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教室裡溫度微微的有些涼,看著圖書館牆上被陽光溫柔的炙烤著,眼睛被輕輕的刺痛著。對著顯示器盲目的想要做些什麼,如此多的文字在心裡想要肆虐的湧現。

手碰到鍵盤卻不知該從何說起。
  
有時候會覺得變老了可是心卻還是年輕的。有時候明明還沒有老,卻覺得心老了。不小心迷失了曾經我們駑定的想要堅持的東西。
  
曾經我們會為下午在餐廳一起吃飯感到開心,雖然菜並不好吃,飯可能也做的過了或者是生了。逃避著老師的“追捕”覺得甜蜜。

曾經我們會為一塊錢一袋裡的5塊旺仔Q糖覺得滿足,吃著像是在擁抱著幸福。

曾經我們會周末一起去散步覺得浪漫,雖然那條路上並沒有美麗的風景,雖然同一條路我們反反复复走了好多遍,卻依然想要一次次的走下去。

許多的曾經迷失在了我們一起走過的夢中。

偶爾的想起,甜蜜的思緒一點點靜靜的將其關上,好似打開一個裝滿記憶的魔盒,細心的呵護著,只是在思念的時候拿出來一個人靜靜的回憶著那一段記憶。

我明白我還沒有到可以去回憶曾經的資格,可是卻只想記憶中有那麼一個影子,不曾離去,靜靜的圍繞,傾訴著那一時的情柔,一時即是一世。
  
繁華落盡空對月,月影憔悴斷腸人。時間的秒針不停的轉動著。回不去的曾經,懷念過去是因為現在過的並不快樂。

有時我在想是不是我現在過的真不快樂,只是我找不到不快樂的原因,為什麼我還要懷念過去呢?是否真的是“我不是一定想要等你,只是等上了,就等不了別人了”。

或許真的一生至少該有一次,為了某個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結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經擁有,甚至不求你愛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華里,遇到你。

總會看著別人的這些句子去想像著是承受住了什麼才能用這麼簡單的文字表達出如此牽動內心的觸動。
  
有一天一個人走到我面前說“給你個東西”我接住了,拿在手裡把玩著,一顆精美的琉璃球。直到有一天我不小心丟掉了,一個人在路邊哭泣著。

他再次走來“給你的珍珠本想你會好好珍惜,你卻弄丟了。現在你已經失去了,她也不在屬於你。”

他拿出一個精美的盒子“這個盒子教給你,這次你要自己去尋找珍珠,然後將她好好的保護起來”我終於知道,他被稱為是上帝或者是神,盒子是我的回憶,追尋的曾經的眷戀。

只為能好好的守護起那顆屬於我的珍珠。我終於明白,我在那最美的年華里遇到過你,那個我應該從你記憶中消失的你。
  
知道我終於習慣了等待,靜靜的在輪迴的站牌下等待著,卻終於明白等待終將只是等待,終於記起那個人消失時所告訴我的應該去找尋,只是我卻還是在找尋著你身邊的一切。

總想要通過你通過你身邊的人來了解著你的一切。

卻終於在那麼一個狹小的瞬間發現,我離你越來越遠,遠到我再也找不到一個人來了解你的一切,再也找不到一個你身邊的人來對我說著你現在的生活。

曾經不需要別人去了解的東西,曾經都看在眼裡的東西,現在卻是遙不可及的存在,遠到我再也感受不到再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去找尋…
  
終於,我愛了你一個曾經,曾經卻還延續著現在…






出處來源:http://www.ok87.com/

如果你正愛著一個人,你會用什麼方式去表達你對她的愛?我想,愛情的產生與發酵,像是收音機頻率。轉錯了頻道,就錯過;轉偏了頻道,就聽不真切,甚至有雜音干擾。這才發現,心靈相通其實是感應彼此愛意的大前提。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套認定愛情形成的模式。心思細膩的人,往往容易陷入情網,當然,也可能只是自作多情。反之...

客廳裡擺了張圖畫,是阿蟲畫的布袋和尚。買的當時,喜歡的不只是簡練的構圖和簡潔的線條,還被題詞「放下布袋,何等自在」打動了心。那個時候已經覺得,背負過量的包袱,實在辛苦,但卻放不下。因此買回來擱在廳中,盼望每天瞧它一眼,順便提醒自己。許多包袱是自己不斷疊上去的,當然也可以自己放下,就看捨不捨得。喜歡收...

在一個邊遠的小地方,曾經有位小夥子用八頭牛娶了他平凡的太太,他的朋友百思不得其解。因為別人最多用兩頭牛娶妻。過了半個月後,他去拜訪這個小夥子,驚訝地發現新娘與從前判若兩人,一舉一動都透著優雅和自信。原來女人要的就是那種被寵被愛的感覺,那種被看重的驕傲。試想一個平平淡淡的女子,在上班時忽然收到一束美...

一大早,我跳上一部計程車,要去台北郊區做企業內訓。因正好是尖峰時刻,沒多久車子就卡在車陣中,此時前座的司機先生開始不耐地嘆起氣來。隨口和他聊了起來:「最近生意好嗎?」後照鏡的臉垮了下來,聲音臭臭的:「有什麼好?到處都不景氣,你想我們計程車生意會好嗎?每天十幾個小時,也賺不到什麼錢,真是氣人!」嗯,顯...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