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她現在能給你的都是十年前我給過你的,你就折騰去吧!等你折騰夠了就會發現,你只是把我們走過的路又重複走了一遍而已。

我正專心地看電視,他突然說:“我們離婚吧。”他很嚴肅,不像是跟我開玩笑。浮上我腦海的第一個念頭是:他肯定炒股虧大了,或者是得了絕症,怕連累我。我堅決地搖頭,油然而生一股要跟他共患難的豪情。

他的第二句話將我打入地獄:“我愛上別人了,對不起。”

“什麼時候?”我努力沉住氣。

“半年了,是旅行認識的,她是導遊,很單純,人又熱情。”也許意識到自己讚美的詞語用得過多,他剎住了,愧疚地看著我。

“有多愛?”

“十分愛。”

我沒有再問下去,問得太細只會讓自己傷得更深,不如給自己留點顏面。

回憶跟他在一起的日子,我們很幸福。可是,既然人家已經喜新厭舊,我幹嗎死不放手呢?我長長吐了一口氣:“一切就按你的意思辦吧。有人能將你這個禍害從我身邊領走,我真是感激不盡。”他驚訝地看著我,他知道我並不是一個心胸豁達的女人。

“其實我對你也有審美疲勞。”你把我看得輕如鴻毛,就別指望自己還是我心中的泰山。

他深感愧疚,決定把家裡的一切留給我和孩子。

離婚前,他約我一起吃飯。幾杯酒下肚,他的話多了起來,他說,他希望得到我的祝福,他還主動說起那個女孩,她朝氣蓬勃,跟她在一起,他有被點燃的感覺。想起自己曾經也年輕漂亮、朝氣蓬勃,也曾經那樣吸引他,我與那個女孩,只是隔了幾年的光陰,卻被明顯貼上了舊愛與新歡的標籤。

“她很天真,一點小事也能讓她感到滿足,跟她去購物,抽獎得了一塊香皂;帶她去吃北京餃子;送她一塊20元的電子表;給她買一個土渣兒餅……她都會欣喜若狂。跟她在一起,我很放鬆,我可以抽煙抽得屋子裡一股煙味,我可以玩通宵麻將,跟朋友拼酒……”他陶醉在自己的幸福里,滿眼的溫柔。

而我,像所有的黃臉婆一樣,精打細算,過問他的每一筆開銷,買雙襪子都要貨比三家。我不許他抽煙,禁止他喝酒,更反對他吆三喝四地賭博。

“和她在一起,我感覺心跳加速,幹什麼都充滿力量。”他顯然已有幾分醉意。

我打斷他:“從此以後,我不再是你的黃臉婆,不再是你不用支付工資的佣人。我可以節省為你熨衣服配領帶的時間,來打扮自己;我可以節省下為你買衣物的錢,給自己挑幾件拿得出手的時裝;我可以不用絞盡腦汁地搜索魚的N種做法,不用討好你的胃,想吃飯我就做,不想做飯,我可以去吃快餐;我可以不再擔心你抽煙傷了肺,喝酒傷了肝;我不再為你洗吐得一塌糊塗的被單;不用在你醉了酒,睡在街邊某個角落時,一邊哭一邊滿大街地找;我可以不用再操心你老家的親戚今天誰做壽,明天誰娶媳婦,不用再每個月給你爸媽寄生活費;我不用再每年跟你坐半天的車,提著大包小包走十多里山路,只為陪你父母吃頓年夜飯……是啊,離婚,真是太好了!”說完這些,我淚如泉湧,而他則愣愣地看著我。我一直都表現得很冷靜,可是,一點酒精就把我的內心出賣了。三十多歲的女人,誰不在乎自己經營多年的婚姻?

我又笑起來:“離吧,離了看你能得意多久,你十分愛她,她也十分愛你是吧?走到一起後,一起生活幾年,看你還會不會見到她就心跳加速。她現在能給你的都是十年前我給過你的,你就折騰去吧!等你折騰夠了就會發現,你只是把我們走過的路又重複走了一遍而已。”

“你醉了?”他有些緊張地看著我。

“我沒有天真單純過嗎?我沒有年輕美麗過嗎?我把你送的一隻銅戒指、一本書、一枚書籤視若珍寶,冒著嚴寒為你織手套。我也十分愛過,可是走進婚姻,女人的角色就複雜了,在愛的同時,有了很多責任。她不可能再十分專注地愛一個人,她要從這十分愛中分出一分愛公公婆婆,又要從中分出一分來愛自己的父母,還要從中分一分來愛孩子。十分的愛經過婚姻的洗禮,就只剩下了七分。當另一份十分的愛襲擊她的幸福時,她就無以抵擋……”

拉著小姐的手,一股暖流湧心頭;拉著情人的手,酸甜苦辣樣樣有;拉著老婆的手,等於左手摸右手。左手右手都是自己的手,老婆畢竟是自己的左右手,用刀劃破自己的左臂右膀時,痛的不正是自己嗎?

最終,他堅持不要離婚。

我問:“原因呢?”

他說:“你清醒的時候沒有醉酒的時候理智,也沒有醉酒的時候聰明,你把我罵醒了。的確啊,這個家是來之不易的,不會有人比你更了解我,也不會有人能代替你在孩子心目中的位置。努力打拼了這麼久換來的美滿家庭,我差點親手毀掉。老婆,對不起!原來最愛我的人,一直都在我身邊,原來不能沒有對方的人,是我。”

人生的契機在於:什麼都可以。 人類的思想很容易限定住,我們往往以自己的想法來限定,例如:考上理想學校,就有理想前途;找到好工作,就有理想人生……可是,人生偏偏很奇妙,當老闆的大多學歷不高,理想的工作和圓滿的人生,是很難有直接相關的。 其實,只要敞開心胸去看世界,一本書、一...

在一個寒冷的冬夜裡,一個鞋匠在守了一整天空盪盪的店舖後,拖著一身疲累,返回他那破舊的小屋。家裡沒剩多少麵包了吧!”他如此想著。“這個冬天,一刻比一刻更冷。”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拉緊他為一一件,薄薄的外衣。唉!好些個日子沒有收入了,太太一定又會板起了臉孔。&rdqu...

凱倫就像每一個好媽媽一樣,發現自己懷孕,就運用各種方法,準備讓她三歲的兒子米凱,接受一個新的親屬。他們發現將誕生的寶寶是個女孩,米凱於是日復一日,夜復一夜地,在媽媽的肚子上,唱歌給自己的小妹妹聽。凱倫懷孕的過程很正常,她是田納西州Morristown循道會的活躍會員,然後陣痛來了,每五分鐘...每一...

在一個寒冷的冬夜裡,一個鞋匠在守了一整天空盪盪的店舖後,拖著一身疲累,返回他那破舊的小屋。家裡沒剩多少麵包了吧!”他如此想著。“這個冬天,一刻比一刻更冷。”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拉緊他為一一件,薄薄的外衣。唉!好些個日子沒有收入了,太太一定又會板起了臉孔。&rdqu...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