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喪偶的男人,在喪禮上,笑臉盈盈的招待來訪的親友,

弄得親友不知如何是好,很尷尬想安慰他。

他好像很樂的樣子,不安慰他嘛!那來做什麼呢?

甚至有的親友心中有點氣憤的想著:

「人是不是給他暗算做掉的啊?」

但沒人去問這個喪偶的男人終於出殯的日子來了,

女方的家長實在按耐不住了,在靈堂上破口咒罵這個男人。

相處的二十年老婆死了還笑得出來,是不是有什麼內情呢?

只見他默默的聽著,不做任何回應,直到罵完了,

眾人眼睛全都看著他,等他的反應,

他才說:「謝謝指正。」

哇咧!他的臉還是笑笑的,女方的家長差點沒氣昏過去,

就衝向他面前去,一手揪住了他胸前的衣領,

揮拳就打下去了,這個男還是笑笑的。

但嘴角己是流出一條血河的了,

這時反而是女方的家長心中一陣寒慓。

自覺性的害怕了難道這個人己瘋了嗎?

喪事就在一場鬧劇中渡過了,

當天夜晚女方的家長擔心早上的舉動是否不當,

偷偷的折回偷看這個男人,倒底是怎麼一回事。

只見他抱著亡妻的照片呆坐在客廳中一個小時、二個小時、

三個小時連動都沒動,也沒出聲音的,

女方的家長不出什麼異常的就回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女方的家長又去看了,誰知只見他還是呆坐在那裡,

抱著亡妻的照片,這下女方的家長心急了,

怎麼說也是二十年的半子,至少關心一下,就敲了門進去了。

「門沒鎖的。」他頭也不回一下,續繼抱著照片。

女方的家長問:「你怎麼了啊!」

這個男人說:「我一生都在忙東忙西的,自認為是為了她好,

為她在打拼,她的埋怨我都不曾理會,從沒好好的聽她說一句話,

直到最後她病得很重時她向我說一句話:『你可以聽我一句話嗎?』

我為了讓她高興,我說:「我一定聽。」

她說:「我知你是愛我的,我也愛你,我要是死了,

你一定會哭的,但我不要看見聽見你哭好嗎?

你要笑笑的幫我把後事辨好,你一生都沒答應我什麼,

就這一次好嗎?」

他說完眼中有淚光,但淚水郤不掉出來而是往肚子裡流,

因為他答應了她,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我一定聽。

原文:http://blog.youthwant.com.tw/kissm1209/666/1752/


如果你正愛著一個人,你會用什麼方式去表達你對她的愛?我想,愛情的產生與發酵,像是收音機頻率。轉錯了頻道,就錯過;轉偏了頻道,就聽不真切,甚至有雜音干擾。這才發現,心靈相通其實是感應彼此愛意的大前提。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套認定愛情形成的模式。心思細膩的人,往往容易陷入情網,當然,也可能只是自作多情。反之...

客廳裡擺了張圖畫,是阿蟲畫的布袋和尚。買的當時,喜歡的不只是簡練的構圖和簡潔的線條,還被題詞「放下布袋,何等自在」打動了心。那個時候已經覺得,背負過量的包袱,實在辛苦,但卻放不下。因此買回來擱在廳中,盼望每天瞧它一眼,順便提醒自己。許多包袱是自己不斷疊上去的,當然也可以自己放下,就看捨不捨得。喜歡收...

在一個邊遠的小地方,曾經有位小夥子用八頭牛娶了他平凡的太太,他的朋友百思不得其解。因為別人最多用兩頭牛娶妻。過了半個月後,他去拜訪這個小夥子,驚訝地發現新娘與從前判若兩人,一舉一動都透著優雅和自信。原來女人要的就是那種被寵被愛的感覺,那種被看重的驕傲。試想一個平平淡淡的女子,在上班時忽然收到一束美...

一大早,我跳上一部計程車,要去台北郊區做企業內訓。因正好是尖峰時刻,沒多久車子就卡在車陣中,此時前座的司機先生開始不耐地嘆起氣來。隨口和他聊了起來:「最近生意好嗎?」後照鏡的臉垮了下來,聲音臭臭的:「有什麼好?到處都不景氣,你想我們計程車生意會好嗎?每天十幾個小時,也賺不到什麼錢,真是氣人!」嗯,顯...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