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成小晟

他是台灣環保局焚化爐的一名普通工人,二十多年前,熱愛旅遊的他利用假期徒步走完了台灣。那時,他還年 ??輕,單身未婚青春洋溢充滿幻想。後來,通過親友的介紹他結識了漂亮的妻子。未認識前,妻子就看過關於他徒步旅行的報導,直接告訴她,他是個有些瘋狂的年輕人。通過接觸,妻子覺得靦腆的他實際上更像是一個有夢想喜歡徒步旅行的藝術家。

結婚前,他與她曾約定說要帶她環島旅行,但忙碌的生活一直讓這個計劃無限制押後。對此,她從未有過怨言。婚後的生活很甜蜜,但也清苦。特別是生下一子一女後,生活的壓力也越來越重,他不得不放棄喜愛的旅行,把全部的時間都放在工作上。他以為等賺了足夠的錢,就可以帶著她完成環島旅行的夢想。沒想到,結婚十年,生活慢慢好起來時,她卻病倒了。

不知何時,她走路時總會突然跌倒,一卡是以為是貧血,不料病情愈來愈惡化,加上她的父親和兄弟都有相同的症狀,他這才意識到她是罹患了家族遺傳病——小腦萎縮症。此後的幾年間,他拿出積攢多年的積蓄四處帶她醫治,可醫生最終告訴他,她的病情只能是耗在醫院裡等日子,當腦部萎縮得越來越小時,說不定哪天她就撒手而去。

他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看著躺在病床上一天比一天衰弱的妻子,他突然想起自己曾對妻子的承諾,要帶她環島的夢想。他想,與其躺在醫院痛苦等待死神的降臨,不如趁有限的時間去完成對妻子未成現實的心願。

2007年6月17日,他用輪椅推著病重的妻子開始徒步環島,瘦弱的他只裝了簡單的行李和食物,從桃園出發一路向南。因為還要工作,他必須先做9天的工,然後連續休息三天。在這三天裡,他一步步推著妻子前行。三天后他在停留的地方做上標記,然後坐車幹活去繼續工作。工作一結束,他又帶著妻子來到之前停留的地方繼續徒步向前。每到一個景點,他們就會停下來看看風景。一路上,他為妻子拍了很多的照片,每一步都留有他們共同的回憶。有太陽,他會給妻子戴上帽子遮陽;下雨了,他就在輪椅旁裝上一把傘替她擋雨。就這樣,從月朗星稀走到晨光熹微,從大雨傾盆走到陽光普照,他們聽潮音看夕陽,他幾乎忘記了疲勞,而她也彷彿疼痛在身上消失了一般,在看到她一直嚮往的大海時,她的嘴角一直掛著幸福的微笑。

旅行無疑是艱辛的,但也是幸福的。一路上,他們遇到太多熱心的民眾對他們伸出友善之手。每到一處,當人們聽說他們感人的故事後都爭先恐後的幫忙。有人看他累就要用車載他們一程,但他總是微笑著表示感情然後婉言拒絕了,他說,我不累,我要用自己的手推著她,一步步走完這趟旅程。有時,怕她坐得太久,他就換背的。實在累了,他就順便找個地方休息,然後幫她按摩肢體。有時,也有緊急狀況發生,走到台東時,她突然病危被送進加護病房,他心急如焚,但還是一遍遍鼓勵她,靠著頑強的毅力,她最終撐了過來。歷時一年的時間,除去他來回奔波的上班時間,他們花了84天,走過23個沿海城市,2008年5月23日,他們終於完成了環島的壯舉。這一路的花草樹木,每天的朝陽落日,見證了他們一步步行進的愛情奇蹟。

回家後,經過調養,她的病情穩定了許多,他覺得這是一路祈禱上天給予的恩賜。他計劃著第二次的環島路線,可沒想到的是,2009年9月20日,她不堪病魔的糾纏離他而去。去世之前,她曾流著淚對他說,謝謝你陪我完成最後的旅程。按照她生前的遺囑,沒辦告別式,骨灰也被撒向了大海。他說,雖然很遺憾不能白頭偕老,但能陪她看最美的風景,也是一種最美好的告別式。

他叫黃智勇,他的妻子叫蔡秀明,這對平凡的夫妻用百萬步的愛丈量出最不平凡的真情。通過媒體報導,他們的故事感動了無數人。2010年,依他們為原型,由“情歌王子”之稱的黃品源擔當男主角的電影開拍了。2011年6月17日,也就是黃智勇推著妻子蔡秀明四年前開始環島的那個日子,一部記錄這份真愛的電影《帶一片風景走》上映。

這一段用生命寫就的故事,用百萬步堆積而起的愛的旅程,在一起聽著海潮起落,一起看著朝陽落日,一起聞著大自然芬芳,一起嘗盡甘甜酸苦後,一起走過的每一步,永遠是他們心中最美的風景。
 

(source: 靠北婆家) 網友在靠北婆家PO文,回應弟媳在粉絲團討拍的發文,針對自己被說大學畢業後無業在家和弟弟被弟媳搶走,控管弟弟金流感到憤怒。 當初弟媳懷第一胎時  ,媽媽阻止她生下來,因為家裡只有他們夫妻有經濟能力,做人媳婦竟然不懂這點。 網友認為弟弟之所以跟弟媳搬出去是因為懷...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Denis Makarenko/Shutterstock.com 醫療的進步和公衛的普及,讓人類平均壽命在過去100年間,從50變成80,整整增加了30歲;這意味著:這個時代,一個65歲退休的人,還有25到30年要活。 在時光的洪流中,我們每個人的生命,憑空多出了...

網友在靠北老公PO文,最近老公要和她離婚,因為公公一把年紀外遇對象竟然是獨力扶養她長大的媽媽,知道這件事是因為公婆和媽媽在娘家大吵的時候,婆婆大罵媽媽不要臉,公公卻護著媽媽反罵婆婆潑婦,抱怨他多年是如何忍受婆婆的自私勢利,媽媽只是低頭哭泣,一句話也不說。 (source: 靠北老公)  網...

剛到巴黎的時候,我經常被巴黎朋友們的裝扮所震撼,她們總是令我嘆為觀止。這倒不是說她們打扮得有多奢華,而是她們讓人覺得,這樣的裝扮實在太得體了,衣服、鞋子、配件以及妝容都搭配得剛剛好,和她們的個性,和她們身處的場合,和當時的季節與氛圍——各方面無一不相稱,一分也增減不得。這不禁...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