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老公,抱我一分鐘,好嗎 (好多網友都哭了)
她祈求的眼神讓他心中壹陣痠痛。自己真的好久沒有抱過她了。她是那麼的易感,那麼的靈動。現在的她卻沉靜得讓她無法與曾經的她聯繫到壹起。“老婆,我有沒有說過我愛妳?”他說。 


她穿著白色的睡衣站在那裡,眼中滿是期待的神色。他坐在電腦前,轉過頭望着她,心中不禁壹陣蕩漾。 
  從座位上站起身,他張開雙臂將她擁入懷中。“都快壹點了,怎麼還不睡?”她將頭深深埋在他的懷中,語氣中多了壹絲委屈:“老公,妳好久都沒有抱過我了。”他摟緊了她,緊得壹絲空隙都沒有,緊得,似乎永遠都不想放開手。 
  她是個特別的女孩兒,他壹直都覺得。他們原本是彼此朋友的朋友,只是出於禮貌才會點頭的那種。他曾看見她與壹群姐妹們瘋狂地又笑又叫,也曾看過她慧黠的眼眸靈動地轉上幾圈,將人整得無以復加。他想,她真的不適合做老婆。這女孩兒太瘋了,她只適合做個玩伴。 
  直到有壹天,他看到喝醉的她。她就那麼安靜地坐在角落,獨自喝着酒,獨自拭着淚。那裡,他和她都在聽那首歌――“forever”。她是為這首歌的詞流淚嗎?他想。或者,會是什麼呢? 
  她喝醉了,壹個人醉倒在桌子前。他扶起她,不曉得她住在哪裡,她被帶到了他住的地方。他將她扶上床。她緊閉着眼睛,無意識地緊抓着他的手,呢喃着“不要走”。他第壹次看到她的脆弱。那壹夜,他攬着她合衣而眠。 
  她是在他懷中醒來的。他望着她,看著她睜開眼睛時如嬰兒壹般懵懂。片刻之後,她重拾回凶悍與戒備。“妳怎麼在我床上?妳要做什麼?”她的眼睛中威脅的意味頗為濃厚。“是妳在我的床上,而且是妳在抱著我。”他啜着笑說。她懷疑地看看周圍再看看自己。是了,這不是她的床,而她的手正橫過對方的腰環着他。 
  她輕輕地將手慢慢抽回來,似乎以為這樣子他便不會察覺。而細心的他還是看見了她臉上的壹絲赧然。她的眼睛轉了幾圈,最後才停留在他的臉上,:“我什麼都沒*。”她說。不過似乎中氣不足。 
  他輕笑出聲。“做我女朋友吧他看著她的眼睛,溫柔地說。 
  “這算不算求婚?”她問,手指輕顫。 
  “還不算。不過如果妳想的話,我可以考慮。”他的壹隻手橫過她的腰。 
  “如果妳每天可以抽壹分鐘來抱我,那麼我答應妳的求婚。”她說,眼睛亮亮地,直直地望着他。 
  “嗯……好吧,那就三個月以後結婚吧。”他說。 
  就這樣,他們在他的床上訂下了婚約。                  
  “老公,妳要抽壹分鐘抱我!”她說。結婚以後,她總會提醒他這個承諾。他是甘之如飴的。從來沒有想到,從前以為古靈精怪的她竟然也有着女人的柔媚和孩子般的嬌憨。每天,他都會抽出多於壹分鐘幾倍,幾十倍甚至幾百倍的時間來抱她。 
  漸漸地,他開始忙了起來。每天下班要坐在電腦前幾個小時。每壹次她說“抱我壹分鐘”時,他總會抱歉地看著她說:“下次吧,老婆。明天壹起補給妳。”於是她便靜默地坐在沙發的壹角,抱著膝望着他;每次當他終於決定休息時,她都已經趴在沙發上疲倦地睡着了。 
  忙碌的工作使這個“抱壹分鐘”的承諾澹得幾乎退出了他的腦海。他有他的事業要做,“她會懂”,他這樣想。每天的工作累得他盤疲力盡,永遠做不完的事情就這樣圍着他轉,讓他無暇再去想其他。於是,他忘了她的生日,忘了他們壹週年的結婚紀念,忘了要給她壹個晚安吻,也忘了給她最想要的擁抱。
她越來越沉默了,經常坐在那裡看著忙碌的他發呆。她發覺他的笑容越來越少了,於是她的笑容也跟着越來越少了。生日時,她在壹張卡片上寫下“送給最愛的妻子,祝生日快樂――永遠愛妳的老公”;結婚紀念日,她伴着燃盡的蠟燭和冷透的飯菜趴在餐桌上睡去。看著他團團亂轉的身影,幾次她甚至有些懷疑當初的決定是不是太草率,畢竟他們都還年輕。 
  剛剛從醫院回來,她的臉色有些蒼白。從來的她就是怕去醫院。曾經有他的陪伴,幾次擁着哭得眼睛痛紅的她走進門診室做檢查。這是她壹輩子的弱點啊,他是知道的。那時他總會取笑她這麼大的人去醫院竟然會比孩子哭得還要厲害,原因只是怕打針。這壹次,徘徊在醫院的門口,她都不敢走進去。克制心中的恐懼對於她來說真的是太困難的壹件事。 
  最終她還是走旱災去了。檢查的結果令她大出所料――她懷孕了。 
  回到家,她蒼白着臉幾次想告訴他這個消息。而他卻忙得顧不上看她壹眼。已經壹點了,夜深露重,他卻仍然坐在電腦前。他們從未吵過架,可她卻覺得現在的生活比大吵壹架還要可怕――他竟連吵架的時間都沒有。 
  穿著白色的睡衣,他終於鼓足勇氣打斷了他的工作――“老公,抱我壹分鐘,好嗎?” 
  他轉過頭望着她,那壹刻她看到他眼中的詫異而後又變得溫柔。將她攬在懷中,他說:“都快壹點了,怎麼還不睡?”趴在他的懷裡,她的淚終於流了出來,委屈地說:“老公,妳已經好久都沒有抱過我了。” 
  她好愛他啊,她真的好愛他。從那個在他懷中醒來的清晨開始,她知道自己渴望這樣壹個溫暖的懷抱。她知道匆匆訂下婚約她並不後悔。貪戀着他的懷抱,她總是想如果他還願意抱她那麼就壹定還愛她。然而這樣溫暖的懷抱她卻很久都不曾擁有了。 
  “怎麼了?”他輕聲問,讓她坐在腿上,他不禁低頭親了她壹下。 
  “老公,”她吸吸鼻子,“每天分給我壹分鐘好不好?壹分鐘就好。” 
  她祈求的眼神讓他心中壹陣痠痛。自己真的好久沒有抱過她了。她是那麼的易感,那麼的靈動。現在的她卻沉靜得讓她無法與曾經的她聯繫到壹起。“老婆,我有沒有說過我愛妳?”他說。 
  看著她驚訝地睜大眼睛,他知道這句話他真的晚說了很久。 
  小手不自禁地糾緊了億的衣領,她有些瞠目結舌。他真的說愛她了嗎?呆愣了半晌,她開心地撫着肚子說:“寶寶,聽到了嗎?爸爸說愛媽媽了,爸爸說愛媽媽了呢!” 
  呆住的人換成了他。好半天他才又找回了自己的聲音。“寶寶?我們的寶寶?”他的聲音顫抖着,
  “嗯!”她點頭。 


