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當男人面臨誘惑,花花公子完勝老實男?

「我始終覺得結婚不能找太老實的男人」,我對坐在我前方的女性友人這麼說著。

她很詫異的抬頭看了我一眼。

我倒滿可以理解她的詫異,畢竟找個老實的好男人結婚,恐怕還是大部分的媽媽會告誡女兒的一個論點。只是從男人的角度來看,世界運作的方法似乎不是如此,從邏輯辯證的角度來看也實在無法證明極度老實的男人會較適合婚姻關係。

「真的! 花花公子型的可能更適合結婚喔。」我繼續說著。

「你知道,畢竟面對誘惑的能力是不一樣的。」

她露出對於誘惑兩個字的定義不太明確的表情,然後又露出一副跟花花公子結婚會不會太誇張的手勢。

「好吧。 花花公子這詞可能是誇大了些」我搔搔頭​​的說。

「不過也可以不要這麼二分法,畢竟極度老實跟花花公子中間,其實還是有灰色的一大片區域;但是往花花公子那端靠攏的男人,原則上會比往極度老實的男人那端靠攏的更適合結婚,這點倒是無庸置疑的喔。」

她反應到,若男人不老實,結了婚不是就很容易有外遇嗎?

「wow,你跳太快了啦。」我搖搖手說到。

「我覺得外遇這件事情,如果我們要來分析的話,是可以分成幾個階段的。」

「第一,首先要有對象,也就是誘惑的對象。 而誘惑的力量是否夠強大? 每個人都有一個抵抗誘惑的門檻,除非誘惑的力量能超越門檻,才會進入第二階段,也就是念頭的成型。」

「舉例來說,剛剛那個你覺得很可愛、但我覺得普普通通的服務生,就算她來對我拋媚眼,並主動留下電話,也不表示我會接受她的誘惑並跟她聯絡,不是嗎? 這表示她的誘惑對我來說是沒辦法跨越門檻的。」

「第三階段,人們才會開始評估值得不值得開始那段關係。 若評估覺得值得,第四階段才會真的展開approach。 Approach 當然有可能成功、也有可能失敗,成功才進入第五階段的關係建立。 這說穿了,整個誘惑的流程其實跟一般交往也沒甚麼不同吧?」

「但誘惑的對象又可以分兩種,一種是吸引男人的,一種是被男人所吸引的;換句話說,就是被動與主動的誘惑。」

「雖然就老實說,對男人而言被動誘惑其實是無所不在的。」

對方露出一副,男人果然是這樣的莞爾表情。

我換上正經的表情繼續,「對,誘惑恐怕是無所不在的。 但花花公子會有誘惑,但老實的男人就不會有嗎? 甚至女人其實也會碰到這類事啊。」

我換個語氣強調說到,「差異只在於,誘惑的強度能不能過門檻。」

「有人很容易過,有人很難通過。 你覺得差異在哪裡?」

「我覺得差異在於經驗值。 而這經驗值的差異剛好是女人不理解之處。」

「雖然這似乎有點不公平,但是男人跟女人的優勢年齡是剛好相反的。」我稍微轉換了一下話題。

「女人是個正三角型,隨著年齡增加優勢慢慢減少;而男人是個倒三角形,會隨著年齡增長慢慢開始增加優勢。 」

「女人大多在很年輕時候,就面對各類的追求,所以很早就搞清楚自己到底不要甚麼。 那些人在門檻外,往往一眼就看穿了。」

「但男人就不同了。 很多人其實年輕時經驗是很不足的。 但隨著他們結婚後,年齡增長,薪水增加、社會地位也增加、人可能也變成熟了。 若還有人打理變整齊了、品味稍微變好了,都會開始受到其他女性的注意。 」

「總之,如果男人自己沒意識到這種事情,誘惑就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你想想,如果只是老實的談一次戀愛就結婚的男人;甚至根本沒談戀愛只是相親結婚甚麼的男人,可能結婚是因為沒太多選擇。 若是個長期對自己評價很低沒自信的男人,在他最不受青睞、最沒有籌碼的時候做出的選擇... 這樣的男人日後一但有選擇後,他能抵擋甚麼誘惑?」

「假設是個從來沒有被女人主動接近過的男人,哪天,突然有人主動挑逗上來,他拒絕的了嗎? 抗拒誘惑的門檻可能很低很低吧?」

「就算他原本只是想簡單的搞個肉體外遇,最後也可能陷在裡頭出不來。」

「就像一個原本住在一口井裡,突然哪天卻發現原來井外世界其實很大的人一樣。 當廣大的世界都已經顯露出來了,你還要他回到井裡面,這真是談何容易? 」

我又換了一個切入點說到「甚至呢,就算沒有女人主動來誘惑他,但若一直以來,跟女性的經驗都很少的時候,他也很容易對於婚姻生活有所謂不滿的情緒產生。 」

「你想想,婚姻生活久了,兩個人多少會有些生活上的摩擦跟不滿吧? 比方說喜歡吃的食物不同啊、生活的習慣啊、甚至搶電視搶廁所、處理家族的人際關係甚麼的。 連家人都難以避免有這問題吧?」

