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真正內心強大的人不會怕自己愛得更多

昨天收到了小表妹的郵件,標題叫‌‌「為情所困‌‌」。我心裡一咯噔。小丫頭離中考都沒幾天了,既不懂‌‌「情‌‌」又不懂‌‌「困‌‌」的,還為情所困?

但故事是這樣的。

小丫頭喜歡小男孩。據小丫頭的同桌A告訴小丫頭,小男孩上課總是笑嘻嘻傻呵呵地從小丫頭的右後方看著小丫頭。而且,小男孩的基友們都說小男孩對小丫頭有意思。由此,同桌A果斷推測:小男孩肯定喜歡小丫頭!小丫頭一貫高貴冷豔,於是故作生氣地要A不要亂講,心中卻像灌滿了濃稠的蜂蜜,幸福地可以把自己膩死在裡面。

不多久,小丫頭和小男孩在一起了。可是小丫頭總覺得沒有安全感,覺得小男孩沒有那麼喜歡她。所以,每次她看到小男孩和小美女說話,就百般上前阻撓。小男孩要去打籃球不陪她吃晚飯,她就擺臉色不開心。開始的時候小男孩特別小心翼翼,再三遷就,不和其他女生說話,也不打籃球。

後來小男孩告訴小丫頭,說和小美女同為語文課代表,每天要一起收本子不講話實在太尷尬了;而且晚上哥們兒都要去打球,他不能不合群。小丫頭立刻火了,得出結論:你果然不喜歡我!於是小丫頭就不再理小男孩。電話不接,短信不回,見面不打招呼。開始的時候,小男孩特別努力地想要搭訕解釋,但是小丫頭不理不睬了三四周,小男孩似乎也就沒那麼積極了。雖然面色總是不悅,卻不再那麼主動。有一次小男孩找到小丫頭,說你現在這個樣子你自己不難受嗎?小丫頭又高冷了一把,回覆道:我為什麼要為這種事難受?

後來,小男孩就沒再來找過小丫頭。小丫頭驚慌了,郵件裡說她其實很喜歡小男孩的只是想測試一下他。說她現在也覺得自己有點過分特別想低頭認錯,但是又覺得認錯顯得自己特別軟弱,問我該怎麼辦。

我第一反應是:靠你都十五歲了難道不懂‌‌「不作死就不會死‌‌」的道理麼?!但是冷靜地想想,好像十五歲的時候的確不太容易明白這個道理。好像二十五歲還不明白的人,也實在太多了。

很早我就覺得,對於人來說,感情上的強勢與主導,是安全感的重要來源。越是完美主義,越是高貴冷豔,就越是如此。總想去證明,某個人在乎我們,比我們在乎他更多更深更純粹。彷彿這樣,我們就能操控全局刀槍不入高高在上運籌帷幄。而為了獲得這種安全感與控制權,我們會變著法子去折磨對方,然後去證明他‌‌「愛‌‌」的深度。

我上小學的時候,媽媽請了一個小保姆照顧我。小保姆是鄉下人,滿臉雀斑還不會講普通話。我第一次見她就特別不喜歡她。現在想來,都說小孩子純粹。這個評價適用於他們的天真可愛,也同樣適用於他們的狠辣決絕。

我覺得小保姆笨,每次看見我都笑得傻乎乎的,而且還不會講普通話,就特別喜歡欺負她。比如晚上睡覺的時候故意橫過來,不給她留地方。比如吃飯的時候往她碗裡撒鹽撒糖。比如在她來接我的時候故意在小夥伴們面前嘲笑她的農村口音。

但是小保姆卻從來不生氣。我睡覺一次次橫過來,她就一次次把我抱回去,給我蓋好被子,說不要亂動小心著涼。我往她的碗裡撒各種佐料,她就笑嘻嘻的說,味道好特別,你要不要也試一試。我和小夥伴們一起嘲笑她,她就更大聲的用方言問我要不要吃小攤上的糖糕。然後不等我回答,就用自己的錢給我買。從來沒有向我媽告狀,也沒有生過我的氣。

可我的心就是陰暗。有時候,一個人越是無論如何不生氣不動怒地對我好,我就越想變本加厲地欺負他激怒他。於是後來,我拒絕和小保姆說話,她講的每件事我都反其道而行之,她給我講道理的時候要麼就不理不睬要麼就高聲反駁。我自己都無法理解自己的行為。

