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又是一年秋天,風起雲舒,帶走了夏的浮燥不安,秋的序幕漸漸上演,習慣了夏的人聲曹雜,似乎不太習慣秋的憂傷,一到秋季,便有了種冷漠淒涼,畜積了多年的淚水,又起風了,搖晃枝頭里的碩果,我心沉重,這個季節,誰會和我品嚐秋的瀟澀?

  過往總是充斥著大腦裡所有的回憶思念如同暴風中中漫天狂沙,迷失得雙眼早已睜不開。時光淡忘了過往的悲傷,我變得成熟堅強,那些駛入的過往始終是我生命裡最傷痛的印記。

  曾幾何時,心中有了一個如影隨行。你在遠方還好嗎?還曾記得有一個人會惦記你嗎?若然分開,彼此也心照不宣,你會知道沉默的我總是裝著滿滿的心事嗎?你在遠方求學,我卻要放棄所有的夢想,背起行囊一個人流浪,遠離母親給我的錐心之痛,卿君心,待可見,然輩子,怀揣著巧遇的希望一路向東南進發,淚留在行駛的列車裡,透過玻璃外,熟悉的街口漸行漸遠,君何時復見?收起悲傷,假裝很堅強地面對,當是一種歷練,春去秋來,花開花落,風乾了淚水,又將希望掛在我的床頭,每一個夢中醒來的日子,唯你信仰,如果不是你,或許我一直悲傷,那份情愫,埋藏心底,待到將來,告訴你,曾經不是拒絕了你,而是我們都很懵懂,塵世無奈,為了減輕家裡的負擔,我要過早的踏上本不該屬於我的過早社會之路。夢想只能一再埋藏。

  一直在等你,即使身在社會,即使身不由已,也竭力地保持著自身的潔好,別說我清高,只是因為你。願以一枝寒梅勉勵自己,歷經風霜只為你的一攬身姿。十年未見,雙眼幾欲淚瞎,曾寫過信呼喚彼此,只求你給我一絲信念再撐現實,你卻未回复。曾經問過你,為什麼你沒曾回信與我?你輕描淡寫一句帶過,學業忙高考,我知道,那是藉口,但你回來,我很開心,我愛過的人始終沒負我。當你大學畢業說要娶我,我有些茫然,卻見你堅定地說,沒有錢的我們可以靠自己,那句話似乎是止我心痛最好的良藥,可是,你卻不知道,世間的誘惑太多,我早已承受不住而愛上了另一個人。十年的等待,終敵不過一夜的接觸。我喜歡了一個人,也是他,將我引入了地獄的開始,平哥哥,我們之間,究竟誰亂了彼此的誓言

  說心底話,我很愛很愛他,也很愛很愛你,先喜歡的你,卻愛上了他,你是那種很熟悉很熟悉的人,很了解,也很知心,而他,卻是想哭哭不出來,在夢裡會哭喊的人,記憶中,總是停留著某些片段“不要離開我,不要再讓我顛沛流離了”。時間過得太久遠,加上曾經忘卻過,那些記憶就像一顆顆疼痛的珠子,串不起我人生里的階段,他像是在我記憶裡留下第一抹記憶的人,那年的車禍,十幾米長的貨車將我飛向幾十米遠,那種害怕,那種哭泣,牽動著每一個身心細胞。不幸中的萬幸,我醒了,也許還是留戀這個人世間的,卻沒有一個人在我身邊,而我首先能想到的是,他們不會是丟了我吧,那個時候的我,除了哭,什麼也無能為力,在我哭得精疲力盡,有一個人,帶著我用他善良溫暖過我缺失的心靈,許是經歷l車禍的早已超脫,這個世間沒有什麼是真正值得我留戀的 ​​,即使是我的親人,那個人我一直當作信仰一樣的期待,期待他來看我,多少個夢在現實,又多少個現實在夢裡,為他編織著我所有的夢想與現實。所以在他說要分手的時候,我滑落得很遙遠很遙遠。

  現實不會被複製而停留在某個階段,但是記憶總能在某個時刻被喚起。從見到他的第一眼起,我便深深的輪陷了,平哥哥,我等的是你,卻沒有辦法控制自己,像中了毒,除了痛,已經昏迷不醒。四年了,四年的昏迷不醒,他無時無刻不在我的腦中,我恨,卻也擺脫不了,有時候,呆呆地想,他是誰,為什麼能捲起我的情感,也能覆滅我的意志?

  哭已經疼痛不了現實的殘缺,死亡也遺忘不了對他的情感,究竟是怎麼了?我是個瘋子嗎?可若是個瘋子為什麼思緒竟是這樣的清晰,很痛苦,很痛苦,誰能夠告訴我,我們之間的情份?

