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一次去男生宿舍就衝動...結果...

我是個好學的女生。剛上大學那會兒,我有遠大的抱負,想修雙學位。國慶節返校那天,我抱著一堆新買的書及行李從校門口穿過時,有個帥氣的男生走近我,非常禮貌地問:「同學,需要幫助嗎?」我打量了他一下,忍不住慨嘆,他真養眼啊。

我樂意地接受了,他就送我走到宿舍樓下。上樓前,他問我要聯繫方式,當時我沒手機,就將宿舍電話號碼給了他。這事過後,我也就忘了。一個月後,突然接到電話:「你是羅含靈嗎?」他的聲音我不熟悉,他忙著解釋:「還記得有個男生幫你拎行李嗎?」我說想起來了,他就問我有沒有時間出去玩。

愛情就這樣不期而遇了。他的眼神告訴我,他對我有好感。那時我才18歲,以為一切都是美好的。他常找我一起吃飯,在校園裡散步,談著各自對未來的打算。交往4周後,我感覺已很愛他。一個週末,他帶我到他的宿捨去玩。那天很巧,只剩下我和他兩個人。他很衝動,我完全沒思想準備,可他很急切,我最後稀里糊塗地將自己給了他。

這時我以為,自己這一輩子跟他分不開了。可從那天開始,我打他的手機,他總是不接。過了十多天,他的手機停機了。到這一步,我還沒意識到自己被騙了,只單純地覺得他可能太忙,無暇顧及我。於是,我到校園的各個角落遊蕩,希望在某一個時刻能碰到他。可悲的是,我費盡心機,卻連他的影子都沒看到。

那一年聖誕節前夕,我畫了一幅畫,買了一張精美的卡片,託人送到他的宿舍。我相信,他看到這個可以明白我的心。果然,第二天他來約我。我哭了,他安慰了很久。我希望和他重新在一起,他很感動,點頭同意了。但沒多久,他又不再理我了。我很傷心,找到他,求他不要丟下我不管,他說:「如果你不怕傷害,可以選擇和我在一起。」當時我把他當作救命稻草,說自己什麼都不在乎。

他接著告訴我,他有女朋友,對我從來沒認真過。對此我有過猜測,但沒想到竟是真的,在他面前我裝作無所謂,其實心痛得要死。此後我還找過他好幾次,每次都受盡屈辱。

             1、有些事,我們明知道是錯的,也要去堅持,因為不甘心;有些人,我們明知道是愛的,也要去放棄,因為沒結局;有時候,我們明知道沒路了,卻還在前行,因為習慣了。2、以為蒙上了眼睛,就可以看不見這個世界;以為摀住...

臉上有酒窩,脖子後有痣,胸前有顆痣,此三種人不能錯過! 傳說苦情痣、酒窩的來歷是這樣的:相傳人死後,過了鬼門關便上了黃泉路,路上盛開著只見花,不見葉的彼岸花。花葉生生兩不見,相念相惜永相失,路盡頭有一條河叫忘川河,河上有一座奈何橋。有個叫孟婆的女人守候在那裡,給每個經過的路人遞上一碗孟婆湯,凡是喝...

我終於有了一個不是我老公的男人!那晚,他折騰了足足一個小時終於倦極而眠,我卻怎麼也睡不著了。時針指在兩點,是激情之後最難熬的深夜。 我扭亮臺燈,在柔和的燈光下打量著我的枕邊人。見過他的人都說是十成的帥哥,尤其是那一雙總是含笑的眼睛有著所向披靡的魅力。可我心底里卻更喜歡他熟睡的樣子,安詳得近乎於圣潔...

單身無奈,找份真愛;戀愛分手,找個藉口。分手不可悲,上帝在關掉一扇門的時候回開啟一扇窗;分手不可恥,有戀愛就會有分手,分手是襯托戀愛這朵紅花的綠葉。分手很可悲,相親相愛無數日,到頭來只是一場空;分手很可恥,今日有分手之心,明日誰敢問津?為君子者,戀愛、分手,不找藉口,愛要愛的真真切切,分也分的坦坦蕩...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