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們相戀7年,在如今已是長久了。只是因為愛情太灼熱,燒傷了脆弱的心。兩個曾經那麼相愛的人,仍然沒有在一起。

那天,凌晨兩點,他打來電話通知了這個消息。

他:明天,我結婚了。我:恭喜你。他:你能來捧個場嗎?我:我不太想去。他:我想見見你。我:我盡量吧。我不太確定。他:希望你一定來。我:好吧,晚安。

放下電話我倒頭就睡,鬧鐘定在8點,原打算穿著漂亮的雪紡長裙卻依然穿著普通的牛仔褲。婚禮很隆重,新娘子也漂亮,又一次看見他銳利的眼神和微笑時羞澀的表情。主持人讓他們講講戀愛經歷的時候,我卻開始回憶我們7年的愛情。

他是學長,我上高一,他上高三。第一次約會的時候,我緊張的要命,他卻一句話都沒和我說。在圖書館裡,他一直在算物理題,我就在對面看小說,實際上是看他,看了整整三個小時。在回家的路上,我在他的車後座上睡著了。很多年後,他告訴我,當我從車上跳下來,摸摸散亂的頭髮,然後平靜的說:我的發卡丟了。他就知道我表明看起來柔柔弱弱,但實際上堅強,倔強。在那一瞬間他有了要征服我的想法。

他每年放暑假,都和我弟弟一起訓練院子裡的牧羊犬跳繩。他大學畢業了,牧羊犬也不會跳。分開兩個月的時候收到他的短信:“偶然看到一位父親前樑上載著小女孩,後架上坐著小男孩,在馬路上邊騎邊教孩子們唱歌,我突然想到你。”那幾年的夏天,他騎著車子,車後架是我,前樑上是弟弟,身邊跟著牧羊犬,在城市的夕陽中穿梭著。

我考上北京的時候,他抱著我在長城上轉圈,回來的時候,車胎爆了,從八達嶺一直走,邊走邊唱歌,唱到嗓子都啞了,完全說不了話。

第一次混進清華的課堂上聽課,我認真記筆記,他在底下玩。老師叫我回答問題,我嚇了一跳,他碰碰我,把寫滿答案的紙遞過來。(歡迎大家搜素微信號:iegao007,主頁妞期待你的加入!)

後來,他讀研三,我開始工作。每天都忙到深夜,加班,應酬,彼此交流的時間少了,矛盾也多了。我本身就不愛說話,打電話開始了大段的空白,思念也日漸稀少。一年大家都使出全身的力氣來維持感情。5年裡,我們沒有吵過架,都以為可以一直到老,但是發現愛情好像消失了。在后海,他說:“和你在一起我覺得心裡舒服,但當很多事情放在一起,你不在是第一位了。倘若讓我割捨你,我會很疼,因為你長在我的心裡。我們結婚吧!”我沒同意,但卻搬到了一起。

第六年,他開始讀博,我的工作也轉入正軌。把重心更多的放在家裡。洗衣,做飯,收拾屋子。我希望我的生活是散漫的,自由的。當我發現我徹底被瑣碎的事情團團圍住的時候,我開始哭泣,心情低落到極點,有了輕微的抑鬱。12月份,我懷孕兩個月,開始嗜睡,消瘦,嘔吐。他知道很高興,想結婚。因為,抑鬱症,孩子要打掉,坦率的說我也不想過這種生活。我獨自去醫院,看著牆上貼著漂亮的寶寶,眼淚就止不住了。冰涼的手術刀,貼著皮膚一直涼到心裡,手術沒打麻藥,眼淚把枕頭都打濕了,他的毛巾也被我咬破了。醫生說孩子有胎角,是個很聰明的孩子,有點可惜了。我回家後,他媽媽來了,要照顧我,他媽媽是個很好的女人,我一直都很喜歡她。我告訴他們孩子打了,他當著他媽媽面狠狠抽我一嘴巴,然後摔門就走。

