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知己,情人,二奶,妻子竟然只有些微的差別

知己:我是未出版

情人:我是海外版

二奶:我是純盜版

妻子:老娘是正版

 

知己:我是他的糖

情人:我是他的鹽

二奶:我是他的酒

妻子:我是他的水

 

知己:我懂他的思想

情人:我愛他的情調

二奶:我愛他的鈔票

妻子:我愛他什麼?

 

知己:我們不談轉正

情人:我沒想過轉正

二奶:我天天想轉正

妻子:我看誰能轉正

 

知己:我是他的風車

情人:我是他偷的車

二奶:我是他的出租車

妻子:我是他的自行車

 

知己:他的QQ上有我

情人:他的手機上有我

二奶:他的大床上有我

妻子:他的廚房裡有我

 

知己:他說我人好心善

情人:他說我多情浪漫

二奶:他說我花枝招展

妻子:他說我蓬頭垢面

 

知己:我們之間無消費

情人:我是他的低消費

二奶:我是他的高消費

妻子:老娘嫁給他純屬浪費

 

知己:他見我哪都不疼

情人:他見了我就心疼

二奶:他見我後喊腰疼

妻子:他見了我就頭疼

 

知己:他不用喊我寶貝

情人:他沒人時喊我寶貝

二奶:他好久沒喊我寶貝

妻子:他老在夢中喊別人寶貝

 

知己:我們之間不談錢

情人:我也許會向他借錢

二奶:我經常向他要錢

妻子:我有機會就沒收他的錢

 

知己:他的思緒是我給的

情人:他的情感是我給的

二奶:他的性致是我給的

妻子:他的後代是我給的

 

知己:他是我0%的男人

情人:他是我30%的男人

二奶:他是我50%的男人

妻子:他是我100%的男人

 

知己:他和我之間不談性

情人:我們有機會才談性

二奶:他現在和我只談性

妻子:他今晚必須和我談性

 

知己:我們探討過關於穿鞋

情人:我上週給他買了雙鞋

二奶:他上週給我買了雙鞋

妻子:他經常讓我給擦皮鞋

 

知己:走在街上我們肩並肩

情人:走在街上我們手牽手

二奶:睡在床上我們嘴對嘴

妻子:睡在床上我們背靠

 

知己:我們也許沒機會牽手

情人:我們在陌生城市才牽手

二奶:我們在過馬路時才牽手

妻子:真後悔當初牽錯了手

 

知己:我們都有各自的孩子

情人:我們都注意別有了孩子

二奶:他害怕我有了他的孩子

妻子:休想讓我給他生第三個孩子

 

知己:“想”是我給他的感覺

情人:“癢”是我給他的感覺

二奶:“暈”是我給他的感覺

妻子:“痛”是我給他的感覺

 

知己:過節了我送他一句祝福

情人:過節了我送他一條領帶

二奶:過節了我送他一個整夜

妻子:過節了我送他一個白眼

 

知己:他煩惱的時候就想到我

情人:他無聊的時候就想到我

二奶:他喝醉的時候就想到我

妻子:他生病的時候才想到我

 

知己:他喜歡我說的每一點兒

情人:他喜歡我做的每一點兒

二奶:他希望我麻煩少一點兒

妻子:他希望我離他遠一點兒

 

知己:我和他之間有千言萬語

情人:我和他之間是千絲萬縷

二奶:他今晚要派來千軍萬馬

妻子:我跟了他真是千辛萬苦

 

知己:我們約會一般在電話裡

情人:我們約會一般在賓館裡

二奶:我們約會一般在我的出​​租屋裡

妻子:我們約會一般在回憶裡

 

知己:我們也許沒機會一起吃飯

情人:我有時候請他吃飯

二奶:他得經常請我吃飯

妻子:我他媽天天給他做飯

 

知己:我們上街喝茶後爭著買單

情人:我們上街喝咖啡後隨意買單

二奶:他上街就得給我買時裝

妻子:他上街只會給我買大米

 

知己:我們之間有很多共同愛好

情人:我們偶爾談談共同愛好

二奶:交易是我們最大的共同愛好

妻子:吵架是我們最大的共同愛好

只要心存相信,總有奇蹟發生,希望雖然渺茫,但它永存人世。美國作家歐;亨利在他的小說《最後一片葉子》裡講了個故事:病房裡,一個生命垂危的病人從房間裡看見窗外的一棵樹,在秋風中一片片地掉落下來。病人望著眼前的蕭蕭落葉,身體也隨之每況愈下,一天不如一天。她說:“當樹葉全部掉光時,我也就要死了。...

一天,一大群青蛙在外面一起玩耍,玩著玩著,看見一個高聳入雲的鐵塔。於是有人提議:如果能爬到塔頂那風景該有多美啊!別的青蛙們也覺得很有道理,設想如果站在塔頂上看下面的景色,感受肯定不一樣。於是紛紛響應響應這個號召,一起向塔頂爬起來,浩浩蕩盪,聲勢浩大。爬著爬著,太陽曬得青蛙們氣喘吁籲,口渴得要命,於是...

從前,有一位愛民如子的國王,在他的英明領導下,人民豐衣足食,安居樂業。深謀遠慮的國王卻擔心當他死後,人民是不是也能過著幸福的日子,於是他招集了國內的有識之士。命令他們找了一個能確保人民生活幸福的永世法則。三個月後,這班學者把三本六寸厚的帛書呈上給國王說:“國王陛下,天下的知識都匯集合這三...

很多愛情故事令人遺憾。剛開始愛得死去活來,後來恨得你死我活,能夠以「不管你死活」的冷漠友善收場的,結局就不算太差。不然就是,剛開始誤以為他是王子,後來才發現,他只是隻普通的青蛙,說不定根本是隻滿身瘤的癩蝦蟆。她,是個好女兒、乖女孩,三十歲在親友介紹下終於和認識的第一個男人結了婚。婚後,她誠勤誠懇貢獻...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