  他抱緊了她,完全沉浸在喜悅之中。 
  “老公,每天抱我們壹分鐘,好不好?”她說,眼睛裡浮起壹層霧氣。 
  “嗯!”他保證地點頭。是啊,有什麼會比妻兒更讓他感到幸福的呢?! 
  緊緊地環着他的腰,她知道這壹輩子她的選擇沒有錯。她會幸福,會有愛自己的丈夫和他們全心期待的可愛的孩子。是的,她會永遠幸福的。 
  “老公,再抱我壹分鐘,好嗎?” 
老公,再抱我壹分鐘,好嗎? 
看著,竟然有想哭衝動,有女人,其實要的很少, 最需要的是感情上的給予壹個擁抱,壹個吻,點點的小憐愛,就可以讓心愛的女人得到滿足,因為,女人要知道妳愛她,結婚後,說千萬遍的我愛妳,都不會多!

男人再帥,扛不起責任,照樣是廢物; 女人再美,自己不奮鬥,照樣是擺設; 人生就要活得漂亮!活出點責任和尊嚴,寧可做瀟灑的女神,也不要做擺設的花瓶! 人生不只是安逸。男人掙錢是責任!女人掙錢是價值!長得漂亮是優勢!活的漂亮才是本事!愛自己最好的方式~就是成就自己! 圖片來源   一個女人一定...

(圖為示意非當事人) 我一直想說出我和他的故事。一直難以啟齒。 我可以說是個漂亮的女子,在大學時被稱為校花。 追求我的人很多,有同學中的英俊才子,更有校外的成功男士。 我選中了一位比我大三歲的校外男士,父親是處級官員,母親是某集團企業董事長。 他本人並沒有官家富家子弟的各種壞習氣,為人謙和樸實,好...

世界上最高級的自我侮辱,是什麼? 圖片截取自李佳薇「像天堂的懸崖」mv   一、關於相親 這世上最高級的自我侮辱,大概是相親。 兩個適齡又想要結婚的人,因為遇不到合適的對象,就衣冠楚楚地為自己打上“待售”標籤,包好包裝,擺在明碼標價的貨架上。 當兩個人,甚至還有雙方...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