他媽媽什麼都沒說,還給我蒸了雞湯,照顧我一個月。

臨走的時候,我們一起哭。他媽媽說:不管怎麼說,我還是當你是我兒媳婦的。

後來,還是和好了。他已經有了一萬月薪的工作,他不希望我去工作,替我把工作辭了。

他想把我的靈魂變成他安全的城堡,他需要每天都為了照顧他而生活的女人。我的生活沒有一點光彩,白天做家務,晚上面對他無休止的索要。我知道,孩子是他心中的刺。我們開始激烈的爭吵。我學會抽煙,開始出去找工作,見往日的朋友。他每小時都往家裡打電話,我被鎖在屋子裡。這是第7年,矛盾開始尖銳!他要結婚。我要分開。彼此開始仇恨,厭惡。最後,還是分開了。

整理東西的時候,他執意要走了他給我寫的所有信,和我們的合影。我偷偷藏了一張在清華草坪上的照片和他寫給我的第一封信,被他發現了。我求他讓我拿走,他一把搶過去,照片撕壞了。兩個人都哭了,開始回憶最初的愛情,為做過傷害對方的事道歉。

今天,他敬酒到我這的時候,他媽媽把新娘子叫走了。我對他說:“能最後抱你一下嗎?”他愣住了。在他懷裡,我恍惚好像回到16歲,他還是那個在樓道裡緊緊抱我一下,再快步離開的英俊少年。他拿出粘好的照片說:“物歸原主。”然後轉身離開,拿著酒杯,領著新娘到處敬酒。他媽媽說:“你喊我聲媽吧。這是你第一次喊,也是最後一次了。”

我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了。在他喧囂和熱鬧的婚禮上,我獨自在偏僻的角落淚流滿面。

我16歲,在食堂第一次看見他,他在和別人打架。

我18歲,他就是整個世界,我以為可以永遠在一起。

我20歲,在他的車後架上,走遍了北京城。

我22歲,愛情開始變得平淡,乏味。

我24歲,爭吵,猜測,仇恨充斥著我們。

我們相戀7年,在如今已是長久了。只是因為愛情太灼熱,燒傷了脆弱的心。兩個曾經那麼相愛的人,仍然沒有在一起。

我想把那張照片掃到電腦裡,發現照片後面的兩行字:一個是泛黃的,1998年,清華園我和老婆;一個是嶄新的,祝你幸福。
我會一直記得這個霸道專斷的男人。他有銳利的眼神和沈靜的聲音,微笑時帶著羞澀的表情。

也祝你幸福,我曾經深愛過的人。


出處來源:http://bp6fu4.pixnet.net/blog

公司裡的一位男同事,人到中年了,很有幾分中年男人的特有的那種魅力。他的職位較高,公司配有專車,自然年薪也是不菲的。這樣的男人,很受年輕女孩青睞,一來二去的,他就外遇了,女方是客戶公司的,很是年輕嫵媚。 那一段時間,他很是春風得意,行事也不是很隱秘,估計並不擔心家中黃臉婆發現,或是就算被發現了,那後果...

  知道湘琴算錯學分導致延業,直樹劈頭蓋臉地罵了她一頓,湘琴大哭著跑出去以後,不知道直樹的眼圈也紅了。沒錯,哥哥說了狠話,媽媽,你沒有看到她緊握著的雙拳..... 湘琴誤以為直樹不願意跟她進行結婚登記,又哭又鬧又沮喪 其實直樹心裡早就做好了打算,那一番話說出來的時候雖平靜卻很感人 「如果...

很多人可能是在三十歲之前糊塗,但我是之前一直很清楚,到了三十歲之後,反而糊塗了。一度甚至有點迷迷惘,不知道自己具體要的到底是什麼。 但糊塗點也好,以前我總是好快好快好快,不斷不斷的往前衝,但因為糊塗了,讓我放慢了腳步,也不是說再也不感勇敢不夠大膽,而是居然會跟公司說,什麼工作不要做,什麼錢不要賺,這...

每個女人,在不同階段,總有不同對愛的夢想,那輪廓很有機一直在變,但最終,有哪些成真了?有哪些啵的一聲,幻滅了?   陳綺貞 我願意!郭元益《不可愛》篇 做菜不管好不好吃都要要吃光光、喜歡亂吼亂叫、打電動很認真、夢想穿牛仔衣配婚紗光腳丫的婚禮,腦子裡古靈精怪堅持做自己,這樣的女生不管幾歲心...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