,我輸得兩手空空,朋友用車子把我送回家,不料家門緊鎖,老婆不在家。
就在這時,電話響了,是岳母打來的,電話那頭哭著說:她深夜冒著雨出來,騎著自行車,帶著雨傘去我同事家找,找了一家又一家,路上出了車禍,再也沒有醒來。

我打開手機,只見上面有一條未讀留言:「你忘記了嗎?今天是我們的結婚週年紀念曰呀!我去找你了,別亂跑,我帶著傘!」她走在找我的路上,永遠不會再醒來了。

我淚流滿面,一遍遍看著這條短信息,我覺得那一個晚上我輸了整個世界。

老婆去世已經3個月,可我仍然無法從噩夢中醒來,我不想工作,整曰消沉萎靡,並且一次次想到了陪她而去……


珍惜關心你的每一個人吧~ 

 
有時過份關心固然煩,但是就是因為愛你所以才會如此,有時要好好珍惜,
不要到了失去才感到後悔..
 
和大家分享.....

 
 
 
 
網路文章

●文/吳若權動聽的樂章,中間常有一、兩個休止符。休息,不一定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有時候,休息只是為了讓你有機會轉身審視過去;有時候,休息就只是為了休息而已。如願以償地開了一家日式拉麵店之後,他才真正體會到自己做老闆的辛苦。光是全年無休的工作方式,就讓他嚐盡「為了理想,失去自由」的滋味。「何必這麼辛苦...

我看了這麼多幸與不幸的人,發覺了一個定律,我稱為幸福定律:幸福與抱怨成正比。越幸福的人越會抱怨,越認為自己不幸福。人生就好像一個圓,沒有人能百分之百圓滿。但是對於幸福度到達99%的人,那1%的不完美就像一根尖刺,刺的人渾身難過,痛澈心扉。讓人以為,人生就只是為了解決這百分之一的不幸而活,對99%的...

博偉電影公司資深行銷經理王文華其實,男人只要蛋炒飯?文/盧智芳2003年9月 CHEERS雜誌王文華筆下的人物,一直是很多都會男女的心情寫照。他擅長描繪玩世不恭的獵豔高手,如何在事業心強、時髦光鮮的都會女性中周旋,嘻笑怒罵;但時而又斂眉正容,細緻幽微地傳遞出他們對愛情的憧憬、不安與焦慮。最近,王文華...

「你好!!我可以座在你的旁邊嗎?」一把溫柔又帶點羞澀的聲音傳來我耳邊我轉頭看看,只見到一位頭髮長長,傻傻的和帶有微笑的小女孩,我便回答了一聲: 好啊.!! 當時我倆都只是剛剛升上小學的小伙子,根本不會害羞,我便直接地問她一些個人資料.....原來這名美麗的小女孩叫-雲兒,她的名字好特別,意味著天空上...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