「男人跟男人間又通常不會相互吐苦水,有些男性友人好面子還喜歡打腫臉的講自己的女朋友或是老婆多百依百順、多乖巧聽話的。」

「那長此在這種環境下,男人若又都沒跟其他女人深交過,一定就會想說,別人的生活搞不好都比自己好;可能也就會一直好奇的想說"如果是跟別人結婚",那生活會不會更美滿這類的想法吧?」

「那如果這時候碰到另一個願意對他釋放善意、甚至表露同情與理解的女人時,你覺得男人不會一頭栽進去嗎? 而且很可能完全出不來的喔~~!」

「事實上,女人的同情與理解,其實常常是非常好的武器哩~~」

「所以你若有註意,看來老實的男人往往外遇很少會是跟那種大美女,反而是外表不很起眼,但個性卻好像很溫柔的女人在一起吧?」

「所謂臨老入花叢大概就是這種意思。」我簡單的對這部分做個結論。

我喝了一口咖啡繼續說,「但反過來,今天如果一個男人在跟你結婚前,交往過一些人,甚至誇張點的說,各類型的女人都看過了。」

「他若最後選擇了你。 OK,也先不論選擇你是因為什麼原因。 甚至你自己客觀的比較起來,覺得自己不是他交往過最優的​​也沒關係。」

「但,他做了選擇這點。 就表示在他價值觀裡,最少你是有甚麼是可以兩個人長期生活下去所必須要有的東西吧。 」我特彆強調了有甚麼這幾個字。

「畢竟到我們這年齡大家也都很清楚,結婚、戀愛交往,有時候大家注重的是完全不同的東西不是。 像我自己也不會把美貌當成婚姻的核心條件,而是​​會選擇真正具備所謂長久性的女孩子。 你看,出乎你意料吧? 你們女人總是偏見的認為男人都只是以貌取人罷了。」

「呵,又離題了。 好,回到剛剛的話題,妳再想像下去,一個有其他選擇性的人卻最後選擇了跟你結婚。 表示就算你客觀條件或許自以為不足,但如果你的另一半還是做了選擇,那除非還有甚麼特殊原因,比方說你家世很有錢這種,否則這總應該是個深思熟慮,在眾多選擇中做的"最佳解"了吧?」我說到最佳解時,刻意用手做個雙引號的手勢。

「既然他已經見多識廣了,那日後有甚麼誘惑出現時,這誘惑的波動相對於一個之前並沒有太多選擇的人來說那是很低的。」

「古人說的好,所謂曾經滄海難為水。 既然連滄海都看過了且還選擇了一處定居,那要誘惑他的門檻相對也很高,除非將來有等同於滄海甚至比滄海還了不起的人出現,否則搞不好根本可以無動於衷了吧?」

「那日後生活上就算有甚麼不滿或是摩擦,他大概也很清楚這樣的狀況就算當初是跟不同的人,可能也會要面臨類似的情況。 反而不會選擇逃避到別人身邊來解決問題;也不會好奇如果跟別人在一起會不會有所不同。」

我停頓一下,然後笑了起來說,「看過滄海的人恐怕就像巴菲特買了股票要長期投資,會因為今天一些消息面的波動就影響心情嗎? 當然不至於吧。 但是如果是一個連水塘都沒看過的男人,那恐怕是完全不同的吧? 他就像是融資買了股票的賭徒一樣,大勢稍有波動,就心驚膽跳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已經去過桃花源,而選擇粗茶淡飯的,那日後再看到大紅大紫還有可能忠於原來的選擇;但沒吃過滿漢大餐卻說自己能安於吃滷肉飯,哪天真的有機會吃到一次滿漢大餐,是不是還能不自怨自哀的堅守原則? 這我還真懷疑哩。」

「總之,如果兩個投資品都曝露在同樣的系統風險時,那你要選擇哪一個?」

「Bingo!! 當然選擇波動性低的嘛!」

「就像買房子若要投資保值, 自然買台北市的好區、或是捷運沿線。 這樣就算房價向下修正,這邊也不會有太大波動。​​ 道理就是如此。」

「所以呢,見多識廣的男人有可能被誘惑,見識少的也有可能誘惑;差別只在於面對誘惑之後的反應罷了。 甚至就算誘惑力強大到能越過門檻,也不表示就會導向特定的結果。 因為後面還有很多複雜的判定,不過那就留著下次再談吧。」

上帝關上了一扇門,必然會為你打開另一扇窗。你失去了一種東西,必然會在其他地方收穫另一個饋贈。關鍵是,我們要有樂觀的心態,相信有失必有得。要捨得放棄,正確對待你的失去,因為失去可能是一種生活的福音,它預示著你的另一種獲得。大捨大得,小捨小得,不捨不得。 ...

真正的愛情,應該是兩個人,彼此理解,互相尊重,不纏繞,不牽絆,不佔有,然後相伴,走過一段漫長的旅程。如果我遇見你,就會緊緊抓住你。 ...

我們有些故事,不一定要講給所有人聽;有些悲傷,不一定誰都會懂;有些傷口,時間久了就會慢慢長好;有些委屈,受過了想通了也就釋然了;有些傷痛,忍過了疼久了也成習慣了;有些藏在心底的話,不想說也就沒必要說了。其實,並不是所有的痛,都可以吶喊;不是所有的愛,都可以表白。 ...

我是一個很怕主動聯繫別人的人。如果我主動找你,那是因為你在我心裡很重要。如果我不主動找你,不是因為你不重要,而是我不知道在你心裡我是否重要?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