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陸紅

  
不知從哪一年起,似乎已是很久,他和她一直在等待著,企盼著。

  
讀中學時,他是大隊長,她是另一個班的中隊長。他是個英俊的少年,綽號叫“外國”,高高的個,白皙的臉,挺拔的鼻。她卻是個醜小鴨,小小的眼,倔強而微翹的嘴。每學期年級考試總分張榜,他倆總名列前茅,不是他第一,就是她第一。可他們彼此記住了對方的名字,卻從沒說過一句話。每當他的身影出現在她的教室門口時,她總感覺到那雙會說話的大眼睛向她投來深深的一瞥。有一次,當她驚恐卻又情不自禁地向站在教室門口的他望去時,他正注視著她,友好而純真地朝她微笑,她看呆了。

  
中學畢業,他和她考上了同一所大學。他在物理系,她在中文系。在圖書館和食堂不期而遇時,他依然向她投來親切而迷人的微笑,她則靦腆地向他點點頭。他沒有問她住在哪幢宿舍,她亦不知道他住在幾號樓。他們企求校園裡的偶遇,等待對方主動地和自己攀談。每次走過物理實驗樓,她都不由自主地放慢腳步,心裡暗暗盼望著能出現他矯健的身影,而他,卻常常冷不防出現在中文系的閱覽室,心不在焉地翻閱著過期的書刊雜誌。

  
在一次聖誕晚會上,他和她擦肩而過。他英俊、瀟灑的紳士風度贏得眾多女生的青睞。

  
她優雅、清秀,由昔日的“醜小鴨”變成了“白雪公主”。每支舞曲,她總被男士們搶著邀請。他只是靜靜地、默默地在遠處看著她,露出那醉人的微笑。

  
她期待著他走向她,邀她翩翩起舞,他則靜候著她和一個個舞伴跳至曲終。

  
三年級時,他寫過一封長長的信,決意在和她再度相遇時塞給她,但他終於沒有做出如此唐突的舉動。而她的日記裡卻記載著他們每次相遇時興奮、激動的心態。一晃四年就要過去了,他和她始終保持著一等獎的獎學金,始終保持著似曾相識卻又陌生的距離。

  
大學畢業時,他沒有“ 女朋友 ”,她亦沒有“ 男朋友 ”,他的“哥兒們”和她“姐兒們”都感到不可思議。

  
一個讀哲學的他倆的中學校友在一次同學聚會中聽到他們的消息,便給兩個人分別寄去了一本弗洛姆的《愛的藝術》,並在兩本書序言的同一段話下劃上紅槓。

  
那段話是說,大多數人實際上都是把愛的問題看成主要是"被愛"的問題,其實,愛的本質是主動的給予,而不是被動的接受。

  
一味的被動等待,極容易把一時的過錯變為永遠的錯過……

  
他和她都如飢似渴地讀完那本書,都為之失眠。新年的第一天,他和她都意外而驚喜地收到對方同樣的一張賀卡。那別緻的卡片上,一隻叩門的手中飄落下一片紙,上面寫著:我喜歡默默地被你注視著默默地註視著你,我渴望深深地被你愛著深深地愛著你。


出處來源:http://www.duwenzhang.com/

    〈女性題目〉 P.S 男性題目在下面1、擰毛巾的時候,你習慣哪只手在前,哪只手在後?a、左手在前,右手在後——轉2題b、右手在前,左手在後——轉3題2、是否右邊的的腳比左邊略大一點?a、是——轉5題b...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