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那天和久違的大學同學見了個面,她結婚已三年了,所以把先生也帶了出來。 

我看了看她先生,不高、不帥,穿著也不算入時,聊過之後得知,他現在在一家銀行工作,是個不折不扣的公務員。 

記得大學時,我們系是有名的美女系,從大二開始,每次上課時全班就有半數以上忙於用吸油面紙、照鏡子、梳頭等等打理瑣事,當時流行的直筒褲、中性襯衫、帆船鞋、K-SWISS、黑白系列等更是不會缺席。 

而我這位女同學,身高166公分,穠纖合度的身材,略帶混血兒味道的五官,完全是個超級模特兒兼衣架子,只要走進校園就會立即被蒼蠅蚊子包圍,宿舍門口常常有幾位衛兵站崗,約會更是極少和同一個人。 

我們都知道她並非隨便的女生,吃飯喝咖啡之外也不作其他的活動,還會堅持各付各的帳。大三後,我們便己習慣她那始終接不完的手機來電,還有各式各樣的接送車和司機先生。 

但,她卻遲遲沒有交男朋友。某天我忍不住問了她,是對象太多眼花瞭亂,還是真愛另有其人、現在看到的都不算? 

她想了一會兒,說:「你,覺得感情是長長久久的事嗎?」我點了點頭。 

接著她問:「那麼,長久的事?那是不是都比過會比較穩?」在我沒能反應過來時,她接著說:「我坐過很多好車,但駕駛的輕浮態度和不珍惜車子的行為,卻常使我提心弔膽;我嚐過很多美食,但對方總是剩下一堆還無所謂,那使我食不知味;我見過很多豪宅華屋,但我很清楚只要有穩定的收入,那並不是遙不可及;我也遇過很多帥哥,但當十年後他們不再年輕,而我也不再美麗,我們是否還能好好的維持這由表相開始的關係?」我啞口無言。 

「所以我知道,只有發自內心的關心和照顧,才是一種不會隨週圍景況起伏的習慣,就像個穩定的肩膀,它也野面不會高過自己,但當危難傷痛襲來時,它總是會先立在我面前、為我堅強地迎著最脆弱的方向。」我始終記得這句話。 

人總是堂而皇之地,在面對感情時大聲宣告自己的現實考量,卻忘了現實總是會被太多因素影響,忘了感情是發自內心、穩定的力量是燃料,而內涵則是久久長長。 

七年後的今天,她身邊的這個人,這個在表相上完全不搭、非富非貴、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男性,竟然成為她的真命天子。 

整個會面過程中,我承認心裏仍存有很多的問號。 

聚會結束時,她丈夫自然地握起了她的手,溫柔地就像他們不曾放開一樣。她似乎看穿了我在回想,於是面帶微笑、低頭小聲對我說:「他從我們正式交往的第一天開始就是這樣。」我想,這就是答案吧,一種恆定,一種不變,一種充滿溫暖的習以為常。 

我相信他們會一直這樣牽著手走下去,因為我真的感覺,真愛應該就是這樣。我也要做這樣的人。 

愛就像一隻蝴蝶。越要追牠,卻越要逃避。 

如果就隨牠自由的飛,牠會在你最不注意時飛向你。愛使人快樂,卻常傷害人。但只有在你把愛給了一個真正值得付出的人時,是最珍貴的。 


哥哥只是有點輕微的智力障礙,是兩歲時高燒落下的後遺症,但卻不是傻,而且他很善良,因為他的善良,周圍的人都對他很好,但是校長卻不喜歡他,媽媽去學校求了很多次,最終也沒答應收下他,把他一個人留在家裡媽媽又不放心,所以他每天一大早就跟著做菜販子的爸爸媽媽出攤,天黑了才回家。 那天早上是哥哥先聽到了嬰孩的...

    (示意圖與故事內容無關-圖來源baidubaidu.) 只有結過婚的女人才會理解,婆媳關係有多難處,我更慘因為我還有一個蠻不講理的小姑子。我看她上學也白上了,簡直就是無理取鬧,我還不敢說她,只要我有一點不高興,被婆婆看到了,他就會馬上給我臉色看,不是指桑罵槐就是在那裡摔...

一個男人的告白:「錯的時間?對的人?那是什麼?女人總喜歡賣弄文字遊戲,你確定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你曾經遇過一個自己很喜歡、對方也同樣喜歡你,但卻沒辦法在一起的人。朋友告訴你,這是:「在錯的時間遇見對的人。」你把這句話告訴對方,看著他喪著氣轉身離開的背影,你卻發現自己哭了。   然後在很...

一個男人的告白:「失戀了怎麼辦?再去愛一個人,如果這個不行就再換一個,總會有一個人會不讓自己哭。」 直到某天,當你發現自己不再哭著醒來時,才終於確定自己已經痊癒了。   你不再害怕想起他,也不再刻意去避開與他共有的回憶,就連聊天的話題也不需要再迂迴打轉,只為了去閃躲或是去試探。甚至,偶爾...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