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缺角的滿月

“翔!我懷孕了”妻含羞待怯小聲在我耳邊說著 
“什麼?”我跳了起來 

“嗯!我去檢查過,己經二個月大了...”妻仍溫柔的說著. 
我一言不發,皺著眉,來回的踱步著. 

妻不是第一次懷孕了,前二次的流產,己使她的身心大受打擊, 
而且,醫生也說,她的體質不太適合懷孕. 

為了不讓妻有任何負擔,即使在歡愉中也做了事前的防範,可是... 
我有點生氣,因為我被算計了! 
“翔!你在生氣是吧?” 
鐵青著臉,鬼都知道我在生氣! 

“妳知道妳的身體狀況嗎?妳知道妳在做什麼嗎?”我冷冷的說 
“翔!不要生氣好不好?”妻仍是溫柔的哀求著,“我知道你是為我好,這點我很高興,可是...妻的臉色暗了下來 
“我想為你生個孩子,長得像你像我的小朋友,這也算為你們趙家留個後代啊?!“ 

“拜託!”我忍不住大叫,“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流傳什麼承繼香火的八股,我娶了你,不是要你當生小孩的機器!“ 

我真是火到了極點,為了妻,我毅然決然的搬離年長的父母,為的是不想讓父母昐孫心切的眼神讓妻看到! 
可惡!獨子的我壓力也很大啊! 
“翔!”妻低著頭輕聲的喚我. 

我的脾氣一向火爆,家裡從來只我大小聲的份,妻總是溫馴的依著我,但是,我心裡也明白,柔順的妻也有固執的一面,一旦她決定的事,我喊破了喉嚨也是沒有用! 

“翔!我知道你愛孩子的,他是老天給我們的孩子,留下他,好不好?“妻的語氣仍是哀求 
我不語,撇過頭去不想看妻的表情. 

是的,我很喜歡小孩,黃昏在公園裡跑步,看到孩童在追逐玩樂時,總會忍不住多看幾眼,我想...這一切.都被妻看在眼裡了吧! 
“翔!”妻跑到我面前,小心翼翼的看著我 

“可是..”我仍皺著眉,“妳的心臟負荷不了的,妳看,妳都這麼瘦小了,怎麼養個娃娃?不行!我不准!“ 
我試圖堅決的否定這項冒險 
妻甜甜的抱了我一把,笑著說: 

“好嘛!好嘛!我會努力的照顧我自己的,吃的胖嘟嘟的,絕不讓你耽一點點心,這樣就行了對不對?這次我絕對會小心的保護寶寶,我們都會很愛他的,是不是?“ 

哎~我嘆了一口氣,都結婚這麼多年了,這愛嬌的模樣仍沒改變 
我反抱緊她,心裡閃過一絲不安,最耽心的話仍舊沒有說出口,這傢伙,什麼時候才能讓我不再掛念著她呢? 
我想...很難!

在台中精明一街的某家露天咖啡館,看見這樣饒富哲學意味的牆上文學,常令路人也得停下腳步佇足欣賞,特予以轉載,與我的好朋友們一起分享-------* 有一種高低叫勢力。 * 有一種長短叫是非。* 有一種大小叫心胸。 * 有一種寬窄叫眼光。* 有一種上下叫門戶。 * 有一種左右叫創意。* 有一種貧富叫閱讀...

一個個無情的誤解,紛亂了幸福的腳步。當命運的死結終於用代價打開,一切都為時已晚。接婆婆來家安度晚年,結果卻背離我們的初衷。結婚二年後,先生跟我商量把婆婆從鄉下接來安度晚年。先生很小時父親就過世了,他是婆婆唯一的寄託,婆婆一個人扶養他長大,供他讀完大學。“含辛茹苦” 這四個字用...

女 人 打 扮 得 漂 漂 亮 亮 , 跟 你 約 會 , 不 一 定 就 是 喜 歡你, 她 只 是 想 你 喜 歡 她 。 男 人 以 為 女 人 細 心 打 扮 一 番 來 見 他 , 一 定 是 對 他 有 意。這 種 想 法 太 一 廂 情 願 了 。 即 使 沒 有 男 人 ...

愛上她,只是一剎那,女孩子的清麗與不俗在那個瞬間擊中了他,但他知道自己是配不上她的,自己又矮又醜,而且來自農村,而她家世良好,父母是北京的政界要員,男友在美國讀哈佛。所以,也只有暗戀吧。 於是在每一個她出現的地方都會有他,晚自習她坐過的椅子他會再坐,好長時間體會著那留下的溫暖;她摸過的東西他也會再摸...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