Charles前天給我讀了一篇叫做‌‌「愛的持久戰‌‌」的文章。看了我才明白,這樣一種想要努力證明一個人不愛你的心情,其實和想要證明他愛你的心情,一模一樣。或許是我們每個人人性中那種對‌‌「無條件之愛‌‌」根深蒂固的渴望吧。為了證明它的存在,所以拚命把自己最醜惡最荒誕的一面展現出來,看看對方會不會被這樣的面目嚇走;拚命想要把對方打開罵開推開踢開,來看看他深深痛過之後是不是還依然會堅守在我們身邊。

而心裡呢?一面希望對方就此善罷甘休,從而證明真愛果然是不存在的;一面又悄悄希冀著他可以一直堅持,證明我們的Cynicism其實都是錯的。我大概也曾許諾,如果她再堅持一下下,我就把自己最柔軟的那一面給她看,從此以後都善待她。可如此循環往復,卻把折磨越變越深。

後來有一次,我無意中找到一根鏽掉的針,拿在手中把玩。小保姆說那個很危險,要我不要玩。我自然和她作對,變本加厲地像轉筆一樣把針在手指間轉來轉去。小保姆想把針從我的手裡拿回去,我不給,搶奪之間那針在我的手掌上劃了一道很長很深的傷口。我立刻就哭了。小保姆也嚇到了,馬上給我媽打電話。我媽立刻從單位趕回來帶我去打破傷風。

我媽當時特別生氣,厲聲問我怎麼回事。我都嚇傻了,什麼也不敢承認。小保姆用她那一口鄉下話解釋,說是她想用那根針縫衣服,一下沒注意劃到了我的手。都是她的錯。

我看著她,只顧著哭。

後來我媽辭退了她。她走的那天,我站在房裡看她清箱子。沒說話,也沒哭,就是那樣看著她,一件件地把衣服疊好,放進箱子裡。那個時候,世界安靜地我好像能聽見,血液在血管裡流動的聲音。她關上箱子,出門的時候摸了摸我的頭,對我說以後要好好學習,要聽媽媽的話,要注意安全。然後她拖著她的碩大的箱子,消失在門外。

我沒有說再見沒有朝樓道里看甚至沒有移動我的腳步。但她走後我高燒了一場,恍惚之間覺得有人在給我喂藥,以為是她。拚命掙紮著睜開眼,卻發現其實是我媽。據我媽說,那次我抱著她,人生中第一次哭得那般傷心欲絕,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我是委屈,為小保姆委屈。我從沒那麼憎惡過自己。

再後來,有一次我和最好的朋友持久冷戰。我想通了主動去道歉。她依舊不冷不熱。於是我給她講了小保姆的故事,她抱著我直接哭傻,邊哭邊一直說:我錯了我錯了。那一刻,我覺得人的感情好像一場困獸之鬥,有時候那麼倔強決絕,有時候又那麼悲傷柔軟。

思考了一段時間,我給小表妹回了封簡短的郵件,省略掉心理歷程三千字,主要囑咐她好好考試不要多想,只是最後順帶說了一句,有時候低頭並不是軟弱,而是堅韌。且真正內心強大的人,絕不會害怕自己愛得更多。

 

來源

我們在曖昧的界線中遊走,不太近,也不太遠。我一直在想,現在的人是不是都太軟弱了呢? 不想寂寞,卻也不敢付出,更不敢去追求。 我們常常懷疑自己:明明條件不差,為什麼偏偏沒有另一半? 那些不那麼漂亮,不那麼可愛,不那麼幽默的人, 反而擁有令人羨慕的感情,為什麼呢...

遇見的時候,或許下著雨,或許放著晴, 我們有同樣的慌亂,同樣的驚喜。 城市很大,世界也不小, 我們卻從來沒有想過相遇的問題, 好像相遇這件事情,理直氣壯得毫無道理。 你想過嗎? 為什麼億億萬萬人擁擠的藍色小星球裡,能夠遇見? 我...

有時候,買了一本書或者一張唱碟回家,唱碟聽過一次之後,不怎麼喜歡,於是長久放在抽屜裡。那本書,翻過幾頁之後,就一直放在一旁。 過了很久之後,你在書架上偶爾發現這本書,一看之下,就有相逢恨晚的感覺,這麼好的書,為何你忘記了它的存在?如果早一點看到,你的境界也許都會跟現在不一樣。然後,某年某天...

女生,是需要珍惜的。 想想當初你見到她是多麼開心,她的一頻一笑都讓你注意,現在,她跟你在一起了。 女生多半會幫男朋友想,怕他太累.怕他錢花太多,所以不敢叫他帶他去吃大餐,去玩好的,但是,你有沒有注意過,當她在跟你說不用的時候,其實眼睛裡還是會帶有一絲期待。 也許男生會想...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