  若只是愛一個人,我希望他過得比我好,若只是喜歡一個人,我希望他快樂,但我也騙不了自己,如果,不曾為我流淚,又怎麼知道,原來在他的心裡也同樣的珍重我,如果,不曾在相見,又怎麼知道,原來,他過得併不快樂,如果,不曾相對無語,又怎麼會知道,原來一切都是我刻意的逃避

  或許,誰也不曾料想,在我的陽光下的稚嫩的容顏裡掩藏著的是顆蒼桑許久的心,媽媽嫁給爸爸,選擇了我們,沒有絕望,媽媽有顛癇病,沒有絕望,母親逼我做小姐,也沒有絕望,母親逼我嫁給傻子,沒有絕望,即使哥哥欺負我,也沒有絕望,可是你知道我絕望的是什麼嗎?就是,等了二十三年,等到自己喜歡的人的時候,卻不同意我們在一起,難受,痛苦,絕望的心誰會了解?但不會表露於心,我冷靜達觀,思慮那麼久,決定回金華見你再商量,而你說了不該說的話“不同居,就不是男女朋友 “”,你知道,在心裡,將你看得有多重?若是在危難時刻,我們之間只能活一個的話,我絕對毫不猶豫的把生的機會留給你,而你呢,在這樣的時刻,竟然禾家人一起逼我,我是愛你,但我不需要這樣的愛,我能給予了你最深的愛,你卻賜予我最悲傷的結局?雖然我理解,你這樣說是因為喜歡我,也是希望我們能夠在一起,但你不懂我,我要的僅僅是一個能夠理解我的人。無知道同樣是執黝的金牛座的我改變 ​​不了你什麼,所以,選擇了離開,可你不知道,離開的時候我把淚擦乾的那秒,我的淚又落在了手心。

  還記得,你告訴我,這輩子只屬於彼此,那時候,很開心很開心,有些如墜雲端,幸福開始瀰漫,我知道一直很醜,怎麼值得你喜歡?你說,我笑起來的有個酒窩,是我聽過最美的讚詞,美好總是稍縱即逝,來不及感謝你,謝謝你喜歡我,謝謝你發現了我的酒窩,來不及成了我這輩子這大的遺憾

  以前總是以為,以後總有時間,來不及卻成了我最大的遺憾,你瘦了,我知道,那是你工作壓力大的緣故,是你自己給自己那麼大的壓力,沒有人關心,總是能看到一個背影面對著電腦飛快敲擊健盤直到凌晨兩三點,想像成為了現實,想反問你,這樣廢寢忘食的工作是為什麼?你知道嗎?你還年輕,儘早的透支自己的生命體力最後的結果是有了錢,沒命花,如果是這樣,那麼你能說你曾經你活過嗎?快樂嗎?但我知道你忘我工作的原因只有兩個,一,在你的生命中只剩下工作才能體現你自身的價值,二,你對錢已到了那種痴迷的程度,但我相信你不是那樣的人,對於金錢,你有自己的規化與理想,不是那種紙醉金迷的生活,你,我懂。所以,即使你結婚還欺騙我的時候,沒有鬧,不是我鬧會沒結果,而是我已經看穿了你的目的,但我不能接受這樣的現實,你知道嗎?若如你心中所想,我們其實無可厚非,可是我卻不忍心看著另一個女人受苦,我習慣了苦,習慣了將所有的淚自己揮發,哪怕再愛你,也只能疼痛地轉身離開,說真的,我也不甘心自己為何會這樣做,這樣選擇離開,也許就是對你的承諾吧,愛你,只希望看到你快樂,不想給你帶去感傷,如果你離婚,我會為你而哭,你怎麼能夠結了婚而又離婚?別人會怎麼看你,怎麼說你?不想把自己的痛強加在別人身上,如果她像我一樣愛你,那我豈不是傷了兩個人的心嗎?聽說你們還有小孩,我只能選擇一個人走,一個人哭著再次面對失去的傷痛。現在回想,一切都錯了,為什麼我總是想著別人,而從不為自己著想呢?難道說,只是因為太愛你的緣故嗎?

現在, 我依然在失去你憂傷裡沒有走出,因為,已經走不出你的悲傷,似流年,隨我走漫漫長的人生路,孤寂與悲傷的天空,誰為我畫上那一輪明月?填補我人生里空白?

撰文╱張麗玲、圖片來源╱程梅華、shutterstock 如果只憑外表來猜程梅華的年紀,大部分多會以為她不到50歲,她舉止優雅有氣質,說起話來輕聲細語,目前是「鳳鳴國劇團」的執行長,與京劇結緣已有50年,笑稱唱戲要用丹田出力,像練氣功,氣血通暢,自然能保持年輕。 提起京劇,這門獨特的表演藝術,與國...

(台北訊)台視八大愛奇藝《植劇場》系列「戀愛沙塵暴」故事角色的對話有別於以往偶像劇的金句,現實又直白的對話反而引起關注,其中葉星辰在劇中飾演吳慷仁的控制女友,但目前播出橋段兩人都只用視訊見面,吳慷仁常甜喊「爸比愛媽咪」,目前已被網友選為情侶間流行的最甜蜜「愛情口號」。 吳慷仁受訪時就透露自己會對女友...

(翻攝自youtube) 已經病重的母親,身體狀況是無法參加這對新人即將舉辦的婚禮的,女兒貼心的安排了兩人在病房內先舉辦了婚禮儀式,讓母親可以直接參加。 (翻攝自youtube)   醫院人員以帶母親去散步為理由,帶母親外出。 (翻攝自youtube)   在母親外出的期間,裝...

三立、八大台灣好戲「白鷺鷥的願望」中連靜雯當新娘,傳統旗袍、白紗禮服都上身,訂婚戲跪到腿發麻,又一直憋尿,大嘆新娘不好當。 三立、八大台灣好戲「白鷺鷥的願望」上週收視2.07又創新高,本週劇情進入高潮,連靜雯連二天過足「婚癮」,喜事連連拍完古禮訂婚,又換上白紗當新娘,本週劇情描述連靜雯所飾演的瓊美終...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