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陸紅

  
不知從哪一年起,似乎已是很久,他和她一直在等待著,企盼著。

  
讀中學時,他是大隊長,她是另一個班的中隊長。他是個英俊的少年,綽號叫“外國”,高高的個,白皙的臉,挺拔的鼻。她卻是個醜小鴨,小小的眼,倔強而微翹的嘴。每學期年級考試總分張榜,他倆總名列前茅,不是他第一,就是她第一。可他們彼此記住了對方的名字,卻從沒說過一句話。每當他的身影出現在她的教室門口時,她總感覺到那雙會說話的大眼睛向她投來深深的一瞥。有一次,當她驚恐卻又情不自禁地向站在教室門口的他望去時,他正注視著她,友好而純真地朝她微笑,她看呆了。

  
中學畢業,他和她考上了同一所大學。他在物理系,她在中文系。在圖書館和食堂不期而遇時,他依然向她投來親切而迷人的微笑,她則靦腆地向他點點頭。他沒有問她住在哪幢宿舍,她亦不知道他住在幾號樓。他們企求校園裡的偶遇,等待對方主動地和自己攀談。每次走過物理實驗樓,她都不由自主地放慢腳步,心裡暗暗盼望著能出現他矯健的身影,而他,卻常常冷不防出現在中文系的閱覽室,心不在焉地翻閱著過期的書刊雜誌。

  
在一次聖誕晚會上,他和她擦肩而過。他英俊、瀟灑的紳士風度贏得眾多女生的青睞。

  
她優雅、清秀,由昔日的“醜小鴨”變成了“白雪公主”。每支舞曲,她總被男士們搶著邀請。他只是靜靜地、默默地在遠處看著她,露出那醉人的微笑。

  
她期待著他走向她,邀她翩翩起舞,他則靜候著她和一個個舞伴跳至曲終。

  
三年級時,他寫過一封長長的信,決意在和她再度相遇時塞給她,但他終於沒有做出如此唐突的舉動。而她的日記裡卻記載著他們每次相遇時興奮、激動的心態。一晃四年就要過去了,他和她始終保持著一等獎的獎學金,始終保持著似曾相識卻又陌生的距離。

  
大學畢業時,他沒有“ 女朋友 ”,她亦沒有“ 男朋友 ”,他的“哥兒們”和她“姐兒們”都感到不可思議。

  
一個讀哲學的他倆的中學校友在一次同學聚會中聽到他們的消息,便給兩個人分別寄去了一本弗洛姆的《愛的藝術》,並在兩本書序言的同一段話下劃上紅槓。

  
那段話是說,大多數人實際上都是把愛的問題看成主要是"被愛"的問題,其實,愛的本質是主動的給予,而不是被動的接受。

  
一味的被動等待,極容易把一時的過錯變為永遠的錯過……

  
他和她都如飢似渴地讀完那本書,都為之失眠。新年的第一天,他和她都意外而驚喜地收到對方同樣的一張賀卡。那別緻的卡片上,一隻叩門的手中飄落下一片紙,上面寫著:我喜歡默默地被你注視著默默地註視著你,我渴望深深地被你愛著深深地愛著你。


出處來源:http://www.duwenzhang.com/

兩個人的小日子,你是否有在憧憬?和心愛的他/她一起過日子,相互扶持走完一生。這中間的過程,只有經歷過的才知道。   半夜,醒來,感覺老公緊抱著我,竊喜!心想:這傢伙平時挺酷的,沒想到睡覺時一不小心就露餡了。於是感動不已,正準備好好享受他是不是服用了我給他在網上訂購的特洛特能量素想和我什麼...

如果有一天,我從你的世界消失了,你會不會在街上走著走著突然想到我,站著愣神好久;   如果有一天,我從你的世界消失了,你會不會在最快樂時想起我,想讓我和你一起分享你的快樂; 如果有一天,我從你的世界消失了,你會不會在半夜突然醒來,一夜無眠;   如果有一天,我從你的世界消失了,你...

戀愛容易讓人沖昏頭腦,情人眼裡出西施就是這樣來的。一個單身女人,不論在工作上多麼聰明能幹,但在情場上對男人其實並不瞭解,甚至不知道該如何跟他們打交道。很多女性在戀愛的時候就容不得別人說自己的對象半點壞話,以為別人有什麼企圖,甚至被愛情沖昏了頭腦,一葉障目,看不到戀愛中的危機四伏。 男人很善於偽裝自...

安樂死在美國大多數的州都屬非法,其中只有奧勒岡州(奧勒岡州在 1994 年經過公民投票通過了《尊嚴死亡法》,這是美國歷史上第一個合法的醫生協助自殺法案。《尊嚴死法》的目的是為了減少病人的痛苦。)、華盛頓州、蒙大拿州和佛蒙特州是合法的,德克薩斯州則在有限程度上合法。 對於很多人而言,安樂死牽涉到的不只...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