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男人為什麼想要紅顏知己?你真的想過女人的苦嗎?

這是所謂的現代男人對婚姻愛情的宣言,充滿了男人的自我意識和一廂情願的對女人感情的要求,卻完全沒有顧慮到女人的內心,哪怕是一點點。這樣的男人真是讓人失望。不過也讓人了解為什麼有越來越多的優秀女子最終選擇了獨自一人。

 

男人說:「紅顏知已是一種在精神上高於妻子的愛情形式,一種不能生活在一起的思想情人,一種靈魂交流勝於肉體交流的精神伴侶。」

男人說:「一個男人,假如生命中有一個刻骨銘心愛你的女人,又能有一個心有靈犀懂你的女人,夫復何求?」

男人說:「紅顏知己全是些絕頂智慧的女孩,她們心底里最明白:一個女人要想在男人的生命里永恆,要麼做他的母親,要麼做他永遠也得不到的紅顏知己。 」這便是他們對紅顏知己的大概定義了。

 

我只有一個問題:為了什麼這個女人要想在這個男人的生命里永恆?為什麼她願意做他的所謂思想情人?為什麼?

一個女人如果她真的「想要在一個男人的生命里永恆」,如果她命中註定成為一個男人的紅顏知己,那麼她除了可以用那虛幻的「永恆」來安慰自己外,她要忍受所有的傷痛,同時要記住笑得更燦爛。男人,你要紅顏如何做知己? 


男人從來不會從女人的心情和立場去了解女人。他們一相情願地認為紅顏知己就應該是永遠輕靈灑脫,熱情歡快,既了解又同情,既安慰又溫柔,既靠得很近又不會來給你添麻煩。

可是,當女人終於要去面對自己的人生時,她要去哪裡找你?是在你家的飯桌旁?在你攜子女出遊的路上?還是在你老婆哭哭啼啼的枕邊?紅顏知己可不可以吻那個男人呢?握手?接吻?還是更進一步?而吻了以後,你又要紅顏知己在這無望的愛情裡如何自處?優秀而有智慧而堅強獨立的女人是一定有的,也一定有一些真的做了那些同樣優秀的男人的紅顏知己,但是,再怎樣的女人,那顆心也還是苦的,是沒有辦法瀟灑的。


男人有了老婆,心就定了,就會東張西望地想一個紅粉,情人,月亮一樣的情人,男人真的很貪心。

老婆知己左擁右抱之外,如果一不留神殺出某個靚女要做情人,那當然也是照單全收,如此一來,便可仰天長嘆:夫復何求?一個女人,如果可以做到紅粉知己,你要記住,她必是愛你的,並且在她心裡你是值得愛的。無論她在你面前表現得如何,她一樣是怕你痛,怕你死,恨不得替你痛,替你死,而且因為她知道她其實連這樣的權力也沒有,所以她的心是更厲害地哭泣著的。如果你有幸可以有這樣一個女人,你至少要懂得珍惜她。你明白嗎?

她現在能給你的都是十年前我給過你的,你就折騰去吧!等你折騰夠了就會發現,你只是把我們走過的路又重複走了一遍而已。 我正專心地看電視,他突然說:“我們離婚吧。”他很嚴肅,不像是跟我開玩笑。浮上我腦海的第一個念頭是:他肯定炒股虧大了,或者是得了絕症,怕連累我。我堅決地搖頭,油然...

人際交往中,我們為了得到對方的認可和尊重,而表現出關愛和尊重對方,這種關愛與尊重其實是有條件的,有目的的,其立足點還是自我,所以是不真誠的,在本質上是自己的需要。當我們向他人表達這種“愛”的時候,其實是在表達“我需要你”,這種裝出來的關愛是&ldqu...

主動放棄論文 有一位女生曾講過這樣一段失敗經歷:“大學裡,我最失敗的事情是沒能讀完輔修專業。其實輔修專業是我很喜歡的專業,是我自己選擇的。我修完了所有課程,唯獨缺寫論文了。我的論文初稿也已寫出來了,老師也批改了,要求我修改,是我自己決定放棄。” “為什麼作這樣的...

我是在看電視時認識她的,當時她在參加一檔電視相親節目。她的名字叫江琳,口才好,氣質佳,素質高,是難得一見的真正美女。當然,不單我這樣認為,參加節目的男嘉賓們也幾乎都這樣認為,甚至有不少男嘉賓就是衝著她來參加節目的,然而她卻很少為男嘉賓留停到最後,即便偶有特殊情況,關鍵時刻,她也一定會退縮。每當主持...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