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深夜,寺裡一女人一和尚,和尚坐女人站。

女人:聖明的大師,我是一個已婚之人,我現在狂熱地愛上了另一個男人,我一天不見他都很難受!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和尚:你能確定你現在愛上的這個男人就是你生命裡唯一的最後一個男人嗎?

女人:是的。我有很多年沒有動心了!遇上的這一刻,我不想錯過!

和尚:你離婚,然後嫁他。

女人:可是我現在的愛人勤奮,善良,有責任,我這樣做是否有一點殘忍,有一點不道德。

和尚:在婚姻中沒有愛才是殘忍和不道德的,你現在愛上了別人已不愛他了,你這樣做是正確的。

女人:可是我愛人很愛我,真的很愛我。

和尚:那他就是幸福的。

女人:我要與他離婚後另嫁他人,他 ​​應該是很痛苦的又怎麼會是幸福的呢?

和尚:在婚姻裡他還擁有他對你的愛,而你在婚姻中已失去對他的愛,因為你愛上了別人,正謂擁有的就是幸福的,失去的才是痛苦的,所以痛苦的人是你。

女人:可是我要和他離婚後另嫁他人,應該是他失去了我,他應該才是痛苦的。

和尚:你錯了,你只是他婚姻中真愛的一個具體,當你這個具體不存在的時候,他的真愛會延續到另一個具體,因為他在婚姻中的真愛從沒有失去過。所以他才是幸福的而你才是痛苦的。

女人:他說過今生只愛我一個,他不會愛上別人的。

和尚:這樣的話你也說過嗎?

女人:我。我。我……

和尚:你現在看你面前香爐裡的三根蠟燭,那根最亮。

女人:我真的不知道,好像都是一樣的亮。

和尚:這三根蠟燭就好比是三個男人,其中一根就是你現在所愛的那個男人,芸芸眾生,男人何止千百萬萬,你連這三根蠟燭那根最亮都不知道,都不能把你現在愛的人找出來,你為什麼又能確定你現在愛的這個男人就是你生命裡唯一的最後一個男人呢?

女人:我。我。我……

和尚:你現在拿一根蠟燭放在你的眼前,用心看看那根最亮

女人:當然是眼前的這根最亮。

和尚:你現在把它放回原處,再看看那根最亮

女人:我真的還是看不出那根最亮。

和尚:其實你剛拿的那根蠟燭就是好比是你現在愛的那個最後的男人,所謂愛由心生,當你感覺你愛她時,你用心去看就覺的它最亮,當你把它放回原處,你卻找不到最亮的一點感覺,你這種所謂的最後的唯一的愛只是鏡花水月,到頭來終究是一場空。

女人:哦,我懂了,你並不是要我與我的愛人離婚,你是在點化我,

和尚:看破不說破,你去吧

女人:我現在真的知道我愛的是誰了,他就是我現在的愛人。

和尚: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你我曾經深愛過的某人,無非也就是芸芸眾生中的一個,只是愛由心生,自以為他/她會是今生最愛,當你感覺你愛他,你用心去愛就覺的他/她最珍貴,當萬物歸原,生命仍然繼續,他/她無非也就是我們生命中的一個過客。

我們根本無法確定哪一個才是今生最愛,如果不懂得去珍惜,你身邊這個愛你的/你愛的人,在某一天,也會成為你身邊的過客。

找一個你愛的人不容易,找一個愛你的人也不容易。如果無法確定哪一個才是你最愛的人,何不在自己成為別人的愛人的時候珍惜這份感情?愛由心生,你告訴自己是愛他/她的,自然就可以愛上他/她。

如果你愛的人不愛你,也請記得:愛由心生。是你太過於把目光集中在他/她身上了,試著放開視線焦點,你會發現光亮的蠟燭到處都有。

愛與不愛,無非也就是在一念之間。

過去的事情過去的愛情,就讓它過去吧,那隻是我們生命的一部分,只是茫茫大海中的一滴水珠,只是漫漫蒼弩中的一粒微塵。沒有那些過去,也不會造就現在的你我。

社會複雜了,人累了。 越來越多的女性選擇單身, 越來越多的男性不得不單身, 這就是太現實了。 夜深了,你閉上雙眼, 你卻在幻想另外一個世界。   身邊的女人越來越厲害了, 像男人一樣也能開車、也能掙錢、 能做好家務、能燒一桌好菜, 遇到困難還得自己扛,家裡家外一把好手, 即便遇上生理期或...

尷尬一:妳不能穿內衣褲解釋:分娩的時候並不是脫得 一絲不掛,而是脫下內衣褲,穿上類似連身裙的哺乳衣,如果不脫下內衣褲,醫生所有的操作都將無從下手,寶寶也就無法順利娩出。作為媽媽,首先考慮的應該是 寶寶的安全,必要的時候暫時犧牲一下自己。生產時要擺正心態,不要覺得自己是被侮辱,不要把醫生想像成色狼。...

  女人如書,汲取了歲月的精髓最終得以芬芳;女人如酒,歷經歲月的沉澱之後最終得以深邃雍容。和『女人喜歡什麼樣男人』一樣,男人也對女性某些特有的氣質情有獨鐘。女人要有成熟美根據人民網報導,女人經歷了一定的世事滄桑之後才會成長為真正的女人,這樣的女人才能稱得上是女人中的驕傲和極品。年輕的女孩雖...

6歲那年,兩人倚著橋上欄杆合影18年後,兩人在同樣的地方又拍下合影——結婚照 男子6歲時欲娶青梅竹馬小伙伴18年後夢想終成真 6歲那年,瑞瑞(大名王子恆)偷偷跟媽媽說,他要娶小伙伴茜茜當媳婦。 那時候,他還不懂什麼叫愛情,以至於在那年搬家、跟茜茜分別的時候,並不覺得傷心,只是...

Facebook留言板