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繁花競豔的璀璨國度

和煦的春日,正是自然萬物復甦的季節,露臺上、路邊草叢、郊野田園間,形形色色的花朵盡情綻放,相互爭豔。大自然向來是珠寶品牌的創意寶庫,花朵尤其是設計師們鍾愛的題材,花卉元素被應用於珠寶設計的歷史十分悠久,往往隨著時代的流行風格、人文背景而發展出不同的形貌。

以珠寶描繪花朵多半分為具象及抽象兩個方向,若由歷史軸線來看,東西方對於花朵的運用恰循著如此脈絡進行。偏好寫實、素描、雕塑的西方,藝術上崇尚三維空間立體線條,大多是以擬真手法呈現花卉形體,而花種的選擇多半和人文背景有關,例如大量出現的鳶尾花,便是法國皇室的象徵紋飾;而遠東的阿拉伯、埃及,設計風格則深受宗教人文影響,花朵造型偏向抽象化,多以幾何形狀表現,或如花葉、藤蔓等重複性、帶有數學公式化的圖騰來變化。若以時間軸來看,早期由於金工技法較為侷限,花朵大多為平面圖騰,17、18世紀以前銀是主要材質,珠寶較為厚重不易輕盈,工匠往往取金屬或銀直接雕刻成花形,或是以打磨渾圓的包鑲寶石排列成花狀,更大量的作品是以琺瑯繪製花朵圖案。19世紀爪鑲發明,以及質輕堅固更利於珠寶製作的鉑金出現後,設計師們便轉往立體層次競藝,運用金屬結構、寶石鑲嵌堆疊等來構築生動的花朵輪廓。

最早的珠寶是為皇室男性而創造,寶劍或皇冠上裝飾著珠寶,代表了權勢、地位的象徵,隨著時代變遷,文藝復興之後配戴珠寶的主角逐漸換成女人,珠寶設計更偏重與情感連結,除了寶石本身的價值外,更重要的是能提供精神層面的附加價值。女人的感性令她們容易對花朵有著情感的投射,珠寶品牌因而順勢發展出各自的代表性花卉,藉著細膩工藝、不同的花語及寓意,為女人送上無限的浪漫與想像。

【撰文/賴盈君; 設計/江宜珎 ;圖片/各品牌】

 

後記-那些關於花的記憶

正當我身處昏天暗地的截稿期,身後突然飄來陣陣濃郁香氣,原來是Van Cleef & Arpels送來了春天,即便方才因仔細考究各種花性、花語與傳說而頭昏腦脹,看到一大把由粉玫瑰、桔梗、白色風信子、繡球花組成的浪漫花束,還裝飾上翩翩蝴蝶,所有的煩悶頓時煙消雲散。

女人很少不喜歡花的,搜尋腦袋裡與花朵相關的回憶片段,曾在路邊摘下不知名的可愛小花,在那個還流行寫日記本的年代,悄悄地夾進了書頁裡,希望將美麗一起封存;抑或是收到男友親手奉上的第一枝玫瑰,開心的用花瓶供著,儘管放到葉已枯,不見花瓣掉光就是不肯將它送進垃圾桶裡。

花開燦爛,可惜只在須臾片刻,再美麗的花也終有凋零的一天,就如同女人的青春年華一般轉眼即逝,所幸還有如花似幻的珠寶,為我們留下永恆的剎那感動。

繁花競豔的璀璨國度

 

延伸閱讀:

Chanel山茶花的寧靜革命→

Cartier蘭花的奢華奇想→

Chaumet浪漫繡球花→

Dior食人花的奇幻花園→

Piaget伯爵的玫瑰園→

Tiffany蘭花現形記→

Van Cleef&Arpels幸運四葉草→

Boucheron戀戀紫羅蘭→

Georg Jensen新藝術之花→

本文出處

Hedi  Slimane對搖滾的熱愛自是不言而喻,不僅邀請Alex Turner、Miles Kane等英國搖滾明星坐在第一排看秀,繼上季大玩三角燈柱旋轉秀,本季同樣有金色長柱在開秀前交織成金屬拱門,讓模特兒穿越其中,映照著他們身上的閃亮裝飾,更顯華麗耀眼。 不管眾家媒體對其設...

回首品牌傳承,Veronica Etro深知東方與西方風土各異的博大文化,共同造就了Etro的印花傳奇,因此今年秋冬她以著名的「絲路」為主題,將她個人迷戀的波希米亞風和品牌一貫的民族背景合而為一。 東起中國,途經哈薩克、俄羅斯、中東、君士坦丁堡而終至義大利的絲路,千百年來傳遞交流著東西各國的文化,V...

想要知道法國女人的穿著品味?看看agnès b.的設計就知道。從開場3名女孩身著靈感源自法國國旗的紅、藍、白洋裝與大衣,搭配飾著大大B字母的針織手套,與一系列的粉彩格紋、愛心圖案,完美演繹女孩的青春活力。而外柔內剛的巴黎女人,則透過經典的黑與白連身褲裝,與一系列溫暖的灰色與駝色毛呢大衣...

當我打開Yohji Yamamoto 2014秋冬大秀的邀請函時,赫然發現裡面躺著一只黑色硬紙娃娃,不免開始揣測:娃娃與這場秀的關係為何?原來,娃娃正是設計師Yohji Yamamoto所要表達的主題,誠如他所說:「我不知道童話娃娃放大後,是否還是可愛?只是,在童話世界當中,我的娃娃就代表恐懼,而我...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