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還記得電影裡《About Time》(真愛每一天)結婚的橋段嗎?劇情中結婚當天,突然碰上大雨,大夥跑著遮蔽,表情卻絲毫沒有不愉悅,反而是盡興的享受這一天。現實中 Katy 和 Richard 的結婚典禮就像是這部電影的翻版,婚禮當天氣象報導著颶風帶來的氣流可能會造成大雨,然而數個月前就已經訂下的婚禮場地與邀請百名的客人,Katy 和 Richard 只能用信念祈禱大雨不會打擾婚禮。

然而天不如人願,婚禮開始大雨就毫不留情的落下,無論是來賓還是新郎新娘都是渾身濕透,進入禮堂沒有多久,玻璃材質的屋頂也因為抵擋不住強風和大雨,讓場內開始滲入雨水,眼看戶外的宴席會場被大雨摧殘的更加淒慘,這時新郎請求大夥協助將戶外的桌椅與餐點移回至禮堂。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到達宴席會場時,事前準備的帳篷因為大雨而倒塌,就連精心擺設的佈置也被吹的東倒西歪,但是大夥沒有因此而被澆熄參予這婚禮的熱情,反而是捲起褲管當起工作人員,走進早已淹水的帳篷,將桌椅與餐點移回至漏雨的禮堂,現場工作人員也表示會盡力修補漏雨的禮堂屋頂。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如果今天場景發生在台灣,肯定會被冠上的好的霉頭,甚至擔心會影響運勢而改選他日再重新舉辦。然而 Katy 和 Richard 並沒有這麼選擇,反而是好好的享受這一天,並且快樂的在雨中跳起舞來,甚至邀請大夥一同在大雨中跳舞,並且窩在會場裡完成用餐與婚禮。如同生命裡沒有什麼是絕對能夠掌握,不過若能換個角度去看待發生的每個當下,那麼即便是老天不作美,最重要的一天,其實也可以是最完美的一天。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美麗的婚禮意外 - Katy and Richard’s wedding



本文出處,更多精采內容請上www.JUKSY.comJUKSY官方粉絲團。如欲轉載,請標明原文網址及出處。

鎮裡有個傻瓜,不是天生的那種,5歲那年在一次煤氣中毒事件中,只有他活了下來,和他同在屋裡睡覺的父親用盡最後的力氣將他推到門外撒手而去了,從那以後,他就只會傻傻的笑,不管是開心還是傷心,據說是大腦受到了損傷。   傻瓜還有個美麗的媽媽和可愛的妹妹,他總是問***媽,他的爸爸去哪了,***媽...

男生跟女生的想法實在是天差地遠,男孩們也常抱怨女孩心思太難猜!只要用點小撇步,你會發現其實女生很好懂啦!日前韓國有網友研究出讓女生瞬間融化的四種方式(推眼鏡),還不快拿筆記本,一條一條地給他好好記下來!! 《第一種》手指融化法 把手指頭放在女生的額頭上,輕輕地點幾下(記得是輕輕的,否則小心女生請你...

何謂創可貼戀情?它就在你我身邊。 從狹義角度來說,創可貼式戀情指的是談一次戀愛,是為了治療上一次失戀所造成的痛苦。 從廣義角度來說,創可貼式戀情包括所有不是由真愛出發,而只為了填補某個缺口的戀情。 創可貼式戀情絕不是新生事物,它正越來越多的在城市之中到處興起,以“短、平、快的療效迅速佔領...

認識丈夫時,我經營一家美容店,丈夫經營一家乒乓球俱樂部。 我開美容店純屬不想去父親公司上班,而丈夫俱樂部則必須賺錢,因為他賠不起。 有位好友是丈夫初中同學,曾暗示我:丈夫眼裡只有錢。當時,我被愛情沖昏了頭腦。 雖然丈夫家境和我家境相差懸殊,但父親見丈夫有事業心,就答應了...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