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喪偶的男人,在喪禮上,笑臉盈盈的招待來訪的親友,

弄得親友不知如何是好,很尷尬想安慰他。

他好像很樂的樣子,不安慰他嘛!那來做什麼呢?

甚至有的親友心中有點氣憤的想著:

「人是不是給他暗算做掉的啊?」

但沒人去問這個喪偶的男人終於出殯的日子來了,

女方的家長實在按耐不住了,在靈堂上破口咒罵這個男人。

相處的二十年老婆死了還笑得出來,是不是有什麼內情呢?

只見他默默的聽著,不做任何回應,直到罵完了,

眾人眼睛全都看著他,等他的反應,

他才說:「謝謝指正。」

哇咧!他的臉還是笑笑的,女方的家長差點沒氣昏過去,

就衝向他面前去,一手揪住了他胸前的衣領,

揮拳就打下去了,這個男還是笑笑的。

但嘴角己是流出一條血河的了,

這時反而是女方的家長心中一陣寒慓。

自覺性的害怕了難道這個人己瘋了嗎?

喪事就在一場鬧劇中渡過了,

當天夜晚女方的家長擔心早上的舉動是否不當,

偷偷的折回偷看這個男人,倒底是怎麼一回事。

只見他抱著亡妻的照片呆坐在客廳中一個小時、二個小時、

三個小時連動都沒動,也沒出聲音的,

女方的家長不出什麼異常的就回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女方的家長又去看了,誰知只見他還是呆坐在那裡,

抱著亡妻的照片,這下女方的家長心急了,

怎麼說也是二十年的半子,至少關心一下,就敲了門進去了。

「門沒鎖的。」他頭也不回一下,續繼抱著照片。

女方的家長問:「你怎麼了啊!」

這個男人說:「我一生都在忙東忙西的,自認為是為了她好,

為她在打拼,她的埋怨我都不曾理會,從沒好好的聽她說一句話,

直到最後她病得很重時她向我說一句話:『你可以聽我一句話嗎?』

我為了讓她高興,我說:「我一定聽。」

她說:「我知你是愛我的,我也愛你,我要是死了,

你一定會哭的,但我不要看見聽見你哭好嗎?

你要笑笑的幫我把後事辨好,你一生都沒答應我什麼,

就這一次好嗎?」

他說完眼中有淚光,但淚水郤不掉出來而是往肚子裡流,

因為他答應了她,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我一定聽。

原文:http://blog.youthwant.com.tw/kissm1209/666/1752/


(圖片來源:《莫非,這就是愛情》粉絲團) 『忘形哥,怎麼樣能做自己又能尊重別人』 『真是稀客,你平常不是找你的姊妹討論嗎?』 『唉他們告訴我你真的愛這個人就會懂,真的是没幫助欸。』 『你也知道找我會被我念,那你幹嘛找我聊這個?』 『被你念也是很親切啦,那忘形哥你覺得什麼是愛?』 『我回答之前,我可...

週末出門,平時西裝革履又神情專注的台北人,換上出遊專屬的繽紛與清涼,從制式符號裡解放,混派對混運動混展覽混手工藝......總有一種生活適合你,是這個城市最迷人的氣息。 在千百款人群裡,不能理解的是無尾熊症候群,患者通常為女性,她們忽視自己的肌肉和骨骼功能,把身體掛在男朋友身上,男友扛包、男友餵食、...

圖片翻攝自微信他們結婚三年,27歲,沒有孩子,是大家公認的模範夫妻,臉紅吵架都是沒有的。她以為,所謂天長地久,不過如此。 那天,她無意發現他的一條手機短信:「昨晚分開後,我一直想你。你想我嗎?」他正洗澡,嘩嘩的水聲,都蓋不過她的心跳聲。她回了條短信:「今晚8點在街心公園見。」   七點半...

當地時間2015年6月16日,美國地產大亨,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唐納德-特朗普宣佈參加2016總統大選黨內提名競選。雖然小編不知道這位美國最招搖的富豪會不會成為希拉里的勁敵,但是唐納德的女兒伊萬卡-特朗普(Ivanka Trump)應該可以幫他老爸賺到幾張選票! 伊萬卡-特朗普在黨內大會上助陣父親唐納德...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